喘息过后,韩冰虹挣扎地站起身,身上已是一丝不挂。《+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女法官定了定神,走进浴室,她多次来过这里,对这里的房间布置驾轻就熟。

    水花四溅,站在喷头下的女法官如同维纳斯雕像一样散发着迷人的气息。韩冰虹仰起脸对着喷头,感受着水流带来的丝丝暖意。喷洒的水花在韩冰虹身上欢唱着,洒在丰腴雪白的身体上,细密的水流沿着女神白瓷般的脖颈向下,流过傲然挺立的双乳,再沿着凹凸有致的曲线流下,冲洗着女人每一寸肌肤。

    温暖的水流,逐渐融解了激烈性交带来的疲劳,只是yīn道和后庭略有些疼痛。韩冰虹轻轻地抚慰着身上的肌肤,似乎在抚慰心里上的创伤,却带不走赖文昌带给自己无尽的屈辱。

    慢慢地,浴缸里的水积蓄了一半。

    “韩大法官出浴,真是美不胜收啊!哈哈哈!”不知何时,赖文昌进入了浴室。

    听到赖文昌淫邪的笑声,韩冰虹脸一红,转往了墙壁,自顾洗浴。

    女法官的羞涩,却让男人性致更浓。赖文昌歪着脑袋,眼光上下扫视着韩冰虹的白皙的裸体,似乎总也看不够,又似打着什么主意。

    “哈,光洗上面能洗干净吗?韩法官可不能有所遗漏啊!”赖文昌看着女法官,忽然心里一动,脸上顿时浮现坏笑。

    要洗就得蹲在水里洗。”赖文昌双手抱着肩,身上寸缕皆无,yáng具半硬不硬地耷拉着,一脸下流相向女法官调笑着。

    韩冰虹并未理会流氓式的语言,依然低头洗浴。

    “怎么,我说话你敢不听?忘了我怎么教你的吗?”赖文昌慢慢走向浴缸,对女法官恫吓。

    “双管齐下都做了,还装什么高贵?赶快在老子面前洗你的大屁股,还用我说第二遍?”赖文昌连唬带吓,步步紧逼韩冰虹就范。

    韩冰虹用余光偷看了一样赖文昌,男人的盯视的目光毫无更改余地,女法官无奈,慢慢蹲下身,侧身对着赖文昌,半个身子蹲泡在水里。

    “在男人面前这个样子——”女法官心头咚咚直跳。尽管在赖文昌的魔爪下屈服了很长时间,但潜意识的矜持和尊严并为完全消退,毕竟自己是一个在事业上很成功的知识女性。

    韩冰虹才度过高潮,高潮的余韵还未完全消退,白皙的脸庞又再次泛起红晕。

    “让我自己洗吧!你先去歇会。”韩冰虹眼神里带着哀羞,向赖文昌祈求着。

    “少废话!快洗!让老子好好看看韩大法官如何‘自摸’,哈哈。”赖文昌一脸淫笑,伸出双手扳住韩冰虹两肩,迫使女人转向自己,目光毫不容商量,死死盯着面前的女神两条丰满的大腿中间。

    在男人淫亵的目光下,韩冰虹不得已,把手慢慢地伸向自己的下体,轻轻地摸洗起来。

    女人蹲坐在浴缸里,低着头,两只白嫩的手在小腹下活动着,轻轻地抚慰刚刚激烈活动过的下身,两条丰腴雪白的大腿微微岔开,大腿间漆黑的阴毛掩映在水里,私处若隐若现,令人遐思不已。

    “这个女人真是个极品。”赖文昌一边咽着口水,一边心里暗暗地赞叹。对面前的女法官,他总是有无穷的欲望。

    看着韩冰虹低头含羞、专心致志的样子,赖文昌刚刚发射完欲火的yáng具又坚挺了起来。

    赖文昌关掉花洒,抬起粗腿跨进浴缸,到韩冰虹身后,俯下身,张开两条粗臂抱住了女法官,多毛的肚皮和前胸贴在女人赤裸的后背,慢慢磨擦着,感受着女法官肌肤的细腻。

    男人的举动让韩冰虹心里一惊,“——才刚完事,不会是他又想做那种事情了吧?”想不到赖文昌恢复如此之快,韩冰虹也停止了摸洗,双手捂着下体,上身承受着男人的猥亵。很快,韩冰虹感觉到男人抵触在自己后背的yáng具已坚硬如铁。

    赖文昌把头搭在韩冰虹的肩头,喘着气,两手在韩冰虹赤条条的身上乱摸起来。

    赖文昌双手包抄着女人的身体,梦游般地在女人身上游走。

    “好光滑的腿,真是天生美物,绝无霜华啊。”男人把女人抱在怀里,抚摩着韩冰虹的光滑细嫩的大腿外侧,闭着眼啧啧赞叹。

    女人都是爱听夸奖的,韩冰虹也不例外。以往郑云天抚摩自己的身体时也常常发出这样的赞叹,那时自己感到幸福极了,可当另一个龌龊男人也这样赞叹自己的时候,自己的心里竟然也产生一丝骄傲的感觉,而这一切,却是完全被迫的。

    韩冰虹倚在赖文昌怀里,任由着男人轻薄,脸红到耳根。

    赖文昌在女法官身上摸索着,手逐渐向上,慢慢摸到了韩冰虹饱满的胸部,男人抓住丰满的双乳,用力地抓捏起来。

    “抓你这上边两点的感觉怎么样啊?”男人下流地笑问着,韩冰虹红着脸低着头,没有答话。

    “怎么?不够爽?”赖文昌猛然加大了手劲,狠狠捏了一下两个已经充血的rǔ头。

    “啊!!爽!爽!”韩冰虹一边喘着气,一边忙不迭地回应,女法官心里明白,面对这样的男人,只有应承,没有丝毫的尊严可言。

    “这样就爽了?韩法官真是淫荡啊。”男人调笑着,又大力地捏了几下乳房,洁白的乳肉在男人的手里翻腾着,被捏挤成各种形状。慢慢地,赖文昌放开乳房,把手慢慢伸向女人的下体。

    “啊!”韩冰虹心头暗惊,尽管高潮余感还在,可下体却还有痛感,毕竟yīn道和后庭同时被插得太激烈了,何况还怀着孩子。

    “别——别弄了,我们刚做过的。”韩冰虹哀求着,脸上早已满面酡红。

    “别弄什么?刚做过什么?”赖文昌奸笑着,右手从后面抱着韩冰虹的腰肢,左手沿着女法官丰腴的大腿内侧向下,拨开女人挡在阴部的双手,在水里摸到了韩冰虹的阴部,旋即捂住了整个阴阜,慢慢地抚慰起来。

    浴室里不时传来“哗——哗——”的水声,那是赖文昌调弄女法官的声音。洁白的椭圆浴缸里,一对赤条条的男女纠缠在一起。赖文昌搂着韩冰虹,厚嘴唇在女法官脸颊和耳部摸索着,一边嗅着女人的体香,左手在女法官两腿中间活动着。

    男人似乎很有耐心,和着热水,上下搓动着蚌肉般的yīn唇,时不时伸出中指,探进温热的yīn道,轻轻地抽插,然后拔出,再按住后庭菊蕾,轻轻地揉,慢慢地插进肛门,如此反复。

    “哦,又是那种感觉”一阵阵熟悉的快感伴随着浴水热度袭向韩冰虹的脑际,男人粗糙的手掌抚慰着柔嫩的yīn唇,yín水又再次汩汩而出,女人被这反复的刺激弄得再次情迷意乱,头情不自禁向后仰去,身体完全靠男人的怀里。

    “哈哈,还有这么多yín水,怎么?又想被操了?”赖文昌用最淫秽的话语刺激着女人,他知道,被调教已久的韩冰虹已非当初,即使有着矜持高傲的外表,肉体却渴望男人的侵犯,越是淫秽下流的动作话语,越能激发女人体内最原始的官能。

    在男人的摸抚下,下体传来的快感一波波撞击着女法官的大脑。韩冰虹咬着下唇,闭上眼,面庞似红云笼罩,似乎在精神与肉体的矛盾挣扎,又好似整个人被捏在男人的手心里,岔开的大腿时而夹紧一下赖文昌的手掌,以求能获得更充实的享受,阴部虽还略疼痛,但快感也越来越强烈。

    赖文昌奸笑着看着女人的变化,手上揉搓的力度开始加重。

    女法官的呼吸开始随着男人的手上下起伏。

    “嗯,轻点,再轻点——”韩冰虹梦呓地哼着,雪白的身体颤抖着,丰满的胸脯伴随着娇喘起伏不定,一只手扶着赖文昌抱着自己胳膊,一只手捂住赖文昌不停抠捏自己阴部的手。

    看着怀中女人发情的样子,赖文昌的yáng具越发坚硬,欲火不断冲击着大脑,两眼已经充血,随着自己在女人小腹下动作的加快,头上的汗已经滴到女人身上。赖文昌猛然亲住韩冰虹的嘴,舌头死命地舔开女人的洁白的齿贝,向女人口中深处探去。

    “唔——”女法官抗拒了一下,两只舌头绞在了一起。

    长吻过后,两人气喘吁吁,赖文昌忽然停止了动作,韩冰虹正在关键阶段,突然离开了男人的亵渎,一时没缓过来,浑身还在哆嗦,两只大乳房颤抖着,回头哀怨地看着男人。赖文昌起身放干了浴盆中的水,然后把忽然韩冰虹赤条条白皙的身体推倒在浴盆里,让她躺在浴盆中央。

    “难道他想再做爱?”没等韩冰虹回过神来,男人已经跨骑在她雪白的胸脯上。

    “哦——别——太重了!”受到男人的重压,女法官差点窒息。

    赖文昌稍稍抬起了身,韩冰虹赶紧喘了口气。赖文昌抓住女法官的一只玉手,让她握住自己的yáng具,大guī头直指女人的嘴,让女人另一只玉手捧住自己的卵袋。

    “给老子好好撸,等老子射到你嘴里,都给我吃下去!”赖文昌欲火高涨,对韩冰虹恶狠狠地命令到道。

    刚才被赖文昌弄得几乎泄出来,浑身还在哆嗦的女法官睁着秀丽的眼睛,向上看着如同发情公猪的赖文昌,却不敢违背他的意志,乖乖地撸动起丑陋的yáng具,同时另一只手轻轻地按摩起男人的卵袋。

    随着女法官温柔的撸动,赖文昌感到快感越来越强烈。

    “啊————真他妈的爽啊!”

    男人五官扭曲着,一边享受着韩冰虹的服务,一边望着身下丰满白皙的女神,一股征服感油然而生。

    赖文昌猛然抓住身下女人的大乳房,大力抓捏起来。

    “哦,疼,轻点,轻点”韩冰虹疼得直吸冷气,赶紧加快撸动,同时托着卵袋的手也加快蠕动,只有让男人尽快shè精,自己的噩梦才能快些结束。

    “啊——呀——”在女人的抚动下,赖文昌精神高亢,双手亦不停地大力抓捏身下女法官的白乳,丝毫不怜香惜玉,雪白的乳肉被抓挤不断变形,透过男人的指缝露出来。

    韩冰虹忍着胸脯的疼痛,张开朱唇,露出整齐洁白的齿贝,似乎要接住男人射来的jīng液,雪白的身体渗出细密的汗珠,越发显得丰腴动人,手上越发加快动作。

    在女人的不断刺激下,赖文昌喘气越来越快,手上抓捏乳房的力道越来越大,完全不顾女法官的死活,猛然间一声干嚎,身体猛烈颤抖,大guī头马眼一开,一泡jīng液疾速射出,正射入早已张开朱唇等候的韩冰虹的嘴里。

    韩冰虹不敢停歇,一边张大了嘴接着,双手一边继续活动。必须让男人达到顶峰,否则一切不会轻易结束。

    马眼一张一合,jīng液“噗——噗——”射出,不断地射进女法官的口腔,余下的喷在韩冰虹的脸上,白皙的脖颈。随着jīng液的减少,韩冰虹的双手也逐渐慢了下来,女法官一边喘着气,把嘴里的jīng液吞掉,一边伸出舌头,尽量舔食嘴边的jīng液。

    赖文昌发泄完毕,如同榨干了汁液的老树,喘着粗气,肥胖的身体晃了晃,泰山压顶般地倒来下来,也不顾身下的女人满脸jīng液,压在韩冰虹丰满白嫩的身体上,两人在浴缸里赤条条地滚在一起————

    当赖文昌在海景大厦百般猥弄韩冰虹的时候,马青藏已经通过了罗湖口岸,踏上了香港的土地。

    大哥马新疆在电话里听取了弟弟马青藏的简要汇报,没有过多表态,只是让弟弟尽快赶回香港盛世集团总部。马青藏简单收拾了行李,给林影留了张纸条,便乘车离开了别墅。

    马青藏的小车在平坦的沥青路上渐行渐远,逐渐消失在地平线。远处的树林里,一双眼睛透过望远镜紧紧地盯住了马青藏的行踪。

    马青藏是外籍身份,没费什么周折就通过了罗湖口岸。过关后马青藏打了辆的士,向盛世集团总部驶去。

    香港的大街,灯红酒绿,各色车辆川流不息,忙碌却不拥堵,显示了一个国际化大都市的城市管理水平。

    的士朝盛世大厦疾驶而去,街边的景物纷纷后退,马青藏望着车窗外的繁华的街景,心中泛起一阵感慨:

    到底是香港,这颗东方的明珠,东西方文明交汇的繁华之都,其经济发达程度远胜内地。车窗外壮丽辉煌的大厦鳞次栉比,大街上熙熙攘攘,眼花缭乱的霓虹灯闪动着妖艳摄人的气息,红男绿女人来人往;怀着各种欲望的人,不分民族、种族,混杂在一起,在香港这个大染缸里不停地追寻着自己的梦想——

    在这个纯粹的物质社会,灯红酒绿,浮华发达的城市背后,又有多少阴险狡诈,肮脏与污秽参杂其中,又有几人能真正掌控自己命运?

    马青藏苦笑着摇了摇头,思绪又回到正路。

    “现在看来事情确实有些棘手了。公安派卧底进入仁东医院还在意料之中,因为毕竟仁东医院干着人体实验的非法勾当,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大陆公安难免察觉;但绑架杨远帆的人到底是何来头呢?可以肯定,这些人是敌非友,否则也不会对杨远帆下那样的狠手。”

    大兄在电话里很平静,但马青藏凭着对大兄几十年的了解,还是感觉到大兄对你在大陆的表现是并不满意,要不然也不能要自己马上回香港。

    虽然通海市出现了一些不好兆头,自己的仁东医院和赖文昌的华景实业都被大陆警方盯上了,但马青藏觉得目前的局面自己还能对付,不过大兄的吩咐是不能违背的。毕竟,自己的仁东医院和赖文昌的华景实业包括宏图制药等实业都是盛世集团在大陆试探的棋子,马新疆大兄作为总部的当家舵主,他的意志才是整个组织的行动纲领。

    “无论怎样,还是让大兄来定夺吧!”马青藏苦笑地摇了摇头。

    耀眼的阳光下,万物被刺眼的阳光烤得炙热,一辆黑色的轿车在路面上飞快地行驶。汽车已开了两个多小时,逐渐远离了通海市。

    轿车尾厢内,高洁被反绑着双手,嘴上勒着布条,头上还牢牢套着黑色的头罩,蜷缩成一团。由于眼睛不能见物,加上一路颠簸,使得高洁完全丧失了方向感。高洁只感到汽车时而在漫长平滑的路面上飞驰,时而又在坑洼不平路面上起伏,经过这一番折腾,高洁几乎在车里呕吐了。对于这样非人的待遇,让高洁十分地愤怒,她几次想向外面呼救,可是嘴里勒着的布条死死地限制着高洁的声音,她最多只能发出“嗯嗯”声,在路上,这样的声音别人肯定听不到。唯一的希望是到收费站,车子一停,自己就有呼救的机会,虽然嘴上勒着布条,但总能发出一点声音,哪怕外边的人听到一点,自己就有机会被解救。但车子竟然一直没有停下来的迹象,高洁的希望逐渐化成了泡影。“开了这么长时间,这车开到哪去了?”高洁有些想不通。高洁不知道,这辆车挂着军车牌照,一路畅通无阻。

    小轿车七转八拐,在盘山道上小心地行驶了许久,终于转进了一个偏僻的村落。

    村子很小,只有十几户人家散居在山岭之中。在公路尽头的山坳里,掩映在山林中的一处院落渐渐闪现出来,看得出这是一处公司的产业,高大的围墙上密罩着铁丝网,显示着公司保卫自己产品的决心,坚固的钢门上挂着牌子—“绿意苗木培养基地”。

    小轿车驶到门口,稍一停顿,不锈钢门悄然开启,车子缓缓驶入。

    几个男人把被颠簸得昏头胀脑的高洁从后备箱里抱出,经过复杂的路线,送到一个用胶带固定在椅子上,扯掉嘴上的布条和头套,然后就离开了。

    已经适应黑暗的双眼又要重新适应光明是很吃力的。

    高洁被到这个封闭的屋子一个多小时后,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处境。

    女检察官的双手双脚被固定在软椅上,除了不能自由活动,这个姿势并不难受。在解下头罩后的一个多小时里,高洁不知把这个屋子打量了多少遍,也思考着逃出去或和外界联系的办法。

    屋子很大,但却没有窗户。华美的吊灯倾洒着奶黄色的光辉,映衬着高洁雪白的面容和修长的脖颈。高洁坐的椅子反对着门,高洁多次扭头去看这个房间唯一的出口,但总是带来失望,门十分高大厚重,上面没有任何把手或锁眼,显然只能从外面打开。除了门以外,屋子四周尽是绚丽多彩的花卉壁纸,不知道壁纸下的墙壁会有多厚,能不能借用工具打穿。对着门的墙壁上,一个位置很高,嵌在墙里的大屏幕液晶电视正在播放新闻,液晶电视前固定着一块玻璃,估计是用来防止有人砸坏电视。屋子里硕大的双人床,高档布艺沙发,书柜等生活设施一应俱全,看起来,这就像一个高档的监狱。

    “这是什么地方?”望着屋子里的陈设,不像原来想象的样阴森恐怖,高洁多少缓解了一下情绪,已不如刚到时的那样紧张,但还是忐忑不安。自己身陷敌手,几个从未谋面、来路不明的男人在自己面前肆无忌惮地出语侮辱,他们又似乎很了解自己,包括很早以前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女检察官陷入深深的思索之中。

    平静下来的高洁逐渐清理着思路:“几年前,卓锦堂一伙给自己造成的身心伤害至今尚未消褪,眼前这伙人了解自己的那段被侮辱的历史,说明他们一定和卓锦堂那帮人有密切的联系;一个小时前,绑架者之一的中年胖子说自己多管闲事才绑架自己,那说明自己在近期内做了惹他们的事情,会是什么事情呢?自己是检察官,平时办案得罪人难免,但毕竟工作性质使然,不能算多管闲事,那问题就出在工作以外,自己的亲戚朋友身上。亲戚、朋友……难道是韩大姐?”

    高洁心头一震,朋友就是这样,越是最好的朋友,知道真相越晚。高洁了解到韩冰虹变化的事实还是别人传过来的,自己却一直蒙在鼓里。

    近一段时间韩冰虹似乎和往常不一样。有的要好朋友在自己面前说起韩冰虹时闪烁其词,言语中透露出自从亮亮莫名其妙地失踪后,韩冰虹和郑云天感情出了问题,韩冰虹似乎和一个大款“好上了”,而且有时不回家,在那个大款处过夜。

    高洁越想思路越清晰,“韩冰虹决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一定是那个“大款”掌握了韩冰虹什么把柄,才控制了韩大姐的。我给韩冰虹打电话,这些混蛋眼看阴谋要败露,所以匆忙绑架我”。

    想到这,高洁心里反倒平和了许多,虽然面临的斗争是严峻的,但毕竟在短短的时间内,理清了敌人的来龙去脉,虽然不能百分百肯定,大致不会差很多。剩下的事,是如何逃出这个魔窟,再联系上公安、检察等强势部门,一举擒获这伙社会渣滓,把他们绳之于法,把韩冰虹等受控于他们的人们解救出来。

    “如何逃出去呢?”高洁紧张地思索着,苦苦冥想着对策……

    高洁不知道,在几百公里外的另一处地牢里,一个坚强的女人也在冥思苦想如何逃脱。

    湖底地牢里,一片阴暗,到处散落着一些破烂物品。只是一盏15瓦的小红灯发着幽红的光,把室内的一切染成暗红色。

    笼子中的叶姿浑身赤裸,身下垫着一件破警服,双手抓住笼子顶部铁柱,双腿盘坐,运气发力,进行着引体向上活动。虽然被关在笼子里近一个月了,肢体无法尽然舒展,但饮食还能及时供应。叶姿通过引体向上,蹲马步等体力训练悄悄积蓄力量,叶姿深信,只要杨远帆这个淫贼不小心,自已就可以抓住漏洞,给他致命一击,逃出这个魔窟。

    最后一组引体向上动作结束了,叶姿身体很快沁出细密的汗珠,女警官把自己放下来,靠在铁柱上喘息,开始有规律地伸展两条白嫩的大腿,以活动腿部肌肉和血液。叶姿先将两条笔直的大腿尽力伸直,脚尖绷紧,然后尽可能举向头顶,然后屈膝放下,反复动作,以此来牵引肌肉和韧带。

    在浑红的灯光下映照下,叶姿的胴体越发白皙动人,好似西洋油画中的白女,散发着迷人的光彩,经过注射的胸部越发地饱满硬挺,足以勾引所有男人的正常欲望,虽然经过非人的折磨和蹂躏,但叶姿的精神并没有垮,一张俏脸上依然靓丽动人。丝毫没有绝望的痕迹。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叶姿发现这个地下室虽然阴暗恐怖,到处是变态折磨人的工具,但只是一个临时关押的地方,没有专门的监控设备。这就给自己逃走创造了机会。通过铁丝,脚上的镣铐自己已悄悄打开,现在戴在脚上只是摆摆样子,随时可以甩掉,烦恼的是笼子上的密码锁,自己偷偷试过多次,就是弄不开。看来只有等待杨远帆再次出现了。

    “这个淫贼!!不得好死!!”叶姿心里恨恨地骂着,却只能无奈地等着他出现。( 女公务员的沉沦(女检察官的沉沦) http://www.zxxs888.com/0_50/ 移动版阅读m.zxxs88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