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姿贴着门凝神细听,隐隐听到外边有人说话。《+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来人应该在两个以上,叶姿四处一看,发现这个房间里并没有什么可以藏身的地方。

    “怎么办呢……”韩冰婵手中捏着那几筒吸针看着叶姿,心急如焚。

    房间里的另一道门可以通到隔壁的房间,但那道门是锁着的,现在想开已经没有时间了。

    她想藏到门角后面,等这些人一进来就实施突袭。

    但这样的话事情就会有很大的变数。

    因为进来的人可能在两个以上,能不能一举击倒实在是个未知数。

    韩冰婵看着叶姿用手指了指里边靠墙的一个保险柜。

    这房间里除了几张放尸体的床,就只有靠墙处立着一个两米高的蓝漆铁柜,叶姿一早就看到了,但一般情况下这种保险柜是锁着的,开锁的时间也没有所以她未作考虑,但在无计可想的情况下,只有拼一下运气了,她来不及多想,箭步跃过去,握住把手一扭。

    “咔”一声,铁柜竟没上锁。

    叶姿心下一喜,今晚的运气看来不错,她轻轻拉开柜门一看。

    这不看还好,一看吓得她差点叫出来。

    原来铁柜里挂着一副医学研究用的人体骷髅,那骷髅头上两只黑黑的窟窿正盯着她,由于柜门突然打开,骷髅微微地拖曳,好象咧着牙在对叶姿笑。

    “啊……”那边的韩冰婵吓得一下掩住自己的嘴。

    停尸间里本来温度就很低,铁柜门一开,令人感到阴风阵阵,不寒而栗。

    “天啊……”叶姿打了个激灵。

    由于一点准备都没有,她的魂都差点吓出来,想都不想就关上了铁柜门。

    韩冰婵用手捂着心口,只感到心儿卟卟地跳着,差点就要跳了出来。

    时间仓促,外面的人说话声越来越响,看来已到了门口,随时都可能开门进来了。

    叶姿惊魂未定,眉宇暗闪,美丽的双瞳透出焦急。

    她心念飞转,脑际却一片空白,几乎是出于本能的反应,她一把抓住铁柜的另一个手柄,一下扭开。

    这次她有了心理准备,深吸了一口气,猛里拉开柜门。

    一件更加不可思议的事发生。

    两个女警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见铁皮柜里竟藏着一个人!

    一个活生生的人!

    那个人一身夜行装束,面上戴着一副黑色面具,只露出两只眼珠。

    咫尺的间距,叶姿与这个人四目对视,双方仿佛都不能相信眼前的事一样。

    空气在这一刻近乎凝结,时间也几乎停顿了。

    “这……是怎么会事……”

    叶姿怀疑自己是在梦游:这是真的吗!

    门外传来钥匙插进门锁的响声让叶姿相信这一切并不是在做梦!

    短短的半秒里,一万个念头如电光火石闪过叶姿的大脑。

    “这……”

    没等叶姿作出反应,铁柜里的人做出令她意外的动作。

    这人伸手把叶姿拉了进来,那边的韩冰婵见状,已来不及细想,跟着挤了进去。

    就在她们关上铁门的一刻,房门的锁咔地开了,有人走了进来。

    叶姿与冰婵胸口不停的起伏着,张着嘴一下下地喘气,这里发生的一切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铁柜里的空间并不大,同时挤下三个人后,三个身体便紧紧在挤在一起。

    黑暗中三个人都能听到对方的呼吸,连心跳的声音仿佛也能听得见。

    通过身体的接触,凭女人的直觉,叶姿发现这名潜伏在铁柜中的神秘人竟也是一名女子!

    “这个女人竟孤身探险,是什么目的呢?难道她也是来……”叶姿在心里揣测着。

    叶姿想到这里不禁侧目瞥了一眼这个神秘女子。

    铁柜里只有一丝亮光,叶姿只能粗略感到这个女人和她一般高,身材匀称。

    “她到底是什么人?”

    这名神秘人却表现得很沉着,只见她敛着气一动不动,透过铁柜上方的透气疏栏看着外面发生的事。

    “如此看来,我们刚才的所有行动已经被她看到了,不知她是否识破了我们的身份?”叶姿在心里想着,因为她也在通过透气栏看着外边的情况。

    韩冰婵基本上还没从事情中反应过来,两只眼瞪得大大的,手心不断出汗,这一切对她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谈!

    六只眼睛一起通过透气缝看着外面。

    只见进来的那两个人在一起说了几句话,比划了一会,其中一个就推起靠外边的一张床出了房间。

    剩下的那个人把房门锁起,从白大褂里取出医用橡胶手套戴上,同时把脸上的口罩一下拉了下来。

    这个动作有点不合常规,因为进入停尸间这种地方是应该戴着口罩的。

    当这个人慢慢转向铁柜的方向,叶姿一下看清了他的脸。

    这个人竟是杨远帆!

    那个想追求她的神经外科医生杨远帆。

    “他来这里干什么…”叶姿在心里想,以他的身份是不用到这种地方来的。

    只见那杨远帆戴好手套后,把床上尸体的白布床单盖住脸的部分掀开。

    叶姿不知杨远帆要做什么,心想他会不会和药物试验案有关,回想之前和他交往,每每问起敏感的东西他都是有意无意地回避。

    只见杨远帆把尸体身上的白布拿开后,站在那里不知做什么,好象在看那尸体的脸。

    铁柜中的三个人大气不敢出,静静看着事态的发展。

    过了一会只见杨远帆动手解开尸体身上的衣服。

    虽然隔着一段距离,叶姿还是可以看到那是一具女尸,因为衣服解开后可以看到胸前一对乳房。

    令她们感到意外的是杨远帆竟用他戴着橡胶手套的手玩弄那女尸的双乳。

    “不会吧!难道他……”一个可怕的念头同时闪现在三个女人的脑海。

    “这种事……天啊……”叶姿简直不敢想下去。

    不幸的是男人马上用行动印证了她们的猜测。

    只见那杨远帆爬上尸体身上,做起了不伦之事。

    铁皮柜里的三个女人几乎惊呆了。

    这个衣冠楚楚的男人竟是一名有奸尸癖的变态分子!!

    杨远帆根本不知道此时有六只眼睛在看着他无耻的表演!

    身体不停的起伏,极尽苟且之能事。

    叶姿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要解下口罩!

    殓房里福尔马林药水的气味能刺激他的欲望,他要的正是那种氛围!

    三个女人万万没有想到她们今晚会遇上这种传说中才有的事。

    杨远帆就这样无耻地在别人眼皮下表演着,把他内心最深刻最丑恶的一面尽情地展现无遗。

    三个女人不知什么时候低下了头,她们已经不能再忍受这种视觉强奸。

    不知过了多久,当叶姿再次抬眼望出去时,只见男人正把装着他jīng液的避孕套扎实放入口袋里。

    杨远帆把尸体重新穿好衣服,重新盖上白布,这才打开房门,把这尸体推出去。

    门“嘭”一下关上了。

    铁柜里的人还是不敢动,等了一会,确定没有声息,这才轻轻推门而出。

    叶姿趁机看了一眼那名神秘人,只见她身材高大匀称,一身夜行装包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两只眼珠。

    那神秘人示意叶姿和韩冰婵先出去,叶姿忍不住想问几句,她作了个别出声的手势。

    韩冰婵下意识地摸摸衣袋里的吸针,四支吸针筒硬硬的还在。叶姿轻轻扭开锁,把门拉开一点,听到外面没有动静,慢慢把门拉开,探出头去。

    走廊里没有人,杨远帆推着那病床不知去了哪里。

    叶姿四下看了看,确定无人,轻身闪了出来。

    两人从原路出去,过了那道“杂物间闲人勿进”的玻璃门,出到了楼梯底。

    一切可以说相当顺利,只要再过一关就可以大功告成了!

    过了楼梯,在拐角处突然听到前面有人声。

    叶姿心里一紧,身子贴着墙壁,凝神细听。

    可能是隔得比较远,听不清说话的内容,叶姿试着从墙角探出一点,只见在进来时的大门处两个男人在说着什么,说话声时高时低,好象在说那个失了踪的人。

    韩冰婵紧跟在叶姿后面,不时留意身后。

    那两个男人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什么。

    叶姿耐心地等着下一步的演变,脑里思考着各种情形下如何应对。

    那两个人又说了一会,一个留下守着大门,有一个便向叶姿她们藏身的方向走来。

    “不好……”叶姿把头一下撤了回来。

    这条长长的通道大约有五十米左右,叶姿她们就藏在尽头的拐角处。韩冰婵见叶姿紧贴在墙上,深深地吸着气。

    这个人越走越近。

    叶姿探手入怀握住了弓驽的机扣。

    韩冰婵碰了碰叶姿,指了指后面的楼梯底,示意可不可以躲起来。

    叶姿扭头看了看那楼梯底,暗暗的,里面还放了一些杂物之类的东西,因为没有什么光线,倒也是个藏身的地方,她想了一下觉得躲一躲也好,不到最后时刻尽量不要现身。

    两人便退了回去,弯腰钻到昏暗的楼梯底下,蹲在几个纸箱后面,过了一会只听见一阵脚步声走近了,那人拐进来后便径直走了过去,推开那道玻璃门,进了“杂物间”。

    叶姿长长出了口气。

    但形势却不乐观,她刚才已经仔细观察过了,这里没有其它出口,只能从原路回去。

    但现在出口有人守着。

    “怎么办?”韩冰婵紧张地看了一眼叶姿,行动已成功了一大半,就看怎样全身而退了。

    两人在黑暗中又呆了一会,并无动静,叶姿正要有所行动,只见那道玻璃门忽地“丫”一响,被打开了一小边,一道光线照了出来。

    叶姿一惊,下意识地缩回去,从那些杂物的间隙中望出去,只见那两扇门完全打开了,一张有轮的病床缓缓地推了出来。

    四只橡胶轮碾过地板发出沉沉的响声,接着看到一双脚,看来是刚才进去的那个人,白大褂差点过膝盖,一双有点污垢的黑色皮鞋。

    那人推着病床经过楼梯间,浑然不觉黑暗中潜伏着两个人。

    但叶姿没有放过眼前的一线机会,就在那人缓缓而过时,她心念一动,轻身飘出,以最快的速度将一支麻醉针射入那人的后颈。

    那男人“嗯”的一声,象被小虫咬了一口,便昏沉沉的软了下去,叶姿收起弓驽,上前一把扶住男人的身体,这时韩冰婵也从楼梯底里钻了出来,两人合力把人拖了进去。

    那张床上躺着一具尸体,用白布盖着,叶姿使了个眼色,两人将尸体抬了下来,看来是具女尸,不是很重,将尸体放进了楼梯底后用那些杂物遮掩起来。

    可怜那男人醒来会发现自己与尸共眠。

    叶姿示意韩冰婵躺上那张病床,韩冰婵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很快躺了上去,虽然戴有口罩,但她还是用自己的手帕先盖住脸,这才让叶姿把白色的床布把她全部盖上。

    要不是做过法医,这样的事还真有难度。

    一切好象做得天衣无缝,相当的顺利。

    叶姿镇定地推着床继续往前走,只要骗过出口处那个人,就大功告成了。

    因为叶姿在铁柜里时就看到杨远帆曾把尸体推出去,推上二楼是不可能的,这里只有这个出口,她估计尸体一定是运出这个地方,放回医院的太平间里。

    就在叶姿推着床转过拐角时,身后的楼梯上突然传来脚步声,有人走了下来。

    叶姿心里突地一紧,再想藏回去已不可能了,这是她万万没有预料到的。

    叶姿眼睛一转,却不敢回头看,只能硬起头皮加快脚步向前走,心里“砰砰”的直跳,头上渗出一层冷汗。

    “家寿吗?里面还有几具啊……”那人在叶姿转角时突然说话了。

    “唔……”叶姿微微侧头压低了嗓门应了一下,希望能混过去,因为一声不响的话必然引起对方的怀疑。

    “喂,你是家寿吗?”男人觉得有点不对。

    叶姿虽然长得高挑,但身形毕竟不象男人。

    叶姿不再搭话,加快了脚步向出口走去。

    守在出口处的男人见有人推着床过来,站起来想去开门,由于叶姿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医院里的医护人员都是这种穿着打扮,隔得又有点远,他竟没看出什么破绽。

    叶姿在心里不住地祈祷,只要这个人一打开门,她就大功告成了。

    “站住!……你是谁?”身后突然响起那个男人短促的声音。

    显然他已经起了疑心。

    叶姿见形势不妥,加快动作向出口走去,装作没听到对方的喝问。

    “陈康!别开门……”

    “你是谁?”男人冲上来,一只大手猛地搭在叶姿左肩上。

    男人手触之处圆润滑软,不禁一怔:这人竟是女的!

    这个地方是从来没有女医生和女护士的。

    “什么人!”男人喝道,同时手上一用力企图把叶姿扳过来。

    叶姿身子一震,本能地用右手搭住男人的手,上身一闪,肩膀摆脱男人的手,同时闪出一个空档,右手突然发力一扭,把男人的手臂扭转,左手重重压住男人的手肘。

    这是标准的擒拿手法。

    男人没料到对方竟有此身手,上身受制,一时动弹不得。

    门口的守卫见情况不对,第一件事就按下了报警器。

    红灯不停地闪烁,同时发出急促的响声。

    叶姿知道必须要在最短时间内冲出去,她不加思索左手一扬,狠狠地在那男人的颈部一劈,只听“啊”的一声,男人倒了下去。

    门口的守卫发觉不妙,一条警用电棍已操在手上。

    “你是谁?”守卫喝道,边说边手持家伙冲上来。

    叶姿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手突然一抬,“嗤”的一下,一支麻醉针射了过去,那人躲闪不及,针射穿他的白衬衫没入小腹,叫了两声便摇摇晃晃地软了下去。

    但与此同时已有五六个人得到报警赶下楼来,见有两个人倒在那里,那些人大叫着向叶姿冲过来。

    叶姿见形势危急,忙把韩冰婵叫了起来,把那串钥匙交给她,让她过去开门。

    又有两个人从楼上赶下来,一起朝她们冲过来,叶姿一声不响,等那些人冲得近了,突然抬脚一踢那张病床,病床突然起动,朝着冲过来的人撞去,冲在最前面的几个人躲闪不及纷纷被撞倒在地。

    “哎呀……他…的……”男人痛骂不已。

    “抓住他……”那些人显然被激怒了,大叫大嚷着从地上爬起来。

    叶姿知道这个时候一定要拖住这些人,为冰婵争取时间。

    这时一个男人已冲到她跟前,挥拳就打,拳势如风。

    叶姿敏捷地侧身避开,向前跨出一步,不待男人第二次出手,抬腿在男人的腿弯就是一踹,只听得那男人大叫一声跪倒在地,叶姿在他背上再加一脚,那人便象饿狗吃屎一般扑在地上。

    其余那男人还没回过神来,叶姿已主动出击,她连连出拳,快如闪电,“啪啪……”连续打在几个人的面门上,那些人躲闪不及,一个个被打得昏了头,有的被打得鼻血直流,眼冒金星,分不出东南西北来。

    这时一名身着保安制服的男子挥动电棒向叶姿截过来,她一下窜到那张病床边,手拎起白色床单向着那名保安一挥,床单一下展了开来,那保安躲闪不及被床单整个覆盖,叶姿顺势把病床推了过去,那保安看不到东西,电棒触到床的铁架,发出强烈的火花,电得他大叫不已。

    这时男人们才知道遇上了高手,他们有的从地上爬起来,有的抹去脸上的鼻血,重重围了上来。

    这时韩冰婵已经把门打开了。

    叶姿瞥见大门已开,心里欣喜,她连连踢出几腿逼退对方的死缠烂打,转身向出口奔去。

    刚跑出几步,眼前的一切马上让她停了下来。

    一转眼的功夫韩冰婵不知到哪里去了,出口处站着两个人,两个鬼一般的白色幽灵,好象是从地里浮出来一般,静静地竖着那里挡住了她的去路,一点声息也没有。

    叶姿暗暗一惊:“怎么回事……冰婵呢?”

    她极力地让自己镇定,那两个人影缓步向她走过来。

    渐渐地她看清了,是杨远帆和院长马青藏!

    这时身后的男人已冲了上来,想趁着她迟疑的瞬间偷袭。

    叶姿虽身处险境但眼观六路,听到身后有动静,她美目一睁,微微侧脸,凭着感觉看也不看反身飞起一脚,只听到“啊”一声惨叫,那偷袭的人捂着下巴面容极其难看地瘫了下去。

    叶姿腿一收,乘着收势身体一旋一蹲下来,一个扫堂腿如秋风扫落叶,把另一个从侧边窜过来的男人扫倒在地。

    几乎没有任何停顿,眼角余光瞥到男人们所处的方位,叶姿身形一长,突地从地上跃起,在空中长腿一划,“啪”一记旋风腿重重在踢在第三个男人脸上,那人惨叫着捂起脸倒在地上。

    叶姿在落地的一刹那身体连连转动,连环腿接二连三踢出男人们狼狈地倒了一地,哀叫不止,一时不敢爬起来了。

    一阵风从入口处灌了进来,把女警官的衣角吹了起来,白衣飘飘,有如下界的天使。

    杨远帆和马青藏还在缓步向她走来。

    先发制人!

    叶姿手随心动,就在衣袂飘起的一刹,她暗暗探手入怀取出弓驽,身形陡转,手臂一划,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对向门口的两条人影,几乎没有做瞄准的动作,扣动扳机。

    两支飞针“嗖……嗖……”地射了出去。

    “嗤”麻醉针射入那两个人的衣服里,但那两个人就象没有知觉的僵尸一般毫无反应,只是顿了一下,继续举步向她逼来。

    叶姿一惊,这是她没有料到的,看来这二人里边一定是穿了防护衣,她心里惦着韩冰婵,心神一乱,正在不知所措时,只见杨远帆手突然一扬,一道银光向她射去。

    叶姿在对方身形一动时便已作出了反应,因为只有不到三十米的距离,她想也不想一个后空翻向后翻出,只见一颗钢珠贴着她的身体射过,叶姿手刚着地便乘势向侧边一滚,果然杨远帆的第二颗钢珠跟着射来,“啪”地射在她刚才的位置。

    杨远帆两弹落空第三下连珠发出,叶姿失了先机,已没有出手的机会,为了躲避对方第三第四发钢弹,她只有连连翻滚,最后滚到了墙边死角。

    杨过帆没有给对手出击的时间,钢弹连珠而发,又一颗钢弹就要射出,叶姿眼看避无可避了。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过道尽头拐角处,昏暗中突然射出一道寒芒,杨远帆只觉眼前一白,来不及判断,头本能地一偏,“噗”一枚精钢利芒深深射中他的手腕,鲜红的血顿时汨汨而出。

    杨远帆感到一阵刺痛,一咬牙竟没叫出来,但右手一软,钢珠失手“当”地跌落地板,伴着余韵不停地上下振动着。

    叶姿见形势陡变,一下跃起,只见一条黑影疾冲出来,就如一股黑旋风。

    原来是藏着铁柜中那名神秘人!

    那些倒地的男人重新爬了起来拦住了黑衣人。

    黑衣人突然右手一扬,一把钢针飞出,那些男人躲闪不及纷纷倒地。

    只见她一段助跑后轻身跃上横在过道中的病床,手臂一扬,又洒出十几支钢针,有如漫天星雨将马青藏和杨远帆罩住。

    马青藏面不改色,手杖舞动,只听得一阵金属“叮叮”的碰击声,尖利的钢针被打落一地。

    杨远帆摸出一只遥控器一按,只见出口的不锈钢电动闸门慢慢地降下。

    “快,冲出去……”黑衣人对叶姿沉声喝道。

    那道门只有三米高左右,以眼前的速度下降只须30秒就能完全关闭。

    黑衣人说完从床上跃下,向着出口冲去。

    马青藏见状手杖一挥拦住黑衣人的去路,黑衣人手一扬,一枚暗器朝马青藏打去,马青藏回手一架,手杖把来物打中,只听得噗一声,暗器破碎,一阵烟雾散出。

    马青藏不知虚实,身形一撤,避开那些烟雾,黑衣人在迷雾中再次射出钢针,将马青藏逼退,并乘机冲了过去,这时电动门已下到一半。

    叶姿不及细想,她一把调转横在过道中的病床,以铁架床开路,朝着出口冲去。

    在叶姿全力推动下,病床高速向出口滑去。

    叶姿眼睛直盯着前方,电动门就快关上了。

    女警官挟万夫不挡之势向外疾冲。

    铁架床的四只轮飞快滚动,发出吱吱的响声,挟着一股强大的惯性呼啸而去。

    马青藏在迷雾中发现对方如火车般撞过来。

    这足以把他这副老骨头撞散!

    电动门徐徐而下,很快又下降了10厘米,离地面只剩一米多了。

    说时迟那时快,马青藏跨上两步,身形突长,旱地拔葱般飘了起来,腿在空中连连踢动,在最后时刻跳上了高速而来的病床。

    马青藏脚在床板上轻点,人在空中手杖已向叶姿挥出。

    叶姿一惊,她来不及作出反应,一个铁板桥绝技,硬生生把身体向后倒去,老人的脚踢空,从她头上飞了过去。

    风声还在耳边,不等老人落地,叶姿的腰有如弯到极至的弹簧片一下弹了回来,只见那张病床已脱手冲了出去,正好卡住落下的电动门。

    马青藏这时已落到她身后!

    叶姿心头一喜,想都不想疾步冲出去。

    马青藏甫一着地,执手杖的手向后一挥,就在叶姿钻出门口的时候按下手杖上的按钮。

    “嗤”,一支淬过迷药的飞箭从钢制的手杖管里激射而出。

    “啊!”叶姿轻叫一声,身子一挺,只觉后心一麻,慢慢地倒了下去,在意识消失前她想到的是冰婵……密云封闭的天幕黑沉沉地压下来,天地好象就要合上了,无垠的大地有如一只漆黑的铁桶,虽疲于奔命也是徒然,因为找不到方向,狂奔后忽然发现还是原地,环顾四野只有荒凉与死寂。

    叶姿象一头迷失的小鹿,找不到来时路。

    她不知道为什么来到这里,也不知这是那里……四周只有漆黑。

    无奈,彷徨,焦燥与恐惧把她包围……天地间好象只剩下她一个人。

    孤苦伶仃的感觉涌上心头,一如童年的凄恻。

    但她的心里却有着一种惦念,到底记挂着什么却说不上来。

    “这是哪里?……”

    “冰婵!……啊……冰婵呢?”叶姿突然想起了一直放不下的是冰婵。

    她拼命地四下寻找,但什么也看不到。

    “冰婵!你在哪……”她急得大叫出来,但胸口象注入铅一般沉重,却怎么也叫不出来。

    这让她更加的焦躁,正在无助之际,突然脚下一陷,好象踩入了一个沼泽,她一惊身体想收也收不住,竟直陷了下去。

    “啊……”叶姿挣扎着叫出来。

    仿佛中一道光明驱散了所有的黑暗,她醒了。

    眸子甫一睁开便感到一阵刺痛,灯光有点强烈。

    意识慢慢恢复,她最终睁开了眼。

    身体好象被这样一直摆了一万年似的,骨骼仿佛要锈化了。

    叶姿本能地动了一下,只是动了那么一下,她就意识到手脚已被锁住了。

    上方是一池日光灯,刺眼的白光令她很快再次合上眼,足足过了半分钟她才试着再次睁开。

    感觉到自己是躺在一张手术台上,手脚被锁定在支架上,叶姿好象明白了什么。

    她竭力地回想,只记得自己就要钻出那道大门,她告诉自己要去找冰婵,一定要找到冰婵。

    但为什么会这样呢?

    她想不出来,心口好象有东西压着一般,她的神志渐渐回复了,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胸口。

    “这是怎么会事?”她吓了一跳。

    只见自己的右边乳房无端地高耸起来,与左边的一只乳房形成鲜明的对比。

    叶姿被种莫名的恐惧冲击得完全醒了过来,她皱着眼避开耀眼的光,只见一对眼睛在她不远处静静地看着自己,有如黑暗中的豺狼。

    “是他……”这个人化了灰她也认得。

    是杨远帆!

    此时的杨远帆坐在一张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右手中一把薄薄的手术刀轻轻地刮着胡茬,静静地看着手术台上的美女,就象一个艺术家在审视琢磨自己的作品,若有所思的样子。

    “你……快放开我……”叶姿挣了一下突然叫道。

    “唔……终于醒啦。”杨远帆见台上的美女警官醒了过来,饶有兴致地吹了吹刀片上的胡茬,从椅子上站起来。

    他的右手受了伤扎着纱布,只见他走近手术台边,用左手捏住叶姿右边的rǔ头轻轻地牵拉着:“怎么样,这个尺寸还满意吗?”

    叶姿知道他一定是给自己做了丰乳手术,气得她怒不可遏:“变态!你这个人渣,快放了我……”

    “嘿嘿……一直以来我觉得你的身体完美无缺,可以说是无可挑剔,可惜我这个人对大奶十分着迷,所以冒昧一次,希望你不要介意。”

    “畜牲,想不到你是如此变态的一个人,算我有眼无珠……”叶姿愤怒地骂道。

    杨远帆厚颜无耻地笑道:“真没想到,我们的陈晓璐护士原来有这么好的身手,我知道你看不上我,不过你越是这样就越吊我胃口,我杨远帆看中的猎物是从来没失手过的,你,也不会例外……”

    叶姿用力挣扎了一下,手脚被锁得严实,动弹不得。

    杨远帆用注射器吸了一筒丰胸用的填充软体材料,慢慢走到手术台左边准备给叶姿的左边乳房注射。

    “不……不要……”叶姿眼中流露出恐怖的神色。

    “嘿嘿…别怕……这是最目前最昂贵的丰胸材料,国际上很流行,我在外边给人做是要收五千元一例啊,现在免费给你做,算是我给你的一点见面礼吧。”

    杨远帆阴险地笑着说。

    杨远帆不仅迷恋奸尸,还是个变态的身体改造迷,对改造女人的身体有着强烈的爱好。他除了在医院上班还自己开了个诊所,是专门给女人做丰胸隆乳的,还有什么yīn道微创紧缩手术,抽脂提臀手术,纹眉彻鼻整容术无所不能。

    他是为了满足自己变态的爱好,如果遇到美丽的女人,他有时宁可不收钱,不过他的技术的确也是一流,所以生意不错,很多有钱的女人甚至白领女士都是找他做的。

    第一眼见到叶姿时他就惊叹上天竟造出如此完美的女人,简直就是为他而造的,他的房间里全是贴着叶姿头像的女人裸体图,平时没事时总爱用手术刀把那些图按心中所想剜下来,满足他极度疯狂的改造欲。

    叶姿在看过杨远帆奸尸后对这个男人是极度反感,这一刻她感到的却是无法形容的恐惧,这种男人是世界上最恐怖最残忍的动物,他们的脑子里藏着最变态的想法。

    杨远帆面上的笑容僵了下来,嘴角中流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每一次对女人进行肉体改造他都感受到由衷的快意。

    针从叶姿左边乳房的下缘插入。

    “啊……”叶姿眉宇间一皱,因为经过局部麻醉,她并没有什么知觉,杨远帆以极微的速度将软体材料源源不绝地注入美女警官的乳房。

    “不要……”亲眼看着自己的乳房膨胀起来实在是一件残忍到底的事。

    叶姿几乎气昏过去。

    足足用了十多分钟,杨远帆终于将材料全部压入女警官的乳房,他直起身体,推了推眼镜框,双眼放出异彩,象一个艺术家完成了一件惊世之作,叶姿那对白嫩的乳峰高耸挺拔,令人爱不释手了。

    “怎么样?有了这对nǎi子你可以参加世界小姐选美了……哈哈……”杨远帆狂笑不止,他张开嘴含住丰乳上那嫣红的蓓蕾,牙齿轻咬娇嫩的奶头。

    叶姿欲哭无泪,想不到自己会落在这种人手上。

    “从我见到你那日开始,我就告诉自己,你会成为我最杰出的代表作,这是你的荣幸……”杨远帆阴森地笑了,那笑容是如此的吓人。

    叶姿不是那种容易被吓倒的人,她知道在杨远帆这种人面前不能做出痛苦的表现,这只会激起他更强的虐待欲,现在是寻找脱身的时候。

    杨远帆给女警官做完隆乳后满意地欣赏着自己的得意之作,他把椅子拉近,坐在叶姿旁边,用锋利的手术刀一点一点地剃着女警官的腋毛。

    “真变态!”叶姿在心里骂着这个无耻的男人。

    男人专心地继续自己手上的工作。

    这时外边有人走了进来,杨远帆站起来:“院长……”

    “嗯……手上的伤不碍事吧?”马青藏问道。

    “没事……上了药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看来医院中有内奸……”杨远帆说。

    “你好好回忆一下身边的人,有没有可能出卖你,那些参与实验的人我都会进行秘密监控。”马青藏道。

    “我平时一个人住,身边的人都没有值得怀疑的地方,医院中那么多人,要找出内奸看来不容易。”杨远帆说。

    “能不能找到已不再重要,我们小心一点就行了,现在暂停实验了,只要把以前的手尾处理干净,不要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我最担心那个逃掉的掌握了什么证据,你看,这是我从那个林学华身上搜到的。”马青藏取出四筒肝穿针。

    他们说的林学华就是韩冰婵。

    马青藏看着这些吸针:“通过这些肝脏组织就能验出我们使用的药物,这对我们是很不利的。所以我已经把剩余实验体上的肝脏暗中摘除了,有的家属还要作追悼会,不能马上火化,所以这两天很重要,只要顺利过了这两天,所有证据就不复存在了,就算到时发现器官丢失,闹起来,就让医院去背这个黑锅吧。”

    “查出她们的来历了么?”

    “这两个是警方的卧底,说起来很巧,那个林学华原来是大法官韩冰虹的妹妹,我第一眼见到时就觉面熟,刚才我向赖文昌证实过了,她原来是公安厅的法医。为了保险起见我们要暂避一下了,说不定警方会狗急跳墙,医院就不要回去了,那些实验就停一下吧。”马青藏说。

    “跑掉那个是什么人?”杨远帆问道。

    “目前还不能确定,”马青藏沉吟半响说:“应该不是警方的人,她使用的这种精钢寒芒,上面都有一个极度细微的标记,我以前听说过,有一个叫‘光辉路线’的组织,成员习惯使用这种奇特的暗器。”

    “呵?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杨远帆问道。

    “我也不是太清楚,只是当年听我大兄偶尔提过,这个组织多在亚洲地区活动,这两年在国内发展得很快,据说它的成员构成极为复杂,触角遍及社会各行各业。”马青藏说着拿起盘中钢针仔细端详着。

    “是恐怖组织吗?”

    “这是一个偏右的正义组织,他们的宗旨是要翦灭罪恶,主要是对社会中一些丧尽天良的邪恶行为进行打击。”

    杨远帆想起自己的所作所为不禁微微打了个寒颤。

    叶姿静静地躺在手术台上听着二人的谈话,见马青藏已识破自己的身份,她不禁替冰婵担心。虽然身处这样的环境中,她第一个想到的仍然不是自己,因为这次的行动上级把冰婵的安全交托给她,她有点后悔让冰婵去开门,但当时的情形下实在是不容多想。

    麻醉药渐渐过去,叶姿的神智也完全恢复,下体处不时传来一阵阵刺痛,因为坐不起来,她看不到自己的那个地方,但她肯定杨远帆一定做了什么手脚。

    房间好象很大,但灯光只照在手术台附近,四周不是很明亮,但藉着光线她还是看到了令人触目惊心的东西,只见房间里摆放着很多玻璃器皿,里面是用防腐液浸着的人体器官,更有整个人体标本。

    原来杨远帆不单是个奸尸狂和身体改造迷,他还对收藏美女的尸体和器官感兴趣。平时一旦发现医院中有姿色的女尸他都不会放过,如果是有收藏价值的上品,他就会想方设法弄出来。

    由于家属一般都是到在病房看过死者最后一面,善后的事就会交由医院和殡仪馆处理,少数家属可能还会开一下追悼会,但这些是难不倒杨远帆的,根据多年的经验,只要略施小计就可能把想要的尸体掉包,他有办法在尸体送入焚化炉前取回来,放入他的防腐液中。

    叶姿看着那些在防腐液中漂浮的惨白的肉体全身起毛,她真的没有想到杨远帆是一个变态到如此地步的斯文败类,最可怕的是自己竟落在他手上。

    男人并不忌讳叶姿听到他们的谈话。

    “‘光辉路线’这个组织带有很强的暴力色彩,在亚洲的一些国家,他们对罪大恶极的人会直接实施绑架和暗杀。”马青藏道。

    叶姿听他们谈到“光辉路线”时眼前一亮,这个组织她也有耳闻,当年她在国际刑警组织受训时曾看到过这个组织的资料,这是一个令卑劣犯罪团伙闻风丧胆的组织,他们的作风凌厉,行藏诡秘,对罪行累累的人绝不手软,那些做尽黑心事的人最为惧怕,总担心有一天会不明不白地死在他们手上。

    虽然标榜以打击罪恶为已任,但这个组织从不与警方合作,他们有自己的宗旨,活动总是我行我素,有时为了达到目的甚至不择手段,国际刑警组织所掌握的资料也很有限,因为他们做案后很少留下痕迹。

    由于“光辉路线”有着很广的线眼,那名黑衣人是光辉成员并不奇怪,医院以病人作非法实验的恶行看来是纸包不住火,他们的行动比警方还要早。

    “我们要不要采取什么对策……”杨远帆问。

    “嗯,我会把这些暗器寄给大兄,让他鉴定一下,这几天你就暂时不要出去了……”

    马青藏说着走了出去。

    杨远帆重新回到手术台边,用欣赏的眼光看着美丽的女警,那绝美的容颜,瓷白无暇的肌肤,加上冷艳傲骨的风姿,简直是一头完美无缺的天使。

    “哼……”叶姿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扭开头。

    杨远帆突然捏住女警官的嘴,五指陷入柔美的脸蛋。

    “唔……”叶姿用力地挣扎着,狠狠地盯着这个人面禽兽。

    杨远帆眼中绽放着饿狼般的青光,女警官挣得越厉害他就捏得越用力,大手把叶姿的脸捏得变形。

    “嘿嘿……”男人咧着嘴阴恻地笑。

    叶姿的嘴被捏成一个栯圆形张开着,突然她看到一条银白的水线从杨远帆口中流出,慢慢地坠向自己。

    “呜……”叶姿突然明白将要发生什么事,极度的恶心感令她厌恶,她用力地扭开脸想要躲避。

    但男人的口水如期地滴入她可爱的樱嘴,一股作呕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

    怎么可以接受这个肮脏男人的东西!

    叶姿绝望中合上眼睛,杨远帆脸上浮起残忍的笑。

    对这种极品的女人他知道应该用什么方式去摧残。

    男人刚一松手,坚强的女警官便给了他有力的反击。

    “噗”,叶姿将一口唾液狠狠地吐在他脸上。

    杨远帆一怔,但慢慢地笑了,笑得很不以为然。

    “果然是一名铁骨铮铮的女警官,性子很够烈啊……”

    “无耻之徒!我第一次看见你就觉得不舒服,你果然是一个披着人皮的禽兽……”

    “嘿嘿…骂得好……”杨远帆一点也不生气,轻轻拭去美女赏给他的津液,意味深长地说:“所以现在就上演一出美女与野兽的好戏……”

    杨远帆说着慢慢地取出一条红绳。

    白色医生服散发着消毒水的气味,棱角分明的脸庞凝结着狡诘的阴笑,眼镜片在灯光下泛着白光。

    叶姿好象被割了一下似的打了个激灵,那是一种令人胆寒的眼光,那笑容就象野兽要肢解它的猎物前一样可怕。

    “别碰我……你这个变态狂……你要是……我不会放过你……”

    叶姿仿佛知道这个恶魔要做什么。

    “世事弄人啊,我对你的爱慕你视如草芥,如果你接受我的追求,说不定你和我现在已经在躺在加勒比海的沙滩享受阳光与海风,而不是躺在这张床上,但你没有给自己机会,你拒绝了我……”

    杨远帆失神地说。

    “知不知道,从来就没有女人可以抗拒我的鲜花我的温柔,我杨远帆看上的女人从来没有失手过,是你改变了这个定律……所以你要会出代价……”

    “象你这种衣冠禽兽,活在世上就是女人的噩梦,你这种人渣是没有好下场的……”叶姿狠狠地骂道。

    “所以,我对自己所做的事从来不后悔,因为我不对自己的结局抱太高的希望……”

    杨远帆说着用红绳系住女警官的左侧rǔ头。

    娇妍的蓓蕾被红线勒紧,叶姿身子一颤,痛苦地蹙起眉黛。

    “嘿嘿……”医生脸上掠过阴险的笑,往上牵了一下红绳。

    “啊……”女警官有如牢笼中的天使发出一声呻吟,身体也不自觉地抬了起来。

    美艳坚贞的女警痛苦的表情让杨远帆快意。

    他将红绳拉到女警官的右边乳房,系住了右rǔ头,叶姿的双乳间横起一道红线,高高的,紧紧的。

    杨远帆把红绳拉到女警官的双腿交汇处,穿过小yīn唇上的小银环。

    叶姿敏感的花瓣上传来丝丝麻痒,原来杨远帆在她昏迷时已给她穿了环,难怪她一直感到下体有一种刺痛。

    红绳穿过小yīn唇上的银环后绕回女警官的左侧rǔ头,杨远帆就在三点间连起一个等边三角形。

    变态医生仔细地舔着女警官雪白的大腿,内侧的肌肤滑如凝脂。

    湿滑的舌头令叶姿感到恶心,感觉象有一条水蛭在爬行,慢慢地迫近她的花丛。

    “不……不要……”叶姿不安地抬起脸。

    杨远帆用舌尖轻轻挑逗女警官的珍珠,突然如其来的电流令叶姿浑身一震。

    “嘿嘿……真敏感……”杨远帆两手压紧女警官的双腿,慢慢地品味桃源洞的花蜜。

    “……停手……你这个混蛋……”叶姿急得满面涨红,但身体一动红线就牵动三个重要的部位,更增加她的刺激。

    杨远帆把手指抠入女警官的腔道,在粉红鲜嫩的肉缝里挖弄着。

    虽然思想极度讨厌眼前这个男人,但身体与意志背道而驰,当女性最敏感的器官受到持续剌激,相同的现象就会发生。

    当yīn道肉壁慢慢渗出蜜汁,杨远帆将他硕大的雄性yáng具挺入女警官身体。

    “啊……”叶姿绝望地挣扎,ròu棒几乎要把洞口的花瓣一起卷入,穿过环的小yīn唇被牵动发出剌痛。

    杨远帆脸上刻着魔鬼的微笑,盯着绝望的天使女警,yáng具徐徐推进。

    这个高傲的美女因为以往对他的种种敷衍与不屑将受到严厉惩罚。

    虽然叶姿没有拒绝他,但杨远帆感觉得到,这个清丽脱俗的天使眼中没有自己。

    这让他忌恨。

    “我对自己说过,我得不到的东西也决不会让别人得到……”杨远帆脸上凝着残忍的微笑,下体抽动,ròu棒出没女警官冰清的身体。

    “人渣……我绝不会放过你……”叶姿想到男人那根曾经进入死尸的东西在进出自己的身体,有如吞下死苍蝇。

    “知道吗,所有的事都是因为你生得太美,我不可以容忍其它男人拥有你,你是属于我的……”医生一边耕耘一边忘我地呢喃。

    “天啊……这是为什么……”叶姿发觉自己落在一个疯子手上。

    ròu棒出没洞口牵动有创口的花瓣,让女警官痛彻心肺。

    这是一个彻底的人间地狱,这个男人就是地狱里的恶鬼!

    杨远帆速度渐渐加快,厚重的身体不断撞击女警官雪白的胴体。

    突然医生一把抓住那三条绷紧了的红线。

    “啊……”叶姿大声叫出来。

    rǔ头和yīn唇上突然传来的剧痛让她确信这就是一个地狱。

    杨远帆的微笑突然消失了。

    刀削般的脸庞罩上一层吓人的表情,眼睛幽幽地盯着受辱的天使,抓住红绳的手向上稍稍一提。

    “啊……”叶姿又是一声惨叫,痛得身体也弓了起来。

    女警官有如炼狱里的天使,面容扭曲地挣扎着,娇俏的鼻尖冒出汗珠。

    医生高速挺进,在天使崩溃前夕发射。( 女公务员的沉沦(女检察官的沉沦) http://www.zxxs888.com/0_50/ 移动版阅读m.zxxs88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