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于原告提供新证物,且证物对案件有重大影响,为了公正起见,法庭要对证物作进一步认定,我现在宣布暂时休庭。《+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证人赖炳请随法警到候审室……”

    主审法官韩冰虹强作镇静审视了一下法庭。

    为了不让手上的证物在审判团和法庭上马上公开,韩冰虹不得已用审判长的特权,暂时终止问讯。

    法庭的气氛一下缓和了很多,旁听席上有人窃窃私语,有人站了起来。

    法警依照审判长的指令把证人从证人席上带下来,绕过审判席从左侧的一个出口出去,隔壁就是候审室。

    “小周你先回法庭去,记住没有我的允许不得让任何人进候审室……”韩冰虹对法警叮嘱。

    “是……”法警应道。

    韩冰虹打开候审室的门,进去后关上。

    只见那名证人已坐在里面的长椅上,不经意地左顾右盼,这间候审室不是很大,三四十平方。正中是四张办公桌拼起来的一组长台,两边靠墙摆着长椅,墙上贴有法院工作人员行为准则之类的东西,最里面的一幅墙开有一个窗,合金玻璃窗关着放下墨绿的窗帘,关上门后显得很封闭,虽然没有法庭上那么肃穆,但还是有一种严肃的气氛。

    “你叫……赖炳?”韩冰虹想了一下开口问道,拉出一张办公椅坐下。

    “是……”那人应道。

    “这些东西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这和本案无关,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提醒你,提供假证供是犯法的……”韩冰虹正色道。

    “假的?以您大法官的眼光真假就不用多说了吧……老实说吧,这是我们从你丈夫那买来的,不相信你可以请郑先生上庭问一下……”

    韩冰虹心里猛的一跳,顿了一下,表面上还是装得很平静,脑子却是飞快地运转,寻找应对之策。因为这几份高级法院的机密文件除了院长和主审的审判长能掌握外,是没有人可以得到的。而她曾经把这些文件带回过家里。

    “不……不会的……”韩冰虹在心里想,丈夫不会做对不起自己的事。

    韩冰虹看那人面目平庸,气质也不象是什么高文化的人,心想是不是有人指使他来呢,得探清此人的虚实和意图。

    “不管你从什么途径得来,非法持有这些东西都可能构成犯罪,你是不是得了什么人的利益,如果是这样我劝你悬崖勒马,否则你只会搬起石头砸你自己的脚……”韩冰虹严肃说道,她想从气势上给这个人一点威胁。

    “别吓唬人……我们是不见兔子不会撒鹰的,你好自为之,否则谁砸了自己的脚还说不准……嘿……”男人冷笑。

    韩冰虹心中一凛,顿时感到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人并不简单,似乎是有备而来。

    “你不要自以为是,我韩冰虹光明磊落,身正不怕影子斜,是非黑白自有公论。别以为用这些东西就可以改变这件官司的输赢,……”韩冰虹严辞斥道。

    “哧……韩法官以为我们会在意那件小案子吗?我们只不过是给你打一个招呼而已,……”赖炳整了整他的领结说。

    “请你不要故作玄虚,也不要卖弄,这种事我们见得多了,不要以为这点东西就可以要挟我,你太小看一个高级法院的法官了……”韩冰虹历声道。

    “哧……不要太神气了,我的大法官……这些东西的份量你心里有数,不要迫我们翻脸……”

    “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丈夫给你的……”韩冰虹强压心中的怒气。

    “郑处长不只出卖了你,还出卖了他自己,这是国安局的机密,我们给了他八百万啊!不要对男人太有信心,在金钱面前几乎每个男人都是奴隶……”赖炳将另一叠材料拿出来放到韩冰虹面前。

    韩冰虹一下拿起台上的复印文件,一看之下,不禁皱起双眉。

    “如果韩法官还不相信的话,还可以去查一下这个帐户,你老公在短短一个月里收入了上百万啊……以他的工资水平,有这个能力吗?”赖炳漫不经心地将郑云天的银行卡帐号推给女法官。

    “为什么……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韩冰虹这个时候已经明白了几分,一个筹划已久的阴谋正在针对着她,为什么命运这样的残酷,在这个时候发生这种不可想象的事情,这是足以毁掉她一生的。

    “韩法官应该清楚,如果这些东西公开出去,后果会是怎样,你和你丈夫都会受到停职调查,因为司法机关完全有理由相信你们夫妻俩为了个人利益,监守自盗,这盗窃出卖国家高级机密罪,渎职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加起来,应该判什么就不用我来说了吧……韩法官?”

    “你……”韩冰虹一听气得秀眉竖起,“你们这伙无赖,不要自以为是……法律是公正的,我不相信你们能无法无天……”

    “说得好……法律是公正的,因为法律是讲求证据的,这里就是你们犯罪的证据……”赖炳理直气壮地说。

    “胡说……我没有……我绝不会做这种事,每个人都可以为我作证……”韩冰虹涨红了脸几乎在竭尽全力地反驳,但一切显得那么无力。

    “不要激动,不要以意气用事,韩法官!你是一个见过场面的人,我相信你会为你和你的家庭着想,其实一切很简单,只要你听我们的,什么事都没有……否则,你活着比死了还难堪……”

    “啊……”韩冰虹强忍着内心的气愤得说不出一个字,说真的,如果自己被抓起来,那才真是天大的笑话。

    “怎么样……想清楚了么?”男人站起来,双手插在裤袋里,打量着无助的女法官,几分钟前还在审判台上不可一世的样子,现在却受制于一个市井无赖,看起来确实不可想象。

    “你别做梦……我韩冰虹绝不会向罪恶屈服,我不会与你们同流合污!…”

    韩冰虹提高嗓子。

    “好啊……那我就把这些东西给审判团的成员每人一份……”赖炳就要开门出去。

    “慢着……”韩冰虹突然叫道。

    赖炳脸上掠过一丝狡诘阴笑,转过来看着女法官,他真的有点佩服老大的胸有成竹。

    “要改变主意吗?韩法官,现在还来得及,等我出了这个门,你就想改都来不及了……”

    “我需要时间……我要和我丈夫说清这到底是怎么一会事……我不会无缘无故受人要挟……”韩冰虹的口气一下软了很多。

    “好啊……我们有的是时间,我们能等……不过韩法官得让我们知道你是有诚意的才行啊……”赖炳看着端庄美丽的女法官,眼睛不老实地在韩冰虹高耸的胸部描来描去。

    韩冰虹的法官制服被丰满的乳房撑得涨涨的,赖炳站在证人席的时候就不老实地瞟这个女法官诱人犯罪的胸部。

    韩冰虹却没想到男人猥亵的一面,突发的事情令她一下失去了平时的沉着冷静。

    赖炳一下把门锁死,长在一堆横肉里的两只小眼淫光一闪,心想老大竟把这个美差派给她,真是功德无量,日后一定要誓死效命。趁韩冰虹不在意,一下上去紧紧搂住女法官的身体,大手在两只乳房上重重的抓了一把。

    韩冰虹惊叫一声,本能地想挣开男人的搂抱,她根本想不到这个无赖竟然如此猖狂,这简直是色胆包天,这是高级法院审判庭的候审室啊。

    “干什么!放开我……你这个流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嘿嘿……怎么不知道……不就是高级法院吗?……在这种地方弄你这种高官才叫剌激哩……”

    “你……你、再不放手……我……我要叫了……快来……”

    “人”字还没叫出来,一只大手一下封住了女法官的嘴。

    “叫什么叫,一会有你叫的时候……”赖炳箍紧女法官,一手从口袋中里取出一块强力封口胶,用牙咬着,一下撕开后,一下捂在女法官的嘴上,然后用力将女法官的双臂反剪过来。

    “唔……唔……唔……”韩冰虹剧烈地挣扎,但嘴被严严地封死了,叫不出来,只能从喉咙里发出痛苦的闷叫。她没有想到这种事情竟会发生,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赖炳见女法官剧烈反抗,手上用力一扭,韩冰虹头一仰,苦哼一声,痛得眼水要流出来,竟不能再动。

    “嘿嘿……给我老实点……否则有你好受……”男人说着取出一副锃亮的手铐把女法官的手铐了起来。

    “今天让你知道什么叫强权胜过公理……好好反省吧……韩法官!”

    赖炳把女法官按在桌面上,动手解开韩冰虹的裤带,“刷”一下,女法官的裤子跌落地上。

    韩冰虹苦苦挣扎着,无奈口不能言,不禁悲从中来,泪水一下涌满眼腔。

    “这是谁作的孽……这样的事竟然发生在我身上……还有云天……为什么要这样做……人……为什么没有人来啊……我不要……被这个无耻的人强奸……”

    此刻韩冰虹的脑里一片混乱。

    “…嘿嘿…别指望有人来……这里没有韩法官的许可没有人敢踏入半步。”

    赖炳仿佛看透了女法官的最后一线希望。

    “你就好好享受吧…老子可储足了货……”男人无情的扒掉女法官的内裤,大手在臀沟里摸了一把,只感到无比的肥美滑嫩。

    “不……不要……”女法官无助地摇着头,在内心里苦苦挣扎着,双手被反铐着,饱满的胸部压在台面上,浑圆肥实的屁股向后拱出。

    “人……来人啊……为什么没有人来……这个时候就算有人敲一下门就可以逃过这场凌辱……”韩冰虹在心里声嘶力竭地呼叫着。

    “啪……”,赖炳重重打了一下女法官的肥厚圆实的屁股,然后用力捏了一把,手指深深地陷入雪白的肉里,粉臀嫩滑无比好象要捏得出水一般。

    “来了……告别贞节吧,我的韩法官……”赖炳踢开女法官的双脚,一手按住韩冰虹的屁股,一手握住他那条粗陋无比的家伙顶入肉缝里。

    “啊……不…不行……”韩冰虹在被侵入的一刹仿佛被打入地狱的最底层,泪水流到美丽的脸上,“太残酷了!为什么命运要一次又一次地玩弄我……是我前世犯了什么十恶不赧的罪吗?”

    ròu棒顶入腔道里,完全占有了女法官的身体。

    “吁……”赖炳发出粗重的叹息,从后面看身着庄严制服的女法官扭动着身体哀叫,大力地来回抽送,紧实温暧的yīn道把他的ròu棒夹得无比畅快。

    “好好享受吧……韩法官,给自己留个美丽的回忆……这是你的荣幸……在法庭上被强奸的法官,自法律诞生以来你可能是第一个………你足以自豪一辈子了……”男人一边大幅抽插一边侮辱绝望透顶的女法官。

    “不……来人啊……救我……”韩冰虹内心流血地哭叫着,最可悲的是在进这个候审室前她还吩咐法警为这个可耻的强奸犯把门,如果没有她的命令是不会有人踏入这里半步的。

    “现在开始叫吧……刚才你不是要叫吗……”男人抓紧屁股抽动。

    “别他妈的装得这么清高,老子见多了,越是象你这种表面高雅的人,内心越是淫荡,心里恨不得多挨几根jī巴操……我说得对不对,韩法官……”男人无耻地说。

    “不……不是……为什么是这样……”韩冰虹几乎气昏过去,生硬地接受着身后无情的攻击,粗长的ròu棒每次齐根没入身体时顶到敏感的子宫,都顶得她闷叫着仰一下头。

    “爽吗……法官大人……”赖炳挥汗如雨,ròu棒大幅度来回抽送,插得呼呼有声,每一次都是直进直出,毫不留情,把女法官腔道内的膣肉插得来回翻转。

    候审室里没有空调,又比较封闭,韩冰虹经这一阵折腾,很快香汗淋淋,室里的一切无声地进行着,只有男人粗重的呼吸和她不时的闷叫声。

    女法官在男人的操纵下身体慢慢出现反应,直接的磨擦引发生理的变化,原始的快感不受意志的控制慢慢滋长,女法官开始被卷入肉欲的旋涡。

    “唔。唔……”韩冰虹双眉紧皱,眉心几乎拧成一个“川”字,豆大的汗珠一颗颗滚下来。

    “怎么样……叫啊……”男人狠狠地抽送。

    “放开我……啊……”韩冰虹想直起身来,在身体出现快感的征候时她感到一阵恐惧,“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太无耻了……在这种地方……”

    如果在这里被强奸都出现高潮,对一名女法官来说简直是一生的耻辱。

    “停手……你这畜牲……人渣……”韩冰虹突然变得激烈起来,因为她意识到这样下去会出现什么情况,她绝不能接受这种事的发生。

    因为被反扭双臂,上身趴在桌面上,双手已经发麻,胳膀好象要被拧断了一般难受,韩冰虹努力想要直起身来。

    男人发觉韩冰虹的企图,立即一手按住女法官的后脑,把女法官的脸按在桌面上,下体狠狠地捅着:“骚货……老老实实挨棍子吧……”

    “呜……呜……不……”韩冰虹嘴里“依呵”不断地闷叫着,不断地摇动。

    赖炳看着美丽端庄的女法官白晃晃的丰臀,狠命地顶撞,撞击声不绝于耳。

    候审室和审判庭只是一墙之隔,暂时休庭的时间就快到了,外面的原告与被告双方稍作休息后已重新复位,旁听的也渐渐坐好,所有人都在等待下一阶段的审判,不知道原告提出了什么样的证据。

    但是他们哪里知道,尊贵的女法官此时正在隔壁被无耻地奸污,这对神圣的法律简直是一种讽剌。

    赖炳按住女法官的屁股尽情地抽插着,臀沟深处纤巧的菊花眼不时闪现,他一手按在铜钱大小的屁眼上,趁着屁眼开合的瞬间,把粗大的大拇指抠了进去。

    “呜……”韩冰虹的身体剧烈抖动起来,肛门里传来的刺痛显然超出了她的承受程度。

    赖炳见女法官反应剧烈,肆虐心大盛,一边用力抠挖女法官的肛门一边加快抽送。

    “呜呜……”一连串痛苦的呻吟,韩冰虹美丽的脸几乎扭曲变形。

    “过瘾了吗……”赖炳咬紧牙关攻势不止,在法庭的候审室这种特殊的地方做这样的事,简直是不可思议,女法官的身上的制服代表着法律的尊严,但此刻却在遭受罪恶的践踏。

    “不要……不要这样……天啊……这是为什么……”女法官在无声地哭诉。

    赖炳心中充满了征服感,就好象在法庭上无数双眼睛注视下,一下一下地鞭挞神圣不可侵犯的女审判长,ròu棒如矛,下下尽根,直插得女法官双眼翻白,哀嚎却吞回肚子里……“正义何在……天理何在……”刚直的女法官开始质疑法律的完美,因为法律曾经令她辉煌,但如今在她心里整个世界一片黑暗。

    “让你死得明明白白……”男人抓住女法官反铐着的双臂高速抽插。

    “啊……”韩冰虹秀眉拧作一堆,身体抖动,美丽的头持续仰起,凄历地哀鸣……“射死你……”男人突然怒喝一声,身体一僵,屁股哆嗦着,口中怪叫着,火热的精浆如涌射而出。

    yīn道能感受到男人ròu棒的下下抽搐,一下下的脉动把肮脏的液挤射出去。

    良久,男人才徐徐退出……韩冰虹象从刑架上释放下来一样瘫软在桌面上,眼泪流了一面。

    “嘿嘿……来…做个纪念……”赖炳泄欲后从他的皮包里取出一根假yáng具,打开电动开关,插进女法官湿湿的yīn道里,然后把一副贞操带装到女法官的yīn户上,最后加上锁。

    “好了……今天到此为止,记着你说过的话……”男人打开女法官的手铐。

    “……不要有告我这种低级想法,你不会有任何证据的。”赖炳把从ròu棒上脱下的避孕套在女法官眼前扬了一下,里面装着他恶心的jīng液。

    “嘿嘿……想脱下贞操带的话照这上面的去做……”男人淫笑着把一只信封放在台上扬长而去。

    ……重新开庭后韩冰虹仿佛换了个人,身体里的电动yáng具在不停地折磨着她敏感的身体,弄得差点在审判席上泄出来。她有意加快审判进程,在作了一些例行的程序后便宣布当日的审理结束,退庭!然后草草收拾了一下便赶回家去了。

    ***    ***    ***    ***落日的最后一抹余辉被夜色吞没,喜爱夜游的飞虫开始出巢,胡乱地在空中飞舞。

    市郊的豪华别墅区“水韵庭院”在夜幕下披上神秘的色彩。

    20号别墅内,大厅里灯火辉煌,别墅主人赖文昌设宴待客,晚餐十分丰盛。

    “仓木先生,预祝我们此次的合作取得成功。”赖文昌举杯道。

    仁东医院院长马青藏也举杯道:“有三井财阀的支持,相信这个项目会很顺利,仓木先生,来……干一杯……”

    被称作仓木的日本人约莫50多岁,留着一点胡子,看上去有日本企业家的精明干练,他通晓中文,虽然有一点生硬,但对于外国人来说,已经是很不错了。

    仓木有礼貌地举杯:“谢谢……预祝一切事情顺利,赖先生和马院长的诚意令我感到高兴。这次的合作希望能加强我们双方的关系,中国的市场前景很广阔,三井会社也有意扩展中国的业务。宏图公司的起点很高,涉足的都是高新技术产业,产品的科技含量和附加值都很高,回报率是可以预期的。如果政策上允许的话,三井财团有意入股。”

    “是吗?仓木先生太客气了,能得到三井财团的青睐,真是荣幸之至啊!希望我们的第一次合作能取得成功,宏图高科现在正是创业阶段,需要的是资金上的支持啊!”赖文昌作为宏图公司的股东之一有点受宠若惊。

    “资金上,这个不成问题。目前这个项目,我最担心的是法律上的问题,如果事情败露,中国的政策有什么明文的法律制裁呢?”

    “目前中国的法律在这方面还不是很成熟,对医疗上的事故追究一般还停留在人为因素上,只要做好保密方面的工作,应该不会有很大的麻烦。

    坦白说,中国现在的大部分医院是以盈利为目的,已经不是以前那种管理机制了,因为只有利润才能保证生存发展。

    所以很多事情有关部门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法制上也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漏洞还是不少的,可以大胆说目前的医药市场是十分混乱,很多假药在招摇过市,骗人的医院满街都是,就算是作为国家公益事业机构的正规医院,现在也有很多见不得人的事。”马青藏说道。

    “嗯,现在我们这个计划最重要的步骤在实验阶段,能不能通过,要经过反复的无数次的人体试验。仁东院要提供的是不断的病人,”仓木沉吟片刻。

    “对于暗中给病人用药的事不能泄露任何的风声,整个实验阶段必须保证连续性,药物对诱导APL细胞凋亡和部分分化及病毒的变异都要作祥细的跟踪观测。”仓木认真地说。

    “因为接受实验的人的体质上有差异,在实验中死亡的概率可能会很高,但用在病重者和理论上没有生还者身上,不会引起太大的怀疑,所以尽可放心。”

    赖文昌与马院长专心地边听边点头。

    “中国的人口多,病人相对也很多,这是实施这个项目的优势,一般的医院在技术上还没有水平能检测到我们的药物,这在国际上还是很少机构研究的,如果这次实验成功的话,就可以向国际组织公开,一旦能投入临床应用,收益是相当可观的。我可以说这个成果领先其它技术十年以上,我们申请专利以后,核心技术起码在5年内没有人能超过我们,但这要很多生命作为代价。”仓木说道。

    “仓木先生不愧为企业界的巨子,我对此次的合作很乐观,希望宏图高科,仁东医院和仓木财团的携手能开创医学界新的辉煌……”赖文昌满面堆笑地说。

    “仁东医院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各方面都可以应付这次实验,现在我们的住院率在30%以上,在全省来说已经是很出名的医院,病源绝对有保证,这个请仓木先生放心。关于法律方面的问题,大部份家属是不会想到这方面去的,只要做好保密工作,可以大胆说是万无一失。”马青藏说“嗯……因为这种实验在国际上是严禁实施的,从人道主义角度来说也是不合道德的,非法的。所以这个项目有很大的风险性,不能对一般病人使用,这个务必清楚。”仓木先生郑重地说。

    “还有,对于在实验中死亡的病人尸体要作特别处理,虽然血液已经停止流动,但肌体中的细胞还是能检测到药物的成份,如果警方对这些尸体作解剖化验的话,还是可以发现问题的。”

    ……“好了……仓木先生远道而来,一定累了,文昌你为仓木先生准备了什么娱乐……”马院长转换了话题。

    “呵呵……这个我早有准备了。上次到日本的时候仓木先生对我们的招呼很周到,银座的小姐很会侍服,让我充分领略大和女性的温情,实在令人难忘。所谓礼尚往来,这次我也为仓木先生准备了一个很特别的女人,希望你会满意。”

    赖文昌谦恭地说。

    “很特别的女人?呵……这个倒要看看了……”仓木先生微笑。

    因为日本人对女人服侍男人是很平常的事,只要花得起钱,多高贵的女人都可以享受。而作为着名的三井财阀的大股东,仓木先生在这方面已经是很高的要求,一般的女人他是看不上眼的。

    “文昌你到底有什么花样就不要保密了吧,仓木先生的眼光你是知道的,不要让仓木先生等得太久了吧……”

    赖文昌笑道:“这个我当然知道,仓木先生的雅致是相当的高的,一般用钱可以请得来的女人我想仓木先生都不会太感兴趣了,所以这次我别出心裁一些,就是为了让仓木先生有一个新的体验。”

    “呵?新的体验!……的确是很吸引人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呢,赖先生?”仓木显得很有兴致的样子。

    赖文昌扭头对他的心腹赖炳细语几句后,满面堆笑地说:“时间还早,这样吧,仓木先生用完餐先请淋浴,节目的很快奉上……”

    “好的……”

    晚宴随即结束,赖文昌让仆人带仓木到为他准备的卧室洗澡。

    ***    ***    ***    ***韩冰虹从法院里匆匆忙忙回到家,一路上显得十分狼狈,她甚至没有从被强奸的事实中清醒过来,这对她来说实在是不可思议,这样的事情居然发生在她身上,她真有点反应不过来。但事实还是事实,身体内扭动不止的东西就说明了一切。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回到家里向丈夫问清事情的真相,如果一切是真的,她不会原谅郑云天。

    一路上体内的假yáng具在不停地扭动,在她身体深处放肆着,弄得她心不停地砰砰乱跳,yín水不断地渗出来,在路上她还差一点到了高潮,羞得她无地自容。

    好不容易回到家里,她顾不上其它事就冲进卫生间里,想把那件贞操带解下来,但弄来弄去却无从下手,根本脱不下来,想要把它剪烂,但那是金属做的,而且很紧身,强行弄只怕会弄伤身体,想叫人帮忙又不可以,万一让人看到里面的电动yáng具不羞死才怪。

    弄了大半个小时,韩冰虹终于无奈地放弃了,“天啊……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韩冰虹木然坐在卫生间里几乎想大哭一场,突然她想起了赖炳走时说的话,他留了一个信封,说要按里面说的才能解开这恼人的东西。

    家里没有其它人,韩冰虹直接出了卫生间,从包里取出那封信,拆开一看,只见上面写道:“不要自行打开,你是打不开的,强行打开只会锁死,小心伤及身体!要打开这个东西,今晚八点半到市郊”水韵庭院“别墅20号来,如果迟到,下一次开启时间要到三天之后,请切记!”

    韩冰虹气得把信撕作无数碎片,这个无耻的家伙,一定没安好心,“不能去……”韩冰虹在心里想。

    但低头一看见那副贞操带又不禁皱眉,靠自己是绝对没办法打开的,找人么,找谁?她想了一百遍都想不出要找谁帮忙,况且找来的人也未必能打开,那赖炳有心做了手脚,要打开不会那么容易的,如果打不开反而让人知道这些丑事就不值得了。

    想来想去只有叫丈夫帮忙了,但一想到郑云天出卖机密的事还没和他计较,又行不通。怎么办呢……里面的电动yáng具还在转个不停,再这样下去她知道自己会被迫疯的,“不……不能这样……”韩冰思前想后,“必须解下这个讨厌的东西,否则今天下午怎么上班,晚上怎么睡得着觉,还有大小便……啊……天啊……好多好多问题……”

    简直是无计可想的情况下,她不得不决定照信上所说,去一趟那个“水韵庭院”了,但那要到晚上八点半,还有好长一段时间,她现在连一个小时都受不了,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她向单位请了半天假,不去上班了,就呆在家里,也不敢喝水了,只有一个字:等。

    她几乎是看着时钟一字一字地走,多么希望时间快一些过去,郑云天下班后没有回来,她自己煮了一些东西吃,也不敢吃得太多,吃完了也没心情做其它事了,因为身体里的电动棒在转着,搞得她根本没法专心做任何事,韩冰虹知道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个东西除下来。

    好艰难挨到了六点多,简直是度日如年,尽管她没有再喝水,但从上午到现在都没有去过小便,尿意已经越来越强了,这更令她坐立不安,快到七点的时候她再也忍不了,就叫了一部出租车前往“水韵庭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书由海岸#线#文学网搜集整理!如果您不是在海岸hax!wxw线文学网上看到的这篇文章,证明您正在一个只会采集的网站浏览,赶快搜索海!岸!线!文!学!网吧,更多绝版书,更多精彩等你来!万书网txt2013.com提供同步下载!!!!!

    如果您看到这段文字而不是在h海a岸x线w文x学w网,那么请您赶快百度搜索我们吧,只有我们才是为了用户考虑,整理热门和绝版小说,正如您现在看到的非海@岸@线的这个网站,不少于80%的文章采集来自我们,而且都是太监和阉割版。( 女公务员的沉沦(女检察官的沉沦) http://www.zxxs888.com/0_50/ 移动版阅读m.zxxs88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