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层的办公大楼有如一把利剑指向长空,犀利而庄重。《+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庄严的国徽高悬,气度庄重严谨,神圣而肃穆,法律的威严不言自喻。

    三十级的台阶前停满了小车,每个办公室门上都有标志牌,各个部门在有条不紊地开展着工作。

    韩冰虹整理好桌上的材料,装进档案袋,把其余的东西锁好。

    她正准备过院长办公室,向郭伯雄院长汇报案件的进展情况。

    韩冰虹走过楼道干净的走廊,手上拿着通海国投案的卷宗,高跟鞋有节奏地敲打着地板,发出清脆优雅的响声,她身着蓝黑色的法官制服,合身的短袖套裙装衬托出她成熟丰美的身段,左胸前佩带着醒目的国徽胸章,显得庄重而高雅。

    在院长办公室门口,韩冰虹站住轻轻敲了两下门,门其实没关。

    “郭院长……”

    “呵……是小韩啊……请进……”老院长郭伯雄抬头看了一下笑着说。

    虽然韩冰虹已是三十是多岁了,但是慈祥的老院长还是亲切的叫她小韩,他是看着冰虹成长,从一个踏出校门的学生变成今天的优秀法官,对于韩冰虹他充满了期望。

    韩冰虹的能力是人人看得见的,但老院长不单看到这点,他看得出在韩冰虹身上有一种别人不具有的气魂,还有就是她坚韧不拔的意志和毅力。

    “今天精神状态很好嘛……”郭伯雄摘下眼镜笑着对韩冰虹说,韩冰虹进来的一刹,给他的第一感觉是充满朝气和自信。

    “院长的状态也不错嘛……”韩冰虹把卷宗放在院长办公台上。

    “呵呵……不行啊,看东西累,时间一长眼睛就受不了……对了,案子进展得如何……”

    “嗯……总的来说还算顺利,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国投破产系列案涉及到境内外债权人多达四百九十多个,牵涉美国、日本、法国、瑞士等十多个国家,涉及国内外财产数额特别巨大,没有国内外社会公信力较高的中介机构负责破产清算工作,法院难以完成这一艰巨任务。同时,如果在审理过程中各行其事,执法不一,纠缠于清算工作,也必将影响审判工作的公正和高效运转。”

    “那以你的意思如何处理……”郭院长有心要看看女法官的想法。

    “根据境外债权人多的特点,我想参照国际惯例,聘请国际知名的会计师事务所进行财务清算,聘请一些资深律师事务所,负责处理境内外法律事务,他们比较熟悉各国的法律,这一方面可以减轻我们的工作量,又能提高办案效率,加快案子的进程,而高院将会在清算工作中负责依法监督。

    “好的,想法很好,你做一份详细的工作建议给我。冰虹啊,这阵子可把你忙坏了吧,得注意身体呵……这次大家都看着你呢,千万不能倒下呵……”

    “我会的,院长,谢谢你关心……另外关于案外自然人合法权益和妥善安置破产企业职工问题,我提个建议,因为案子涉及面大,关乎社会稳定,为了安定民心,我想先由政府垫出资金,委托银行优先向个人储户支付存款,垫付后受托银行取得代位求偿权,作为普通债权人申报债权,这样广大债权人和遣散的职工心态会平衡一点,确保社会秩序稳定,要不人心惶惶,我们要开展工作也很困难啊!”

    “嗯……有建设性……冰虹你现在处理问题的方法很成熟啊……能顾及到很多方面,很好……努力去干,大胆一些,要充分发挥自主性和创造性,国投案是先例,没有经验可以借鉴,你走出的路日后就是别人的经验啊……我很看好你…组织也相信你,我可以先给你透点风声,这件案之后,副院的职位你是很有希望的……不要令我失望呵……”

    “谢谢院长……”韩冰虹听了满心欢喜,有点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

    在省委省政府的支持下通海国际投资公司破产案取得了一个个阶段性成果,合议庭成员克服了种种客观困难,展现了新时代共和国法官的风彩,韩冰虹作为主要负责人在整个审理工作中表现尤为出色。

    而随着案子的进展,韩冰虹已无暇顾及家庭,家务活和照顾儿子的重担大部分落到了郑云天肩上。虽然他也处在一个男人仕途上的黄金年华,但他明白这次对妻子来说真的很重要,所以毫无怨言地支持韩冰虹。

    对于轻易到手的几十万他也不作多想,反正领导也知道。吴副局长是日后的第一把手,有他照着没什么可担心的。身上有了钱感觉就是不一样,虽然不能风风光光地花,但总比以前捉襟见肘强多了。

    其实他也知深现在当官的没有几个不为自己谋私利,有权在手不用,过期作废,只不过手段高明一点罢了。那些被捉去坐牢和枪毙的贪官只不过是替死鬼,是反腐倡廉的牺牲品,中国的贪官永远捉不完。

    后来他从吴副那里得知那个彭老板叫彭程,就是海市蜃楼的经理,不过他好象还不是老大,最大的老板好象叫昌哥。

    郑云天赢了几十万后,也想过要收手,毕竟这种东西不是干他这行人玩的,但经不起彭老板的诱惑,金钱的魅力实在是太大了,想想自己做了二十多年了还是一个寒酸的国家公务员,就算日后能做上局长,工资再高也就是个二三千一个月,老老实实地领上一辈子也不会发达的。

    人的堕落是从思想开始的,不需要什么理由,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郑云天也见得多了,没有机会的不说,有机会谁不想,别以为那些政府高官坐在办公室里指指点点,真是为民着想吗,他们都是天下乌鸦一般黑,为父母官的时候说的话被人尊为格言,指示,出事后什么陈年旧事祖宗十八代的事都挖出来批,那是做给人民看的,毕竟出事的是少数人嘛!

    郑云天很快就成了彭老板家的常客,有点自负的他还真以为每次赢来的钱是自己智慧的成果,用得心安理得,但世上哪有只赢不输的赌场呢?

    就在韩冰虹迎来事业高峰的时候,一个针对她的阴谋计划展开了。

    周末,郑云天又和往常一样,在彭老板的赌场里又赢了不少,他甚至开始担心钱太多了怎么办,这段时间以来他赢了上百万啊,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他的脑子快要被钞票塞实了,晚上做梦看到的都是花花绿绿的票子。

    “郑处长,这钱是不是太容易挣了……”彭老板鼻孔里喷着烟,漫不经心地说。

    “以前我总相信别人说十赌九输,现在看来也不尽然嘛……这是一种高智商的赚钱游戏,当然和运气还有点关系……”郑云天有点自负地说。

    彭老板抿嘴不答,“我这里有个钱来得更快的活,你有没有兴趣……”

    “呵?……”云天问道:“是什么……”

    “我受人所托想要这些东西,以郑处长的本事,应该不成问题,就看你敢不敢做……”彭老板从抽屉里取出一大叠文件,放在云天面前。

    云天拿起一看,不禁眉头一皱,“这………这些东西是国家机密,是不能碰的……要犯法的……”云天说。

    “嘿嘿……犯法?……郑处长怎么一下子那么多顾忌啊,你这几天在我这里玩这玩那的难道就不犯法?”彭老板冷笑着说。

    郑云天一下怵了,“彭老板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可没干什么……这只不过是娱乐一下而已……吴副局长也看见的……”

    “娱乐?娱乐能几天有一百几十万进口袋?我的郑处长,你是个聪明人,你也不想想,这整个场子的人,每人都象你这样赢我几十万,我还用活吗,你以为就凭你那两下子能赢上那么多吗……?

    郑云天听了心头一惊,似乎在一刹间明白了什么。

    “当然了,郑处长是识时务的人,我们都是生意人,各取所得,我们不会亏待郑处长,你赢的那些钱就当是我们交朋友的见面礼。你帮我搞到这些东西,我给你五百万酬金,够你用一辈子。我现在先给你二百万作为订金,事成之后给你另外八百万……”彭老板说着取出支票。

    “不……不……不行……这是不可以的。”郑云天连忙制止。

    他很清楚这些文件的份量,这些全是国家高级机密,有很多涉及商业上的利益。如果获取这些机密,在未来的市场中会令某些人处在有利位置,其创造的价值是不能用钱计算的,但造成不良的后果也是严重的,甚至会危害到国家安全。

    “怎么?郑处长是嫌钱不够吗……那好,我再加个价,八百万……这可是天价了。”彭老板不等云天再说什么,将写好的二百万支票推到云天面前。

    “彭老板,不是钱的问题,那是人命关天的事,要做牢的……你就是给我再多我也不敢啊……”

    “行了郑处长……你就别装了,既然你我都不是生人了,你开个价吧……多少……”彭老板不耐烦地说。

    “真的不是钱多少的问题,这种事是不能做的,一旦被发现,我别说处长做不成,连命也没了……”云天倒不是嫌钱少,他是真的不敢,虽然八百万的确是个极度诱惑的数字,足够他用一辈子。

    “嘿嘿……我把这个给你们单位送过去,你一样做不成处长……”彭老板冷笑着将几盒录象带放到台上,把一盒放进机子里,屏幕上是郑云天聚精会神赌博的画面。

    “你……你要干什么……你这是在威胁我……”郑去天倒吸一口气。

    “嘿嘿……别说得这么难听,你是个聪明人,要知道好歹……”

    郑云天一时间在脑子里闪过无数疑惑,但有一点他很清楚,是吴副局长将拉下水。

    短短的几分钟里他仿佛看透了世间的危恶,官场的黑暗,“不……不可以一错再错下去……”他在对自己说。

    “这是一个陷阱,一个阴谋……有人要害我……谁…是谁……为什么……”

    “不…不行……参与赌博,最多我接受处分……不能做这种犯法的事……”

    郑云天脑中一片混乱。

    “还有这个……自己看清楚了,如果你们单位看了,他们还会留你这么一个腐化堕落的人吗……”彭老板再放另一段录像,是在海市蜃楼夜总会里郑云天晕过去后和小姐的丑态。

    “你……你们是早有预谋的……”郑云天似一下明白了什么。

    郑云天似乎想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突然有一种被人出卖的感觉,他愤怒地把支票撕作两半,恨恨地说:“哼……你也太小看我郑云天了,就凭这个你想要胁我,发你的白日梦吧……”

    郑云天将撕开的支票向空中一扔,“老子最恨就是被人骗,别以为用这个可以镇住我……”郑云天转身就要走。

    “别动!”光头和另两名手下突然用枪顶住郑云天。

    “嘿嘿……你以为我这里是想来就来想去就去的地方吗……”彭老板连看都不看一眼郑云天,自顾看手上的一些照片。

    “嘭一声,你脑子就要开花,然后挖个坑把你扔下去,淋上汽油,一点火…呼……把你烧成炭,再埋上土,神不知鬼不觉,这个世界上就少了一个叫郑云天的人……简单吗?郑处长……”彭程眼中流出凶光。

    “你想怎么样……”郑云天脚一下软了,头上直冒冷汗,手有点抖。

    “不想怎么样,听我的话一起发财,否则让你人间蒸发……”彭老板把手上的照片一下打在云天面前的台上。

    “光头”手一动,“咔”地拉开手枪保险销……“别……别……我答应你们……”郑云天终于在对方的威逼下就范。

    “这里面还有两份省高级法院的材料,需要你帮忙,你老婆现在正在审的那单破产案,你帮我套点资料出来,事成之后,另有回谢……”彭老板指着台上的文件说道。

    郑云天说不出话。

    “郑处长,人无横财不富,要富贵就得用命拼,照我说的去做,只此一次,事成之后你会拥有一笔可观的收入,就算不做这个处长也无所谓,可以出国……相信我,这绝对是一笔对你有利的交易……”彭老板说道。

    “记住不要玩花样,我们是什么人相信你已心中有底,我们要干的事没有办不到的,你老婆儿子都在我们的监视中。跑和藏都不要去想,你跑不出我们的手心,明白吗?”彭老板冷冷地说。

    在彭老板的威迫利诱下,郑云天完全妥协了。

    ……象一具失去了思维的行尸,郑云天木然回到家,他不知怎样面对自己的妻子……经过权衡,他最后决定铤而走险,与其等着别人宰割不如主动出击,他做好了全盘计划,一旦事发就带上老婆孩子跑到国外去,反正有那么一笔钱在手,到哪里都不用怕。如果能躲过这一劫,事情不败露,那么处长可以继续做,钱照收……他是这样一厢情愿地想的。

    经过剧烈的思想斗争,他终于狠下心,向单位和韩冰虹要放在家中保险柜中的机密材料下手。

    三天后郑云天带着彭老板要的东西去到别墅…………夜阑如水,灯火阑珊。

    夜深了,韩冰虹仍然埋头于工作,案头上堆满了从单位带回家中的材料和案卷,这是她做法官以来办的最辛苦的一次案,但她也知道这是一次难得的机遇,人生难得几回拼,对于一向上进的她是绝不会放弃的。

    国投破产案涉及到很多过去没有遇到过的法律问题,在法律适用上的确存在一些困惑。对此,她在审理中从最大限度地保护债权人的利益出发,不等不拖,勇于探索,创造性地开展工作。遇到问题,首先研究出可行的方案,再投入到具体的审判实践中。

    在纷繁复杂的案件面前,她行事果断,思维慎密,法学理论功底深厚的特点得到充分体现。以她为首的合议庭集合了省高院的精英,是一个最具团队精神的战斗力的集体,他们经过大量艰苦卓绝的工作,最大限度地维护了国有资产,赢得了全国同行和上级领导的称赞和嘉许。

    而老院长的话更是给她无限的动力,如果案件取得成功,她极有可能在下一届领导任职竟聘中当上省高院的副院长,郭伯雄已私底下向她通了气,将会在提名上支持她,如果真的如愿,她可能就是全省最年轻的副厅级干部,这的确是令人万般羡慕的成就啊!

    而在她对未来充满憧憬的时候,一张黑网却悄然向她张开了……***    ***    ***    ***仁东医院座落在风景秀丽的南湖之滨,院内处处杨柳随风,景致怡人,新建的医学楼,先进的化验室掩映于湖光山色之中,在这里工作或养病是一种享受。

    医学楼宽敞明亮的过道上走来一名身着白褂的护士,臂弯里挟着一个病历夹。迎面而过的人不时和她点头致意,“你好,护士长……”

    “你好……”被称作护士长的女人很有礼貌地微笑着回应,不一会来到了院长办公室前。

    “得得……”女护士举起手轻轻地敲了两下门。

    也不等里面有什么回应她就推门进去了,显得有点随意。

    “院长……”护士进门后见里面有两个人,立即感到有点意外,“我……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正要退出去。

    坐在办公桌后的老院长立即叫住她,“不用了……我们刚好谈完了……这样吧刘先生,再给我一点时间,三天后我答复你,好吗……”

    老院长对他对面的一个年轻人说。

    “那……好吧……”年轻人显然有点不甘。

    “价钱方面我们可以再商量的……折扣上希望你可以再考虑一下……”年轻人边走边说。

    “好……好……”老人显得有点不耐烦的样子。

    “嘭”的一下。年轻人终于关上门出去了,护士长抿嘴笑道:“又是那些讨厌的医药销售代表么……”

    “真烦……”老院长摘掉老花镜,瞥了一眼女人,“差点误了我的护士长的早餐……”

    女人脸上掠过一片红霞,娇嗔道:“去……我才不希罕……”杏眼含春,秋波如水。

    “迷死人的骚货……我把老命给了你了……还不过来……”老院长看着媚态的女人,丰姿婉约,虽然穿着宽松的白大褂,胸前的尤物还是荡人心魂,微卷的秀发上戴着护士帽,看护天使的风韵,引人犯罪。

    护士长把门关紧,然后将办公室的两个窗帘拉上,一面眉目含情地挑逗着男人的视线,慢慢地移近办公台,把病历夹放在院长面前。

    “来……尝尝今天的早餐,……”老院长一推椅子,身前空出一片,两腿向两边趴开。

    护士长解开最上面的两三粒衣扣,春色若隐隐现,她慢慢地跪到院长的两腿间,隔着裤子轻轻地玩弄已撑起的小帐篷。

    “快……受不了了……”男人催促。

    护士长白葱般的手捻住拉链轻轻往下一拉,ròu棒连内裤一起顶了出来。迷人的护士隔着内裤玩了一下,这才把ròu棒放出来,黑黑瘦瘦的长得象节节的老竹一般,丑陋不堪。

    护士长却不讨厌,柔滑的手掌握住套弄了一会,又向老人送了几个媚眼,这才把头凑近了,轻张檀嘴,慢慢把ròu棒含了进去。

    老人被美丽的护士长温热的口腔一下吸住,耐不住发出一声舒坦的叹息,ròu棒也一下子硬了好几分,护士长便握住根部畅快地吞吐起来。

    护士帽有节奏地起伏,欣赏美女口交确是人生一大快事,老人一边抚弄着秀发一边看着下面的女人不断变换角度吸吮ròu棒的各个部位,口技十分熟练。

    “嗯……”老人满意地靠在大班椅上,享受着口舌之乐,拿起台上的病历夹翻看起来。

    这时台上的电话“铃……”地响了。

    院长迟疑了一下,拿开病历夹,只见下面风情万种的护士已是粉面桃花,娇小滑腻的舌头在guī头棱沟里打转,仔细地清理着。

    他示意女人不要停下,伸手拿起话筒,“喂……你好,仁东医院……”

    “您好,是马院长吗……”电话那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嗯……我是马青藏……”老人很自然地答道。

    “我是大昌啊,今天仓木先生从日本过来,上午十点的飞机,他让我们两点在机场接他……我想晚上在别墅那边招待他,你也一同过来吧……”

    “嗯……可以的,仓木先生那边他说准备得如何了……”马院长问道。

    “他说这次会把药的样品带过来,按他说应该没问题,如果医院方面能配合的话,就可以进入实验阶段……”

    “嗯……很好……对了……姓郑的摆平了没有……”马院长问。

    “已经服服贴贴了,我们手上有了国安局的这些资料,进展相信会顺利很多。还有,过两天,我们有一单官司,是和国投案有关的,是她老婆主审,我想就趁这个机会给她开刀……”

    “嗯…这个你看着办吧……不过得悠着点,别玩得过火了,大事要紧……”

    马青藏忍着下体越来越强的快感挂上电话,护士长用手托住翘起的精袋,加快了吞吐速度。

    “噢……”马青藏畅快得身体弓直起来,ròu棒急剧跳动,马眼发酸。

    “啊……”老家伙抖动了两下,显然已在女护士的嘴里射了。

    美丽的护士长嘴唇含紧,不让一点jīng液溢出,等到老人完全射完后,才小心含住满口污物地退了出来。

    护士长娇柔地望了一眼快意的男人,一抿嘴,喉中一动,咕地把浓精咽了下去,还伸出小舌舔了一下唇边。

    “浪货……怎么样……味道还浓吧,我可积攒几天了……”马青藏看着骚媚的女人快意地说……***    ***    ***    ***省高级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内,国徽高悬,气氛庄严肃穆。

    国投案在债权申报的过程中,因债权申报人提出异议,形成债权异议纠纷案件几十宗,法院不得不在清算资产的同时,开庭审理这些棘手的案件,而且很多是涉外案,标的巨大。

    今天的审理只不过是其中普通的一单而已。原告是辉业集团下属的娱乐公司海市蜃楼,被告是省物资建材公司,二者与通海国投间有着三角债,由于国投的破产,三者的债务纠缠不清。

    韩冰虹身着深蓝的法官制服正坐审判台中央,两边是审判员,助理审判员和书记员。虽然只是很普通的一件案,但她一样很重视,因为她知道在整个国投破产案中,每一个环节都不容有失。

    审理在循序地进行,但有利的天秤似渐渐倾向被告一方,就在案子就要明了的时候,突然原告律师说有新的证人,要向法庭出示重要证物,并要求由审判长亲自验证。

    韩冰虹示意宣召原告新的证人上庭,法警将证人带上证人席,她略看了一眼这名证人,并无特别,肥大的身躯,身着西装。

    在循例提问后,证人要求出示他所谓的重要证物。

    韩冰虹示意法警把证物传上来,她折开信封,将里面的东西取出一看,顿时吓了一跳,惊得手心直冒汗,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女公务员的沉沦(女检察官的沉沦) http://www.zxxs888.com/0_50/ 移动版阅读m.zxxs88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