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云天推开身上的女人,跑下楼冲出夜总会,自己的越野也不敢开了,随手载了一部出租车。《+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到翠竹路法院宿舍……”

    郑云天体内药力并未全散,眼前的东西有点混乱,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场合,好在定力好,没有做错事。

    郑云天怀着忐忑的心情回到家,他轻轻开门,进了卧室,见妻子静卧床上,也不知是否睡着了,他轻手轻脚地径自取了一些干净内衣裤到浴室中,将身上的汗水酒气尽量冲净。

    洗罢回到卧室,柔和的灯光下妻子背向他侧卧着,一动不动。他象个做了亏心事的小孩,轻轻上了床,不敢惊动床上的妻子。仰望着天花板,他长出了一口气,夜总会的那一幕不时浮现眼前。

    身体里药力的余威还在作用,想到那夜总会小姐性感的娇躯,身体还真有点反应,毕竟这是他第一次遇上那种事,对他来说既新鲜又剌激。

    云天侧头看了下旁边的爱妻,韩冰虹背向着他侧卧,两条洁白的玉臂裸露在外,雪白丰腴的大腿随意伸展着,诱人的丰臀剌激着云天的视觉。

    郑云天咽了口口水,本来今晚是要和爱妻行鱼水之欢,想不到搞这样子,不知道妻子是否生气了。他微微侧过身体对着妻子的后背,雄起的下体若即若离轻轻磨擦着女人突出的臀部,他想用这种方式试探对方是否已经真的睡着了,如果韩冰虹真的睡着了是不会有感觉的,如果她是在装睡的话迟早受不了这种狡猾的捉弄。

    其实韩冰虹并没有入睡,但她对丈夫的晚归感到不满,便故意用这种方式进行无声的抗议。敏感的臀部能感受到男人的蠢蠢欲动,云天慢慢地把脸靠近女人的耳旁,享受着迷人的体香,故意将热气轻轻地呼在对方耳根上。

    “讨厌…… ' 韩冰虹慢慢受不了,由于骚痒身体忍不住动了起来,云天确定妻子是在装睡后,开始大胆地轻吻起对方瓷白的项颈。

    “嗯……”韩冰虹忍不住嘤咛,那种腻腻的声音激励着云天,他开始不再顾忌地轻吻女人的耳珠,硬梆梆的ròu棒顶在妻子肥美的臀上。

    “虹……我爱你……”云天边吻边呓语,一只手开始抚摸妙曼的玉体。

    “唔……”韩冰虹终于装不下去了,在心里“嗤”地笑了出来,“唔唔……干什么嘛……”韩冰虹装出从睡梦中醒来的样子嘟哝着。

    “干……干你啊……”郑云天借着体内残余的药力不再顾忌,粗鲁的言语有时能激发淫性,尤其是对平时端庄正派的妻子。

    “去你的……”韩冰虹娇羞万分,抖了一下身子嗔道,身体轻轻的扭动也不知是在拒绝还是在诱惑男人。

    看到妻子娇羞艳丽的一面,郑云天心中充满爱意,是上天赐给他这样美艳的女人,如果有来世他还要眼前的女人做他的妻子。

    云天的手开始隔着睡裙握捏饱满弹性的丰乳,rǔ头在男人的剌激下变硬。郑云天压上女人的身体热吻妻子,韩冰虹终于放弃矜持张开檀口,娇柔滑腻的小舌头与丈夫的舌头纠缠在一起,饥渴地对吸起来。

    云天的手伸进睡裙里直接握住玉乳大把大把的搓揉起来,一条腿镶入妻子的两条大腿间,四条腿顿时纠作一团再也分不出彼此。

    “啊……”深夜的卧房里春色无边,高贵的女法官在丈夫的耕犁下发出幸福的呻吟,性爱的雨露滋润着她身心。

    ……清晨,一缕阳光从窗帘间探入,韩冰虹含情望着仍在睡梦中的丈夫,手轻轻摩挲着男人健康发达的肌肤,享受着着迷人的男性气息,沉浸在昨夜的满足里。

    韩冰虹轻轻起身,洗漱后就到到厨房中准备早餐。

    在幸福的女人眼里世界上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星期天是他们的家庭日,韩冰虹这几个星期来忙得一直没时间陪儿子,今天她打算一家人出去散散心。

    “妈妈,今天我们要去哪里玩……”亮亮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想知道今天有什么节目。

    “你啊,快去洗脸漱口先……”

    “起床吃早餐了,大懒虫……”韩冰虹回到卧室。

    “唔…………”郑云天伸了个懒腰,皱着眉:“那么早……干什么啊……”

    “早?你忘了今天和孩子一起出去的……”韩冰虹掀开被子。

    郑云天慵懒的抓抓头,不得不听话地起来,想来他们一家人也真的很久不一起出去了。

    “早餐好不好吃……”韩冰虹脸上洋溢着甜甜的笑。

    “好……”亮亮大声在回答。

    “今天让爸爸带我们上哪玩?”

    “唔……我要去东方乐园…… ' 亮亮想了想天真地说。

    “哈哈……”夫妻俩看着可爱的儿子开心地笑起来。

    “嘀嘀嘀……”快要吃完早餐时云天的手机响了。

    “喂……”云天一听,“……呵是吴副局长……这么早有什么事……”

    “呵……这样啊……”

    “谁啊?什么事……”韩冰虹问道。

    “哎…我们我副局长说要和我出去一趟,看来今天只能你和孩子去了……”

    “什么事啊,不能推开吗……”

    “哎…领导的吩咐,谁敢问那么多……我想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不好拒绝,吴副是我的老上级了,我以后还得靠他呢……”云天吃完回房里换衫。

    韩冰虹正在扫兴,这时家里的电话响了。

    “你好……”

    “姐啊,是我……今天休息啊?”电话那头传来一把响亮的女声。

    “你这家伙,那么早,又有什么新名堂……”韩冰虹一听是妹妹冰婵的声音没好气地说。

    韩冰婵是她最小的妹妹,第一军医大学毕业后在部队工作了几年,是个有军人作风的女军官,后来从部队里转业回到公安厅,由于她是医大毕业的高才生,又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公安厅二话没说就把她接收了,现在公安厅刑侦处技术二科,是个法医官。

    韩冰婵在部队锻炼过,作风硬朗凌历,颇有巾帼不让须眉之气,在公安系统里是个出名的大美人。

    “正好今天我也休息,想问问你有什么活动,烦死了……”电话里韩冰婵叫道。

    “你啊……是不是又和于波闹小姐脾气了……”韩冰虹一听就知这个妹妹是什么会事。

    “我才不呢……”电话里韩冰婵否认。

    “好了…你过来吧,反正今天你姐夫没空,你和我、亮亮一起出去吧,……要不要把于波叫上啊?”韩冰虹最后故意加了一句。

    “我才不管你叫不叫他……那一会我就过你那了……”韩冰婵爽快地挂了电话。

    冰虹笑了笑,放下电话,她是最了解这个妹妹的。

    那边郑云天已换好衣服准备出门,韩冰虹帮他整理衣领,“别象昨晚那样,玩到三更半夜才回来……”

    “服从指示……”郑云天吻了下妻子的香腮。

    “小心点啊……”

    夏季的日照就是充足,一大清早就是烈日当空。云天先坐出租到海市蜃楼取回他的座驾,那是单位配给他这名中层干部的低档国产车,只能代步,开到一些高档的场合真有点见不到人,得趁没人的时候才偷偷钻上去。

    郑云天上了车习惯地打开收音,边开边想昨晚的事,想着想着不禁瞟了一下仪表下的抽屉,里面装着卢总塞给他的一万元钱,他是第一次遇上这种事,心里总是有点虚,但想想这也算是自己的劳动所得啊,现在社会上不是有很多行业咨询一下也要收费吗?市场经济了,就得顺着潮流办事,这又不是受贿,我也没给人什么好处作交换……云天用各种借口给自己找理由。

    毕竟作为一个国家公务员,表面看起来很风光,但其实囊中羞涩之至,这是中国公务员的悲哀,这一万块钱算起来就是他大半年的工资了。不过他还是有点不踏实,也就没动那些钱,让它丢在那里。

    按照吴副局长的吩咐,郑云天开车到他家,然后坐吴副的专车出去。

    “今天带你去个好地方,认识几个朋友……”吴副局长边开车边对云天说。

    “什么地方,那么神秘…… '

    “到了你就知,云天啊,你跟了我几年啦……”

    “五六年了吧……”

    “是啊,都跟了我这么久了,我这辈子算是交给安全事业了,这么多年了,你看我还是蹲在那个白鸽笼里,外面说得不错。抓手术刀的不如抓剃头刀的啊……”

    “局长你……”云天有点疑惑。

    车子开出市区直往郊外而去,大约过了十多分钟进入一片高档别墅区,里面树木掩映,环境幽静,好一个人居典范,一幢幢欧陆的风格的别墅,水鸟不时掠过湖面,完全生态概念的结构给人回归自然的感觉。

    “怎么样……不错吧?”吴副放慢车速。

    “真美啊……”

    “好,到了……”吴副停好车打开车门。

    云天钻出车子四周看看,和繁闹的市区相比,这里简直是世外桃园,清新的空气令人心旷神怡,有如置身人间仙境。

    “进去吧……”在吴副的带路下云天跟着进了一间别墅,侍者看了看吴副出示的东西便让他进去了。吴副对这里倒很熟悉,径直上了二楼,在一间房子前停下用手敲敲门。

    “请进……”

    吴副推门而入,云天也跟着走了进去。

    “彭老板……”吴副打了一下招呼也不上前握手,显然他和这位彭老板已经很熟了。

    “这位是我们郑处长,国安局的精英……”吴副向彭老板介绍郑云天。

    “果然是一表人才,吴局长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啊……哈哈……”彭老板笑道。

    “彭老板你好……”郑云天上前与之握手。

    “彭老板是我的老朋友啦,云天你不必拘束,以后有机会和彭老板多交流交流,他可是个无所不通的财神爷啊……哈哈……”吴副笑着说。

    “哈哈……”

    几个人聊了一会,彭老板建议让云天熟悉熟悉这里,吴副对云天说,做人不仅要学会拼博,还要学会处世,还有享受,人生几十年,就那么会事,不要等到老了才糊里糊涂地说白活了。

    彭老板和他的手下名叫“光头”的人带路下了楼,回到地下,左转右转进了里面的花园,在一暗处,彭老板打开一个机关,只见石山伪装的门一下打开了,云天四下看看跟着众人走了入去。因为有吴副局长在,他感到没什么可担心的,他太相信这位领导了。

    假山后面又是另一个世界,彭老板再次按动机关,一个精钢大门缓缓升起,映入云天眼中的是一个偌大的赌场,有如港片中的豪华赌船,只见里面人头攒动,无数衣寇楚楚的赌客正聚精会神地沉浸在游戏中。

    “怎么样,这里是人间天堂,要什么有什么,全世界流行的博采游戏我们这里都有,你可以凭自己的智慧和实力一夜之间成为百万富翁。这里还有令人流连忘返的温柔乡,让你在博杀之余一解寂寞,我们的服务理念是‘有钱最大’。”

    彭老板向刚来的几个人介绍。

    郑云天有点惊讶,吴副局长竟然会来这种地方,不过从他刚才的种种言论来看,倒是意料中的事。

    “郑处长有没有兴趣玩几手?”彭老板笑问。

    “不……不……我是不会的…… ' 郑云天连忙推辞。

    “这些都是很简单的游戏,以郑处长的智慧应该玩一些高水平的才对啊……哈哈……我们这里还有些另类的游戏,会满足各种顾客的口味……郑处长要不要开下眼界……”

    “不行……我没钱的……”郑云天连连推开。

    “这个你先拿着,大胆去玩,你是吴局长的人,也就是我彭某的朋友,不要太在意,钱财身外物,不过赢了要请我吃饭呵……”

    “放心吧,输了就算我给郑处长的见面礼,郑处长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

    彭老板说完把十个筹码放在郑云天手上。

    “这、、、” 郑云天紧张地捏着手上的东西,望着吴副局长。

    “不要紧……彭老板既然让你玩,你就放心云玩,但不要赢得太多呵……哈哈……我以前也没玩过,现在还不是会了,你是聪明人,这些小玩意是难不了你的……”

    “这里算多少钱啊……”

    “十万!每个筹码是一万元,一共十个……”彭老板说道。

    郑云天捧着那十个圆圆的金币有点行不动,这可是他做十几年工才能攒到的啊……“别紧张……男人不见点世面以后怎么做大事,反正彭老板作东,你就尽情玩吧,来这里是为了放松,不要把输赢看得太重……”吴副局长给云天打气。

    郑云天手心冒汗,看着赌场里熙熙攘攘的人,既然领导都这么说,他的胆子也定了很多,想想在领导和外人面前不可表现得太胆小无知,便硬着头皮融入人堆里。

    吴副局长和彭老板对望了一眼,脸上浮起一丝奸险的笑容。

    彭老板取出手机:“昌哥,那小子已经入局了……你还有什么吩咐……”

    “好……按原计划,先让他赢上一点,给他一个定心丸,然后让他输回来,最后让他来个大获全胜,要做得有板有眼,别让他起疑心……”

    “好的……我看这小子嫩着呢,应该不成问题的……”彭老板给昌哥汇报完情况后对吴副局长说:“老吴你这次帮了不少忙,昌哥会做人的,你儿子出国的事包在我身上,还有我给你开的瑞士银行帐户里近日会有变动,你自己去查查吧……”

    那边郑云天在人群里转来转去,看哪种合适自己玩。其实他对这些东西不是太感兴趣,只是碍于人前不可示弱,否则就显得自己太没底气了,这对自己日后的仕途可是有影响,因为现任省国安局局长就快退了,上台的人人皆知是吴副局长,到时能不能提拨上去就要看吴局对自己的看法了,毕竟他身边还有很多巴结的人。

    想到这些利害关系郑云天强自镇定,装出不以为然的样子,看准了一档坐下,拿捏着手中的筹码,看了看赌台上的形势毅然出手。

    彭老板坐在二楼的栏杆边,下面的赌场他一览无遗,看到云天坐定下注他戴上对讲机耳塞,对着小型耳麦向监控室下令:“注意,现在监视19号台穿浅灰色衬衫那名男子……”

    然后又接通19号台的做庄女郎,授意其对郑云天如何如何……就这样赌场中暗藏的监视器对准了云天,他手上是什么牌庄家一清二楚,彭老板一边用茶一边遥控云天的输赢。

    郑云天哪里知道一切,开始时有点不适应,但越玩越顺,不禁来了兴致,不一会就全身心投入博杀中,直玩得忘了时间。

    而韩冰虹此时正和儿子亮亮还有妹妹韩冰婵在东方乐园里玩得开心,冰婵和姐姐一样是个美人胚子,姐妹俩一静一动,韩冰虹稳重大方,她活泼开朗。

    韩冰婵军营出身,爱好运动,有一点男孩子的性格。这天她一改往日警花的英姿,换上短袖运动衫,更显现健美的身材,充满运动员的朝气。

    她陪着亮亮玩这个玩那个,玩得不亦乐呼,韩冰虹更多时候是在旁边看他们玩。有时她还真羡慕妹妹可以这样放得开,不象她那么多东西要想,难道一个有了孩子的女人和一个还没有孩子的女人区别那样大吗?

    冰婵和丈夫于波结婚三年了但还没要孩子,于波是公安厅禁毒处缉毒大队的警员,两人在同一个单位,因于波的工作忙,很少时间陪妻子,冰婵是个小姐脾气重的人,小两口不免常闹矛盾,但很快会没事,韩冰虹对这个妹妹也没办法,也许这样的家庭生活才叫生活吧,充满了甜酸苦辣,多姿多采。

    玩到吃中午饭的时候,三人便在乐园内一起吃自助快餐。韩冰婵和亮亮玩得饿了吃得津津有味,冰虹看着他们的样子没好气地说:“吃慢点……没人跟你们抢……”

    其实在她心里有一个问题是想向冰婵求助的,那就是有关当年卓锦堂被捉后的去向和警方如何处置,因为冰婵在公安厅里工作,但她担心自己在船上的事被人知道,对这些事很少和人提起,当年的事除了在场的凌玉霜,叶姿,高洁和她的几个同事外没人知道,警方上船解救她们时她已穿好衣服,当时船上很混乱,没有人发现什么,警方只是问他们是否受伤。

    一年多来,在韩冰虹的要求下,没有人把当时的事说出去,外面也没有什么对她不好的传言。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韩冰虹时常感到心有不甘,当年耻辱刻骨铭心,对没法亲手将仇人送上审判台她是耿耿于怀,一直在明查暗访,而且她有一种预感,卓锦堂等人一定没有被绳之于法。

    很多次她想对妹妹开口但又都忍了回去,今天出门的时候韩冰虹亦决定趁这次机会开口。

    “婵,姐现在审理的一单案子遇到点小问题,但有些东西不能明查,我想让你帮我打探一个消息……”

    “什么啊……?”韩冰婵抬头问。

    “你帮我打听一下去年在通海案中被捉的那些人现在怎么处理了……”

    “那个啊……”韩冰婵眉头皱了一下,回想了一阵说:“那件案我没份,一般凶杀之类的案才有我出场的机会……不过听说在船上捉住的人现在还没有被判刑……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

    “你在公安部门,认识的人多,能不能帮我打听一下……”

    “没问题,于波和监狱那边的常打交道,可以让他问一下,这种小事情有时亦得从偏门入手,找领导是没戏的,得靠熟人和交情……”韩冰婵象一个老公安似的说得头头是道。

    “看你美的……怎么不恼于波啦……”韩冰虹取笑她。

    韩冰婵这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平时她跟姐姐说于波不买花买礼物来哄她,一个星期都把他晾着。

    “谁……谁说的……我一向是把最头痛最心烦的事交给他……”

    ……郑云天在赌台前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有一种在和人斗智斗勇的感觉,赢的时候兴奋,输了就迫切想开下一局把钱赢回来,眼珠子直盯着台上的牌局,玩得专心致致。

    好在运气不错,他的手气是越来越顺,面前赢来的筹码是越堆越多,他有点控制不了兴奋的心情,想不到这钱是这么容易赚。正在他雄心勃勃的时候,有人在他肩膀上拍了拍,云天侧头看了一下,原来是彭老板,“怎么样,郑处长看来赢了不少啊……”彭老板嘴里喷着烟。

    “是啊……刚才差点把彭老板给的本给输了,好在运气不错……又赢回来了……”云天用手擦了下额头的汗。

    “郑处长不如休息一下吧,现在也到用餐时间了,等吃完了再来发财……”

    “好、好……那这些东西……”云天指着面前赢来的筹码。

    “帮郑处长算一算数……”彭老板吩咐身边的一名赌场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立即熟练地点了下筹码,“一共是七十八万五千……”

    郑云天一听竟赢了六十八万多,心里一阵高兴,但脸上却装作若无其事。

    “郑处长这些是你自己赚来的,我借你十万块几个小时就不收你利息了,不过你要请我吃饭呵……”彭老板从中取回十万的筹码笑着对郑云天说。

    “这个……当然当然…… ' 郑云天陪笑道。

    “你帮郑处长兑了这些筹码……”彭老板对工作人员说,“呵,对了,郑处长,你身上有银行卡吗?”

    “呵……有啊……作什么用……”郑云天答道。

    “你拿着卡和工作人员到那边把筹码兑了,钱会马上转到你的卡里……”彭老板说,“我在二楼等你……”

    郑云天起身跟着工作人员到筹码兑换台,服务小姐问郑云天要兑回哪种货币,云天想了想还是要人民币吧,并将自己的银行卡递给工作人员,工作人员通过网上银行将六十八万五千元人民弁入郑云天的帐户内,并将回单交予云天。

    郑回天简直不敢相信半天时间里赚取了相当于自己五十年工资的财富,这太不可想象了,但现实却摆在眼前,他捏着手中的纸条不禁有点紧张,毕竟到这种地方来赌博对一个国家公务员来是严重违纪的,虽然有吴副局长在,初出茅芦的他还是有点感到不安。

    “吴副局长有事先回去了,他说你玩够了就自己回去或迟些时候他再过来接你……”回到二楼彭老板对他说。

    “呵……不用了……我也点事,下次再玩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没了吴副在旁郑云天就是有点慌。

    “郑处长真是高手啊,半天不到就赢了这么多,有空就常来,这是我的名片……”彭老板说着把名片推过去。

    “真是不好意思……那我不是在赢彭老板的钱了?”郑云天拿过名片。

    “哎……你错了,你不是赢我的钱……你是在赢他们的钱……”彭老板指着楼下的赌徒说。

    “不要不好意思,这是你凭自己的胆色和能力赢回来的,每一分都是你理所应得的血汗钱……”彭老板说。

    郑云天告辞后出了别墅,拦了部出租车。

    车上郑云天一再回想今天的遭遇,虽然觉得有点不妥,但事实却冲击着他的大脑,为了确定那笔巨款真的存进自己的帐户,他特地到银行自动取款机上查实,发现里面果然真金白银六十多万人民币。

    郑云天抑制住内心的喜悦,仿佛踏上了一条康庄大道,他哪里知道此刻一只黑手已悄然伸向他和他的家庭。( 女公务员的沉沦(女检察官的沉沦) http://www.zxxs888.com/0_50/ 移动版阅读m.zxxs88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