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不信老子一枪嘣了你。《+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卓锦堂见女警官顽强不屈,一把抓住叶姿的秀发用力拉起女人坚贞不屈的脸。

    叶姿喘着气一字一句地说: "卓锦堂,有种你现在杀了我,否则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卓锦堂一愣,显然女警官的英勇顽强出乎他的意料,"那就看看谁让谁死无葬身之地。。。 ""哧 "卓锦堂一下拔出手枪,同时命令手下: "给我狠狠的干,奸死她为止。。。 "就在手下众人要行强暴之际,只听得办公室的门 "嘭嘭嘭。。。 "一阵大响,有人有剧烈地拍门。

    "谁!。。。那个王八蛋。。。。。 "卓锦堂喝道。

    这时桌上的电话 "铃 "地响起,卓锦堂一下抓起话筒,"董事长,有几个女人,说是省高级法院的人,一定要见你,我跟她们说现在没空,她们等得不耐烦了,拦也拦不住,要不要叫保安赶她们出去。。。。。。 "外面的坐台小姐说。

    卓锦堂一听是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人,还是女的,马上意识到有可能是高洁和她的朋友韩冰虹,"不,你让她们等两分钟。。。。 "卓锦堂知道主宰儿子性命的人终于来了,不能错过这次机会,说不定高洁已经说服韩冰虹了。

    "把她绑起来,先藏到一边去,快。。。。 "卓锦堂立即命手下将叶姿绑好嘴里塞上东西,藏进办公室的一个文件柜里。

    一切收拾妥当,卓锦堂拿起话筒外面的人说了声: "好了,让她们进来吧。。。 "过了一会,门再次被敲响,卓锦堂一使眼色,一名手下马上打开房门,叶姿被强行塞入一只不大的柜里,手被反绑起来,嘴里塞满了东西。透过文件柜的缝她看到大约五六个女人进了办公室,有几个还是穿着制服的,她知道如果不趁这个机会获救,一旦落入卓锦堂 之手将会生不如死,这时她听到卓锦堂假惺惺地上前欢迎道: "啊,这位一定是大名鼎鼎的韩法官了吧,久仰久仰!。。。 "啊。。。高检察官这次和韩法官一同大驾光临,还有这么多司法界的女中豪杰,卓某真是荣幸。。。哈哈。。。。 "叶姿看那几个女人,带头的一个穿的是法院的制服,另外几个好象是检察院的制服,只见那个女法官从容正直,不怒而威,虽然戴着眼镜但仍人让人感到一种无形的威严。

    只见她不卑不亢地说: "你是卓锦堂董事长吗?我叫韩冰虹,是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关于你和我朋友高洁的事,我希望你不要再纠缠下去,相信你也清楚侵犯别人隐私是犯法的,如果你不停止你的行为,我们会诉诸法律。。。 "只见卓锦堂听了一阵干笑: "啊啊。。。当然当然。。。其实卓某只是有一个小小的交换条件,只要韩法官手下留情,等小儿的事有了着落,自当向高检察官赔礼,。。哈哈。。。 "叶姿虽然听不懂他们在谈什么,但可以猜得出卓锦堂手上一定抓住了他们什么把柄,只听她得那女法官又说: "这两件事不可同日而语,你儿子的案没有新的证据呈上,我们是没有理由改判的,而且合议庭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就算我想帮你也是有心无力,我劝你不要抱什么希望。。。 "卓锦堂听了不禁脸上一阴, "哼哼。。。说得比喝得还好听,这年头有几个做官的是清白的,我就不信你韩法官没给人做过人情,我儿子有什么大不了,又没杀人放火,再说了我也不是白受别人恩惠,如果韩法官能网开一面,我卓锦堂是不会亏待各位的,高检察官的事我保证一笔勾销,否则只会玉石俱焚。。。 ""卓锦堂请你不要出言不逊,并不要每个人都和你想象的那样,你也太小看我了,如果你几个臭钱就能买通我,那我就不是韩冰虹了,老实告诉你吧,你儿子的案高院已维持原判,并报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死刑,已经没有救了,这是你儿子罪有应得,也是给你一个警告,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你最好停止你现在的不法行为,否则最后也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韩冰虹理直气壮地说。

    卓锦堂越听越恼怒, "好,好。。。既然如此,那就走着瞧。。。。 "叶姿在柜里听得双方越说越僵,知道再不抓紧时间就晚了,这些人是公检察法的国家干部,一定会帮自己的,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也许就永无脱身的希望了,想到这她奋不顾身地用身体撞柜子的门,同时用力地:唔唔。。。地叫起来。

    韩冰虹眼见谈判没有结果,以她的个性是绝不会向邪恶低头的,正当她毅然转身之际,突然发现旁边的文件柜里发出异常的响动,她仔细一听,好象还有人的声音,同来的凌玉霜,高洁,和肖月华,丁素君也发现不对,她们互望了一眼,凌玉霜会意地突然冲过去,卓锦堂的手下来不及阻止,文件柜一打开,只见一个人滚了出来。

    "卓锦堂!你知不知道侵犯人身自由是严重的违法行为,。。。 "韩冰虹发现有变,虽然不知事情真相,但可以猜到卓锦堂有不可告人的东西。

    凌玉霜很快掏出叶姿 口中的布条,问道: "你没事吧?发生什么事,是不是他要害你。。。 ""我们是检察院的,我们可以帮你。。。 "丁素君急忙说。

    叶姿顾不上喘气, "快,,快报警。。。。 "韩冰虹意识到事情严重急忙掏出手机,就要打110卓锦堂见事情败露,一不做二不休,喝道"给我全抓起来。。。。。 "众手下涌上前夺去韩冰虹等人的手机,把五个女人按跪在地上。

    "卓锦堂,快放了我们,你这样是非法禁锢,我可以告你的。。。 "凌玉霜剧烈反抗。

    "嘿,是你们这帮臭婆娘逼我的,怪不得我,天堂有路你不走,我儿子没了我拿你们陪葬。。。 "就在卓锦堂竭斯底里的时候,外面由远而近传来警笛的声音,卓锦堂急忙到窗边一看,只见几部警车风驰电掣,在鼎盛大厦前咔然而止,后面还有几辆军车的武警,不断从车上跳下来。

    "好啊,你们这帮贱货,竟然是条子一伙的。。。 "卓锦堂狠狠地望着韩冰虹等人。

    韩冰虹也不知发生了什么 事,不过看到卓锦堂的样子,知道他大势不妙,估计是警方真的行动了,"卓锦堂,我说过,你跑不了的,快放了我们。。。。。 "叶姿大声叫道。

    这时 "铃。。。。。。 "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卓锦堂一把抓起电话,"喂。。。。。 ""董事长,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很多警察冲了进来,说要找你,还有,很多武警把大楼全围住了。。。 "卓锦堂倒吸了一口气,慢慢地合上电话。

    "卓锦堂!警方已将你包围,如果你负隅顽抗,后果自负。。。 "楼下的警员开始用喇叭喊话。

    鼎盛的很多工作人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楼上楼下一阵混乱,"怎么办,老大? "卓锦堂的一名心腹手下见形势危殆,焦急地问道。

    楼下的武警已抢占地形,把整个大厦得水泄不通,无数黑洞洞的枪口对着大楼,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卓锦堂象热窝上的蚂蚁来回走动着, "他妈的,莫非天要亡我卓锦堂 。。。 ""老大,大不了和条子拼了。。。 "一名手下叫道。

    "拼。。拼。。。你有没有脑子?你看看下面,人家的枪比你的毛还多。。。 "卓锦堂气急败坏。

    "老大,快下决定吧,时间不多,条子们很快就会冲上来了。。。 ""卓锦堂!我说过,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你逃不掉的。赶快放了我们,你可以减少一条罪,否则非法禁锢国家执法人员,罪加一等! "韩冰虹说。

    卓锦常正在无计可施之时,听了不禁怒上心头,一把抓住韩冰虹的头发恶狠狠地说: "听着,老子就算死也让你们先垫底。。。。我和你们这帮狗日的拼了。。。。 "正在慌乱之际卓锦堂的手机响了,"喂。。。 "卓锦堂打开手机。

    "是锦堂兄吗?我是地藏王,。。。 ""是藏爷啊,我这里顶不住了,好多警察,出了什么事。。。 "卓锦堂见是藏爷,象看到一线生机。

    "条子要开荤了,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我现在在海上,洪钧已经和我会合,我现在派了直升机过去接你,你赶快上楼顶,飞机可能就到了,快。。。时间不多了,我们要尽快开出公海。。。 ""好。。好。。好。。 "卓锦堂终于在关键时刻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快快。。。电梯,上楼顶。。。。 "卓锦堂象丧家之犬慌不择路。

    "大友你带人守住六楼,见条子上来就跟他们拼了,尽量拖住时间,。。。知道吗。。。 "卓锦堂命令道。

    "知道。。。 "名叫大友的心腹得令冲了出去。

    "老大,这几个女的怎么办,干脆。。。 "一名手下说。

    卓锦堂略一迟疑, "带上。。。。要是和条子真干起来,也有个挡箭牌。。。。 ""快放了我们,卓锦堂你是跑不了的,警方这次是全面行动,不会让你有任何退路。。。 "叶姿见情况有变一边挣扎一边大声叫道。

    "放了我们。。。 "众女纷纷反抗。

    "啪。。。 "一记有力的耳光打得叶姿差点昏过去,"给我住嘴,他妈的。。。再嚷嚷老子现在就解决了你们这帮死八婆,快走。。。。 "卓锦堂穷凶极恶地叫嚣。

    大批的警员和武警已冲上二楼和三楼。

    "每个房子仔细搜。。。不要有任何漏洞。。。 "钟浩指挥众警员对大厦展开搜捕。

    二十层高的鼎盛大厦屹立在通海的北港路,楼顶上劲风疾吹,让人几乎不能站稳。

    "走。。。 "卓锦堂的手下押着几名女公务员从电梯直上楼顶,卓锦堂为了延缓警方的动作,经过每一处有门的地方都把门反锁起来。

    "总算老天有眼,我卓锦堂命不该绝。。。。 "卓锦堂喘着粗气,终于顺利地上到了楼顶。

    天台上呼呼风声吹得人头发飞散,卓锦堂的手下将几个女人死死按住,叶姿和凌玉霜还在作最后的挣扎。

    卓锦堂不理会女人的叫嚷,四下里看了看,突然取出手机,"喂,是刘工吗?我是卓锦堂啊,我现在命令你立即把整栋大厦的电力系统关闭,对。。。立即。。。 "卓锦堂对大厦的电力调控室下令。

    如此一来就可以进一步减缓警方追上来的速度。

    大风吹得每个人头发散乱,卓锦堂对手下的人说: "好好看着这几个女的,别让一个跑了,条子们要是敢动我一根毛,我就让这几个三八去见鬼。。。 ""飞机。。。飞机。。。 "突然有人叫了起来。

    卓锦堂闻言一看果然一架直升机出现在视野,正向鼎盛大厦的方向飞来。

    "好。。。太好了。。。卓锦堂激动不已, "老天有眼啊。。。 ""哒哒。。。。 "的螺旋桨声由远及近,一分钟后一部私人直升机盘旋在鼎盛大厦上空,缓缓地降落,强大的风力把人吹得睁不开眼。

    "快上来。。。 "机舱门打开了,里面的人向卓锦堂等人招手。

    "走。。。上去。。。。 "众手下把韩冰虹等人推上去。

    "不。。。不要。。。放了我们。。。。 "高洁等人拼命反抗。

    "妈的,活得不耐烦了。。。 "卓锦堂见众女纠缠不休,拔出手枪朝水泥地板上连开两枪, "嘭。。嘭。。。 "火花四浅。

    高洁等人吓得连忙躲避,"再磨蹭老子先嘣了你。。。 "卓锦堂 用枪指着韩冰虹的头喝道 : "快走。。。 "在众人的强逼下高洁,韩冰虹等人被一一推上直升机。

    螺旋桨再次快速转动,直升机缓缓地离开楼面,"好了。。。 "卓锦堂看着飞机起飞终于松了一口气。

    "藏爷现在在那里。。。 "卓锦堂问前来接应的人。

    "藏爷一早已离开通海,现在在东南方50海里的油轮上。他收到消息后已通知洪哥从海上坐快艇和他会合,然后派我们来接卓董你。。。 ""呵。。。藏爷真是神机妙算,否则我卓锦堂就要裁在这帮三八手上了。。。 "卓锦堂咽了口口水。

    "开快点,条子可能会让部队出动飞机拦截的。。。 "卓锦堂虽然脱险,但在飞离市区前还是感到不安。

    "没问题,藏爷就在东南海面上,十来分钟就能赶上。估计油轮已出到公海了,船是美国注册的,挂的是美 利坚合众国的国旗,就算大陆的军队也不敢动,放心吧。。。 "前来接应的人说道 。

    "好。。。那就好。。。 "卓锦堂惊魂甫定,回头看着渐渐模糊的鼎盛大厦,长长地出了口气。

    果然经过十几分钟飞行,直升机赶上了藏爷的油轮,那是一艘大型油轮,正停泊在公海上。

    直升机在船尾的升降平台上缓缓降落,卓锦堂一跳下飞机,藏爷和洪钧等人已从船舱里出来迎接。

    "锦堂兄,总算看见你了,。。 "藏爷首先上前慰问。

    "藏爷,这次多亏了你啊。。。 "卓锦堂紧紧地握住藏爷的手,激动得说不出话。

    "这次警方是突然行动,我得到消息时已经很迟了,我真担心赶不上接你了。洪钧老弟也是刚和我会合。。。你们这次真算是死里逃生啊。。。。 "藏爷不胜唏嘘。

    "真的多亏了地藏王,否则洪某这条命就算玩完了,条子出动了很多人,看来是要将咱一网打尽啊。。。 "洪钧说道。

    "洪老弟,以前我卓锦堂误会了你,是我小人之心度君子,卓某在此向你说对不起了,以后咱们同心协力,东山再起。。。 ""有藏爷在,我们一定可以重拾山河。。。 "洪钧激动地说。

    "好了,看到你们两家冰释前嫌,我也很高兴,就算这次有所损失也是值得啊,,, "藏爷拉着两 人的手说道。

    "咦,锦堂兄你还带了家眷吗?怎么有这么多女人。。。 "藏爷发现卓锦堂的手下还押着几个女人,不禁笑问。

    "呵,说来话长,我有今天,说来还是拜她们所赐,以后再慢慢说与你听。。。 "卓锦堂说道。

    "嘿,这几个女的长得还真标致,老兄你真会挑人啊。。。哈哈。。。 "洪钧笑道。

    "这船上的日子难熬得紧,有了这个如花似玉的美人,锦堂兄就不用担心发闷了。。。 ""藏爷这是那的话,你要喜欢随便拿去用就是。。。 ""哈哈。。。 "当下藏爷摆下宴席与洪钧,卓锦堂压惊洗尘。

    "藏爷现在有什么打算。。。 "酒过五巡后,洪钧转入正题。

    "我这次虽然全身而退,但多年打下的江山看来要毁了,真心寒啊。兄弟们为我出生入死,我洪钧竟一人偷生,实在是无颜见人啊。。。。 "洪钧不胜感伤。

    "老弟不必担心,我说过卓某会与你东山再起,共谋大计。鼎盛虽然没了,但我的大部分资产是存在国外,所以还不至一败涂地,放心吧,世界这么大,还愁没有我们的天下吗? "卓锦堂道。

    "我现在先和两 位到我印尼的基地暂避一下风头,现在印尼比较乱,华人的地位很差,政府和大陆的关系也不是很好,那里的法律制度对我们应该比较安全的。藏爷说道。

    三人边饮边谈,共图日后大计,不觉已近傍晚。

    "这次全仗藏爷的帮忙,卓锦堂老命得以留存,真以无以为报啊,来,卓某再敬藏爷一杯, "卓锦堂举杯道。

    "来来来。。。我也感谢藏爷的大恩,洪钧这条命是藏爷所救,日后誓效犬马之劳,我也敬藏爷一杯,祝你老万寿无疆。。。 "洪钧也举起酒杯。

    "呵呵。。。那里的话,此等小事何足言报。对了,锦堂啊,不知振邦世侄的案子审得怎 样了。。。 "藏爷关心地问。

    "多谢藏爷的关爱,振邦命薄,这次看来难逃厄运了。。。 "卓锦堂念及儿子不禁暗然神伤。

    "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 "洪钧说道。

    "听那个女法官说省高院已维持了原判,并已报最高人民法院最后核准执行死刑,看来大局已定,也该我卓锦堂命苦临老没儿子送终,唉。。。 ""女法官?。。。就是你一起带来的那个穿法院制服的女人吗? "洪钧问道。

    "对,就是这个女人,她是省高院主审这单案的审判长,条子把我们包围的时候她和那些女人正好到我办公室里闹,老子想想万一跟条子博起火来也好有个人质什么的,就把这几个臭三八带上了,等老子安定下来之后一定慢慢整治整治她们,以泄我心头之恨。。。 "卓锦堂不说尢可,一说起这帮女人不禁怒上心头。

    "呵呵。。。原来如此,卓老弟真有艳福啊。。。哈哈。。。 "藏爷笑道。

    "那是,这海上的日子可闷得紧啊,。。。就不知锦堂兄肯不肯拿出来与大家共享啊?。。。。哈哈。。。 "洪钧高声笑道。

    "洪老弟那里的话,经此一劫,你我还有洪爷已如一家人了,有什么不能分享的,何况是这几个死不足惜的臭女人。。。 "卓锦堂道。

    "不过我看那几个女人却不一般啊,特别是你说的那个什么女法官,看样子倒很清高啊。。。 "藏爷说道。

    "不错,这个三八最为高傲,自恃是什么大法官对我们这种所谓生意人最看不起。真想好好教训教训她。。。。哎。。。藏爷,我听说你对调理女人可有一手啊!是不是给我们露上几招。。。 "卓锦堂媚笑道。

    "呵呵,早就听说藏爷在这方面很有造诣,难得锦堂兄开口,藏爷就露一手吧。。。 '洪钧说道。

    藏爷是个对日式调教很有研究的sm爱好者,卓锦堂和洪钧早有所闻,而且藏爷是他们日后东山起的财神爷和保护神,当然要奉承一下。

    "两位过奖了,造诣说不上,只是一种爱好罢了。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倒是一种新的尝试。。。哈哈。。。 "藏爷笑道。

    "呵?愿听其详。。。 "卓锦堂马屁拍对了头,便乘兴追问。

    藏爷用手摸着下巴,饶有兴致地说道: "现在的sm和调教,其对象一般都是自愿者,也就是说这其实只是一种有SM倾向的爱好者之间的活动,被调教者其实一早就在内心接受了这种以受虐为乐的活动形式,对此是不反感的。

    但如果要对一个完全没有这种倾向的人实施这些东西,情况就完全不同了。首先,被调教的人会在内心中产生强烈的抵触心理,而这种心理的强烈程度又和其身份和自身的心理素颀有关。

    越是有地位有名望的女人,她的占有欲是比普通的妇女强的,因为她们希望通过自身的成就为他人树立一种典范,她们渴望挑战男权社会的种种不良习俗,虽然她们表面上装得很谦恭,但其内心的权力欲是很强的,其心理素质也是一般社会阶层女性不能比的。

    当然,这是得益于受过良好的教育和其自身过人的智慧。尢其是学法律的人,心理素质和逻辑思维能力极强。

    其次,就是这种女人的价值观是不易受客观环境的变化而改变,她们的心理抵抗能力是很强的。

    而作为一个调教者不能只用强暴力的手段去征服,因为如果这样的话,好比把一个完美无缺的瓷器打烂,到时虽然它已属于你,但已经是一堆上等的名贵碎瓷片,完全失去了欣赏价值。

    所以,要真正的把一个高贵的女人征服,要从肉体和身心同时入手,要彻底摧毁其心理防线,把她的肉体变成其精神的附属物,这才能算得上是一项完美的改造工作。当然,这对一个调教者来说既是挑战也是乐趣。 ""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藏爷不愧为个中高人,什么时候给我们演示一下。。。 "洪钧道。

    "好,既然如此,现在就开始,也好给藏爷你助助酒兴。。。。哈哈。。。 "卓锦堂大笑道。

    "那几个女的都吃过了吗 "藏爷问他的手下。

    "已经用过餐了。。。 ""唔。。。好。。。既然两位都有此雅兴,我也手痒了,。。。。把她们带上来。。。 "藏爷命令道。

    "是。。。 "手下的人得令而去。

    "那个女法官叫什么名啊,其他几个是做什么 的。。。 "藏爷问道。

    "叫韩冰虹,其他几个都 是干法律一行的,有一个是条子的卧底。。。 "卓锦堂道。

    "嗯。。。不错。。。我看这个女法官性子烈着呢,得一步步来啊 "藏爷开始磨拳擦掌。

    不一会,藏爷的手下押着叶姿和韩冰虹等人来到船舱的大厅。

    "卓锦堂,你这个卑鄙小人,你要把我们带到那去,赶快放了我们,你是逃不掉的。。。 "韩冰虹一见卓锦堂便骂了起来。

    "果然是个辣货,。。。 "藏爷心里暗道,"臭婊子,信不信老子把你扔下海喂鲨鱼。。。。 "卓锦堂喝道。

    "把她的衣服扒下来。。。 "藏爷对手下说。

    "放开我。。。你们这帮贼寇,。。。不要。。。 "韩冰虹用力地反抗。

    一名手下用力地抓住韩冰虹的头发把她的向后一拉,"啊。。。 "女法官吃痛头向后仰去。

    另两名手下马上剥下了韩冰虹的法官制服。

    "不要。。。不有碰我。。。 "韩冰虹在痛苦地挣扎。

    "唰。。。 "制服和内衣被剥了下来,女法官洁白无暇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白色的乳罩托着胸前高耸的双峰。

    藏爷上前仔细地欣赏贞烈的女法官,真如傲雪的红梅,越是苦寒的地方越发美丽,其身上散发着一种脱俗的惊艳之美,这是一种世俗女子不具备的气质。

    "放开我。。。 "极力反抗令韩冰虹呼吸加快,胸前的双乳也不停地起伏。

    藏爷抬手解开女法官背上的乳罩钩子,只听得 "啪 "一下,乳罩松了开来,失去支撑的乳房被自身的重量牵引突然向下坠了一下,藏爷看着那对沉甸甸的美乳咽了咽口水,轻轻地取下女法官的乳罩,捂在鼻子上用力地闻。。。

    "啊。。。好浓郁的奶香。。。。 "面对老人下流的动作,韩冰虹羞愤无比,用力别开脸。

    想到众姐妹正看着自己,韩冰虹更是忍无可忍,这对她的来说太残忍了,因为平时在这么多姐妹中一向是马首是瞻的身份啊,现在却。。。。

    藏爷将一条绳穿过天花上的钩,绳子的短的一头垂下来,绑住了女法官的双腕,"干什么,放开我。。。。 "韩 冰虹挣扎着,"放了她。。。你们这帮禽兽。。。。 "凌玉霜见状终于忍不住喝道。

    "你们这是非法劫持,侵犯人身安全,法律不会放过你们的。。。 ""放开我们。。。。 "众女竭力反抗。

    "住口,他妈的,再叫就把你们全剥光轮大米。。。。 '洪钧大吼。

    "嘿嘿。。。 "这边藏爷绑好了女法官,抓住绳子的另一头用力一撮,"啊。。。 "随着一声惊叫,韩冰虹的两条白嫩丰润的玉臂被双双拉直,高高地举了起来。身子也同时挺直了几分,藏爷把绳子拉到刚好提起女法官的脚后跟的程度,然后把绳子拴紧在一条柱上。

    韩冰虹被剥光了上身,身子被绳子拉直,胸前原本高挺的双峰更是怒耸。

    "啊。。。。 "在众目睽睽下被弄成这么耻辱的姿势,对一向作风正派的女法官来说象当街示众一样难受。

    藏爷踱到女法官面前,用干枯的手托起微微下坠的一只乳房,掂量着重量,"嘿嘿。。。。韩法官,,,好沉的nǎi子啊。。。。 "韩冰虹受到了强烈的每辱,脸唰地红了一半,只能别开脸不让男人看到自己的表情。

    "嘿,羞耻心的确很强。。。。 "藏爷在心里暗暗高兴,这正是他期待的实验品。

    生满皱纹的老手忽轻忽重地抓捏洁白无暇的丰乳,手指陷进乳肉后被有力地弹了回来,嫣红的乳晕娇艳无比,两粒竖起的奶头就象雪峰顶上的宝石,巍然颤动着。

    "啊。。。。 "韩冰虹突然一声惊叫,身子一紧,头也扭了回来。

    原来藏爷冷不防使出一招弹指神功,重重地弹一下骄傲的奶头,nǎi子连心,直弹得女法官连声痛叫。

    "不要老是扭开头,该看看这边了。。。 "藏爷说着捏住了其中一粒奶头,注视着羞极的女法官慢慢地往外牵拉。

    '啊。。。。 "韩冰虹吸了口气,只见乳房在男人的牵引下慢慢变长,原本半球形的乳房变得又长又扁,rǔ头被捏得发痛。

    "不。。。不要。。。 "女法官终于忍受不了无止的凌辱,"嘿嘿。。。 "藏爷淫笑着突然放开手,只见被拉到了极限的rǔ头有力地往回弹去,伴随着整个乳房不停地颤动,足足颤了五六下才停下来。

    "真好弹性啊。。。韩法官。。。平时一定让老公玩不少吧。。。嘿嘿。。。 "藏爷看着羞极的女法官说。

    凌玉霜和高洁,肖月华看到这种情形都忍不住扭开头去,她们知道韩冰虹是何等的洁身自爱。这种每辱对她来说比鞭打还要难受,特别是在她们面前,韩冰虹一向都是她们的典范,此刻她内心的羞耻是无法想象的,她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去那下流的一幕,这也许能减少韩 冰虹的耻辱感。

    但龌龊的老人并没有就此罢休,更恶心的调戏还在后头。

    韩冰虹白嫩的藕臂被绳子拉直高高地举起,腋窝里黑油油的腋毛在冰肌雪肤的映衬下格外醒目。

    藏爷慢慢地把鼻子凑近女法官的腋窝,象一只老狗搐动鼻孔反复闻来闻去,韩冰虹被这种下流到底的动作气得差点昏过去。

    最令她作呕的是老人最后竟伸出舌头在她那里舔了起来,"啊。。。。太恶 心了。。。。。 "韩冰虹真想把一口口水啐给这个无耻的老狗。

    "嘿嘿。。。年轻的味道就是不错啊。。。。 "藏爷满足地用手揪住女法官的几根腋毛出力地扯动了几下,"啊。。。。 "韩冰虹被突然的撕痛弄得叫了出来,"嘿嘿。。。。。 "藏爷淫笑着张开只剩下几只金牙的脏嘴一口叼住女法官的一只奶头,狠狠地吸吮起来,"不。。。 "韩冰虹头向后一仰,身子打了一个激灵,从敏感的奶头上传来奇怪的感觉,就象被婴儿含住一样,想到老人只剩下牙肉的嘴,一股恶感从胃部涌了上来。

    "怎 么样?韩法官。。。感觉不错吧。。。。。。 "藏爷说完伸手去脱女法官的裤子。

    "不。。。不要。。。停手。。。 "这次韩冰虹出奇剧烈地反抗起来。

    "嘿嘿。。。真的这么难为情吗?。。。。 "藏爷轻轻摘掉女法官的眼镜,"啧啧。。。真是一件天生尢物,老朽就要进棺材的年纪了还能玩上这么正点的女人,就算短几年命也值了。。。 "藏爷扔掉眼镜以最快的动作解开女法官的裤带,"不。。。不要这样。。。。 "韩冰虹拼命地挣扎,反抗的激烈程度出乎藏爷的意料。

    "你们这帮畜牲。。。赶快停手,不要这样对她。。。 "叶姿忍无可忍地叫道。

    "住嘴,少管闲事,一会就轮到你。。。 "洪钧一把捏住叶姿的嘴喝道。

    "唰 "一下,裤子掉到了地上,韩冰虹绝望地闭上了美丽的眸子。

    两条丰满圆润的大腿呈现在众人面前,腿根汇合处上方饱胀的阴阜就象一只膨胀的大馒头,高高隆起,从腰到臀形成一条流畅的弧线,就象一只上等的大白玉花樽。

    面对这具成熟的女体,藏爷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多少年了,他一直想找到一个肉体与思想臻乎完美的实验品。

    象鉴赏一件希世的艺术品,藏爷对女法官身体的每一个毛孔都不放过,直看当韩冰虹羞辱难当,在这么多人面前,特别是在她的姐妹面前,这让她比死还难受。

    "嘿嘿,真的很难为情吗?。。。 "藏爷用手捏住女法官的下巴把羞红的俏脸扭了过来。

    "啊。。。。不要。。。 "过份的羞耻令女法官微微抖颤,肥涨的yīn户随着呼吸在起伏,白色的三角内裤下隐现浓密的阴毛,藏爷见状二话没说一头扎在上面贪婪在吸吻起来,"啊。。。。。 "韩冰虹眉心一紧,雪白的脖子向后一仰,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腻腻的呻吟。

    藏爷立即在那片肥沃的秘地里卖力地啃了起来。

    "唔。。。好味。。。。。 "藏爷鼻翼扇动,不顾一切吸吻着,年轻女法官浓浓的下体味激剌着他日渐老化的嗅觉系统,就象给他注入了一针兴奋剂。

    突然藏爷发现内裤里好象藏有东西,他皱了皱额头将内裤一把扒下来,令他意想不到的是内裤的档部垫着一块卫生巾:原来韩冰虹正在来月经!

    这一意外发现令阅人无数的藏爷也傻了眼,只见白色的卫生巾上全是女法官鲜红的经血,令人血脉贲张。

    女人最隐秘的东西在这种场合下被揭露出来,韩冰虹的羞辱此时达到了极点,这正是她刚才激烈反抗的原因,虽然她预料到这一刻的羞耻无法容忍,但却无力阻止其发生。

    藏爷的神经也兴奋到了极点,他小心地扯开粘胶将红白的卫生巾从档部取了出来,这一下全场一片哗然,男人们的神经一下子兴奋起来,与此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所有的女人:高洁,凌玉霜,肖月华和叶姿等人同时羞红了脸,虽然这件羞人的东西不是从她们身上取下。

    而作为当事人的女法官韩冰虹此时更恨不得地上开出一下洞好一下钻进去,强烈的羞耻感冲击着她的自尊心,虽然她有过硬的心理素质,但这种人见人羞的事是任何一个女人都难以可以按受的。

    藏爷根本不理会韩冰虹的无地自容,拿起有护翼的卫生巾仔细地端详着,只见贴着女法官阴部的一面已变得皱巴巴,可能是长时间没有更换的缘故,卫生巾里积存了大量的经血,上面一些还湿湿的看起来很新鲜,想必是韩冰虹刚排出不久。

    "唔。。。。 "老家伙竟恶心地将卫生巾拿到鼻子前闻闻,"嗯。。。 "韩冰虹差点羞得昏过去,这种无比下流的动作是对高贵的女法官最无情的污辱,因为在女人眼中这些东西是她们身上最肮脏的东西。

    "怎么样。。。大伙一起鉴赏一下吧,。。。 "藏爷更招动手上的卫生巾让众人一起观看,卓锦堂,洪钧还有藏爷船上的手下都凑了过来观看,还一边看一边评头品足地发表见解。

    荒唐透顶的现实令韩冰虹几乎丧失了理智,这对一个女人来说太残忍了,这种心灵上的创伤是一辈子都无法抹去的。

    "想不到藏爷一把年纪了还能遇上此等好事,我们可没这个福份啊,哈哈。。。。 "洪钧笑道。

    "藏爷最讲忌讳了,看来这女人是干不成了。。。 "有人说道。

    "谁说的,老子今天就不信这个邪,这么个尢物就算赔了老命也是值得,。。。 "藏爷手上掂着女法官的卫生巾无耻地说。

    "水路走不了老子就走旱路。。。。 "藏爷阴笑着将卫生巾护翼边上的粘胶向着韩冰虹胸口一按,把满是经血的卫生粘到女法官的乳沟里。

    "啊。。。。这个到底是什么世界。。。。。。。 "韩冰虹象一个被绑在菜市场中示众的犯妇,头无力地低了下来,散乱的头发遮住了她美丽的脸庞,这一刻她的心好象死了。

    高洁等人目睹尊敬的大姐受到如此恶毒的污辱,连骂的念头都打消了,因为她们连看的勇气都 没有,她们知道这位大姐的性子,这种情形下她们每看一眼都是对韩冰虹的伤害。

    这边藏爷已把另一条绳子从天面穿了下来,绑住女法官右腿的腿弯,这边一拉,韩冰虹的右腿一下抬了起来,整个身体成了一个字母:h。。。。

    美丽的女法官玉臂高擎,一腿抬起,象敦煌的飞天神女,圣洁而庄严。如玉的肌肤,流畅的曲线,惊艳凄美的姿容与冷酷无情的绳索相映成一幅唯美的画像。

    “怎么样……”藏爷一边欣赏自己的作品一连对众人说道。

    “嗯……真美……简直让人不忍下手啊……”众人无不感叹。

    “这还不算,等会让你们看场好戏,包你们没见过…哈哈……”藏爷笑道。

    韩冰虹象卖场上的非卖品,一言不发,头扭向一边,把脸埋入一边手臂,这一刻她真正体会到高洁所蒙受的屈辱。

    藏爷转到女人身后慢慢地蹲下来,抬头看着韩冰虹微微张开的股沟,然后用枯老的手抓住两瓣肥厚的臀肉用力向两边扳开,“嗯……好精致的菊花……好象还没开发过的样子……”藏爷边看边自言自语。

    说着颈向上伸,把鼻子凑到女法官的臀缝里用心地闻了一下,“嗯……很清新的气味……”藏爷黑黑的鼻孔翕动着。

    “贱格……”韩冰虹在内心里咀咒。

    “但不知里面如何……”藏爷边说边将一只手指顶在女法官娇小的屁眼上。

    “啊……”韩冰虹的身子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了。

    肥白的臀沟里菊花蕾呈深褐色,纤细的肛纹整齐地散开,伴随着主人的呼吸微微地翕动,藏爷的手指在外围作圆周抚摸。

    “韩法官,舒不舒服……”

    “下流……无耻……”韩冰虹羞辱难当,紧紧地闭上美目。

    突然藏爷竹节般的手指一下顶入紧凑的屁眼,菊穴边上的皱纹跟着一下子陷了进去。

    “喔……”女法官从肚子里发出一声闷哼,两条秀眉一紧,已被拉直的身体不由得挺了一下,企图离开男人下流的手。

    “嘿嘿……还真能忍啊……韩法官……”藏爷说着一捅,指节全没进女法官肛门里,“啊……”韩冰虹头向后一仰,美丽的秀发象波浪一样抖了一下。

    “真紧啊……”紧凑的肛内肌产生条件反射,一下一下地收缩不已。

    藏爷转动手指抠挖了一会,然后慢慢地拔了出来,“嗯,……”藏爷把手指放到鼻子前一闻,立即皱起眉头,“真臭啊……韩法官……”藏爷转到女法官面前。

    “不信你自己闻闻……”无耻的老狗将抽出的手指伸到女法官的鼻子前。

    “变态!……”韩冰虹羞极努力扭开头,“看来我们的女法官今天还没大便啊,是吗?……韩大法官……”藏爷极尽下流地羞辱品格高洁的女法官。

    “下贱……没见过这么下流变态的,你去死吧……”女法官怒不可竭,脸刷地直红透了耳根,烧向洁白的颈项。

    在这样的场合下听到如此下流露骨的污辱,就算普通的女性也是无法容忍的。

    “嘿嘿,这样不雅的事说出来的确很难为情,特别是在韩法官朋友面前…”

    阴毒的老家伙故意提及在场的女人,令受辱的女法官倍感羞耻。

    “太可恶了,世间竟有这么恶心的人,这是一个什么世界啊?”韩冰虹满脸怒容。

    “嘿嘿,这对身体可不好,韩法官,什么都能忍,就是这个不能忍,不要不好意思,我来帮帮你……”藏爷不怀好意地阴阴一笑。

    “不……不要碰我……”韩冰虹忍了这么久终于叫了起来,她大概想到对方要做什么了。

    “嘿嘿,别紧张,韩法官,会让你很舒畅的……”藏爷边说边从旁边拿起两瓶药粉,各倒了一些出来用水冲开了,然后搅浑,再取出一支小型的注射器吸了小半筒。

    “哈哈……藏爷你不是这么怜香惜玉吧,用这么袖珍的,哪能满足我们韩大法官啊,你看韩大法官的屁股有多大,啊?……哈哈……”卓锦堂大笑道。

    韩冰虹悲愤至极,胸口一起一伏。

    “锦堂兄有所不知,这个另有用途,一会你便知道它的好处……嘿嘿……”

    藏爷依然是不露声色地继续他的活。

    “先替韩法官润一润肠子,舒服的话就别忍着,这里人不多,就我们几个,其它都是韩法官的朋友,不用给我们面子……”阴毒的老鬼再次故意提醒韩冰虹高洁等人的存在,这是要极尽地羞辱她。

    “来了……”藏爷的注射器管嘴一下顶进微微战抖的屁眼,一下将里面的药水压了进去。

    韩冰虹大叫一声,腹部猛一收缩,整个身子象打了一个激灵突然挺直。

    “好了……咱们就等着瞧吧……' 藏爷满意地坐回席上,和洪钧卓锦堂继续饮酒。

    “不知藏爷这一针是什么,用量那么少,有用吗……”洪钧问道。

    藏爷只笑不答,反而问道:“你觉得这几个女的那个更有味……”

    “现在这个就不错,难得她够强硬,如果早早就屈服了就没啥意思了……”

    “不错……性子烈点才够味!要一步一步的改造她,先激起她的羞耻心理,再剥下她高傲的面具,打击她的自尊心,折磨她的心灵,摧残她的意志,直到最后攻克她的心理防线,将她沦为一条淫贱的母狗。”

    “嗯……藏爷真是高明……”

    众人正说话间突然一股臭气飘来,卓锦堂皱了皱鼻子骂道:“妈的,哪个那么缺德,没看老子正在吃吗……”

    “你们谁干的好事,他妈的有屁出去放,”洪钧喝道。

    “嘿嘿……这放屁也不是男人的专利,女人也是人啊,是吗?韩法官……”

    藏爷阴损地走到女法官面前。

    韩冰虹不理不睬,卓锦堂见了马上上来道:“藏爷意思说是这个贱货放的屁?”

    “这就要问韩法官……啊……哈哈……”

    韩冰虹一阵窘迫,扭头骂道:“禽兽……”

    面上一阵红一阵白,胸口起伏越来越快,身子忍不住左右扭动着,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

    她已经终于明白藏爷说的话了,刚才注入自己身体的药肯定有问题,她开始感到恐慌。

    “你……你好卑鄙……”韩冰虹怒目圆睁喝道。

    “嘿嘿……我也是为韩法官着想嘛……”

    韩冰虹又急又气,身体深处突然出冒一股便意,强烈的感觉冲击着她的大脑,“快放开我……”女法官不顾一切地叫道。

    韩冰虹眉头紧锁,脸上涨得一片血红,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到肛门上,努力地抑制着身体的生理变化。

    “想要做什么呢?韩法官……”藏爷不紧不要地问。

    “我……快……放开……我……”韩冰虹开始连话都说不点了。

    这一说话,气一泄,身体一下控制不住,只听得一声闷响,众人纷纷皱眉躲闪,吐口水的吐口水,捂鼻子的捂鼻子,大厅里弥漫着令人反胃的气味。

    韩冰虹立时羞得无地自容,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一个女人而且象她这么高贵的女人竟在如此大庭广众下放屁,这简直是连一个男人都无法容忍的事啊。

    “为什么?为什么发生这样的事,上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脸象被火烧着了一般,韩冰虹已经分不清眼前的一切,男人们不怀好意的暗笑,姐妹们替她害羞的表情,“……天啊………这样的事竟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有什么面目见人……”

    而最令她惊恐慌的是身体的反应还在继续着,她几乎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去化解,但那令人作呕的东西还是在不断地酝酿,一阵接着一阵,韩冰虹几乎要疯了。

    藏爷不怀好意的阴笑不止:“韩法官真是明人不做暗事,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啊……哈哈……”

    韩冰虹恼怒至极,身体象绷紧的弦,脸上憋得血红。

    雪白的牙齿紧紧咬在一起,全身的意志力集中在一起苦苦地支撑。

    “是可忍孰不可忍。韩法官就不要意气用事了……”藏爷撕下韩冰虹胸前兀自飘零的卫生巾,摊在手掌上,“啪”一下粘到女法官肥熟浑圆的大屁股上。

    “啊……”韩冰虹头一抑,羞点被打得放出屁来。( 女公务员的沉沦(女检察官的沉沦) http://www.zxxs888.com/0_50/ 移动版阅读m.zxxs88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