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洁的胸口微微起伏,面色越来越难看,她知道卓锦堂这样做是为了最大限度地羞辱自己,不能让这个可恨的男人得逞!高洁深吸了一口气,脸上强行装作若无其事。《+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高检察官真是胆色过人,处变不惊啊……哈哈……”卓锦堂看着被污辱而不敢反抗的美艳人妻,内心一阵快意,“这次我上来的另一个目的是请高检察官帮一个忙,当然了,也可以说是一个交易……”卓锦堂慢慢地收回了他下流的脚。

    “是什么事呢,董事长?”文瀚问道。

    “呵,不好意思,我这件事是和一单案子有关,由于涉及一些私人的问题的司法程序,只能和高检察官说,文瀚你不介意回避一下吧?”卓锦堂说。

    “不介意不介意……那……洁你和董事长聊吧,我现在回公司一趟……董事长,那我就不招呼您了,……不好意思……”

    “不要紧,你忙吧,我和你太太谈一回就走了,合同的事好好考虑,有决定了就通知我。”卓锦堂目送文瀚出去。

    “怎么样?高检察官……刚才还舒服吧?”

    “无耻……”高洁狠狠地骂道,“卓锦堂你做这么多猪狗不如的勾当,小心你断子绝孙,天诛地灭!”

    “嘿嘿,说得对,我还真怕断子绝孙,所以这次来和你做笔交易。现在我儿子的案已经上诉到省高院,我听说担任审判长的韩法官和你关系很好,如果你能帮我儿子逃过这一劫,作为回报,我把所有的东西全部还给你,从此不再纠缠,怎么样?”

    “你别发白日梦,韩法官是出名的公正严明绝不徇私,她是不吃这一套的,不要说是我,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儿子,这叫恶有恶报,你做过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注定没儿子送终,说不定还死无全尸呢。”高洁极力地奚落对方,算是对刚才受辱的反击。

    “嘿嘿,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要记住我手上拿着你的生死符……”卓锦堂说着站起来踱到高洁身后。

    “和我合作是你唯一的出路,否则你一辈子都是我的玩物,你逃不出我的手心!”卓锦堂凶相毕露,从后面一把捉住高洁的乳房。

    “不……放手……你要干什么……”高洁努力挣扎。

    卓锦堂不加理会,隔着衣服大把大把地搓揉,高洁挣扎着从椅子上站起来,“放手,这是我的家,你再乱来我就要报警了……”

    “贱货,我让你报警……”卓锦堂说着,用力将女检察官按在桌面,三下两下剥去裙子,“唰”一下将白净的内裤扒到腿弯,然后用脚一踩,把内裤踩到地上。

    “不要,……你这个畜牲,我丈夫会回来的……”

    “嘿嘿,你老公,回来又怎么样?刚才老子还不是当着他的面弄你……”卓锦堂边说边放出他雄壮粗长的生殖器,一下镶入检察官深遂的臀沟。

    “啊……别这样……”高洁绝望地呼叫,扭动屁股企图逃避男人硬梆梆的ròu棒。

    无助的挣扎反而激发男人的兽欲,卓锦堂推开肥厚的臀肉将ròu棒顶在臀缝深处的菊花蕾上。

    “不……”高洁的反抗突然变得剧烈起来,可怕的肛交是她心头永远的恶梦。

    “嘿嘿,上次让王总先给你开了苞,这次老子给你来个马后炮……”卓锦堂说着用力一顶,大guī头硬生生挤入娇小紧凑的屁眼。

    “啊!……痛……”高洁几乎痛出眼泪。

    “真他妈紧,怪不得王总和老朱干得这么爽…… ' 卓锦堂喘着粗气将ròu棒塞进一截,由于没有任何润滑,肛门里火辣辣的,括约肌勒得他ròu棒生痛。

    “起来……”卓锦堂暂停了入侵动作,双手一伸握住检察官胸前饱满的双峰把她从桌上拉了起来。

    “杜太太,现在带我参观一下你的卧室吧!”粗糙的大手肆意抓捏洁白无暇的乳肉。

    “不,不要……”高洁无力地摇头。

    “走!”卓锦堂喝道,同时手指用力捏敏感娇嫩的rǔ头。

    高洁吃痛,不得不在男人的威迫下向前行。

    ròu棒插在肛门里连着两具肉体,卓锦堂就这样押着无助的人妻走进温馨的卧房。

    在检察官的私密卧室中做爱,这件只有她丈夫才有权做的事现在发生在自己身上,卓锦堂当然不会浪费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男人一边享受美艳馨香的肉体一边参观典雅高贵的卧房,这就是美丽的女检察官每晚和丈夫共浴爱河的地方,想不到现在可以暂代夫职。

    卓锦堂将女人推倒在床上,然后自己脱光了衣物爬上去。

    “求求你,不要这样,我丈夫随时会回来的……”检察官几乎是用哀求的口吻。

    “我说过,只要你肯和我合作,我儿子没事了我保证不再搞你,否则我让你一辈子做我的xìng奴,把你玩残为止……”男人说完跨上检察官的屁股,ròu棒重新插入干燥的肛门里。

    卓锦堂把女人弄成完全趴在床上的姿势,自己则整个趴在女人的屁股上,高洁的丰臀肥腴雪白,脂肪丰厚,趴在上面尤如趴在一张柔软的肉床上。

    “高检察官在外是女强人,在家里看来也是一个管家婆,今天让我替文瀚振一振夫纲,希望他不介意……嘿嘿……”

    卓锦堂说着拔出一截ròu棒,然后重重地插了回去。

    高洁大叫一声,头一下子仰了起来。

    “怎么样?不比你老公差吧……”卓锦堂身子上下起伏,来回抽送。

    “不要……啊……”高洁痛得哭叫。

    没有任何润滑,只有肉与肉的直接磨擦,嫩红的肛肌开始翻转。

    “啊……停……不要……”

    “让你来世不敢做女人……”卓锦堂不理会检察官的痛苦,狠狠地抽送着。

    再没有比在别人夫妻的大床上代行夫职更剌激的事了,卓锦堂咬紧牙关卖力抽插。

    ròu棒就象一条木棍顺着直肠顶上检察官肚子,粗突的棱角无情地刮着干燥的直肠壁。

    “啊……”高洁痛得用手扯紧床单,额头上渗出冷汗。

    “好淫贱的屁股,每晚都让老公操几次?……嗯?……”卓锦堂一边奸弄一边下流地迫问检察官。

    “噗……噗……”下腹不断打在隆臀上,原本高耸的臀峰被压扁,然后把男人弹起来……“……死……我了……”高洁痛苦地哭叫。

    ròu棒忽长忽短地闪现,在检察官的臀沟中快速出没,男人开始喘息。

    “记住我的话,不和我合作,让你一辈子做我的xìng奴…… ' 卓锦堂边说边抖动屁股,把火热的精浆射进检察官干燥的直肠。

    床头的墙壁上挂着卧室主人的结婚照,照片中的高洁身着洁白的婚纱,沉浸在无限的幸福中。而相片中的杜文瀚此刻正一脸微笑看着床上发生的一切。。。

    (五)为了尽快查出远大集团的内奸,卓锦堂对原远大集团的几名要职人员进行了秘密调查,最后将目标锁定在两个人身上。

    一个是他儿子卓振邦的贴身秘书叶姿,也是远大集团的法律顾问,这个女人两年前通过招聘进入远大,由于天生丽质才华出众,被卓振帮留在身边作了秘书,深得其的欢心,远大的很多重大策略她都给过卓振邦意见,掌握了远大内部的很多商业机密,是最大嫌疑人。

    另一个是远大的行政总监薛临川,此人可算是远大集团的大内总管,可以说是卓振邦的左右手,卓振邦极其信任他,远大对他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远大案发后,集团受到各方的调查,各项商业运作暂时停止。卓锦堂便将此二人调进鼎盛,并有意安排在极为重要的部门任职,根据洪钧的计画,鼎盛会与洪帮进行一单买卖,卓锦堂会故意让这两人知道这件事,如果到时警方收到消息,就可断定此二人中必有一人是远大集团的内奸。

    而高洁在卓锦堂的威胁和纠缠下,无计可想,她既不想让丈夫知道,也不想向朋友说,只能在这无底的深渊无尽地下沉。

    短短十几天,她仿佛经历了万世的浩劫,让她改变了对人生的很多想法,一个人立足在这个有着道德伦理约束的社会,所做的每一件事就必须要考虑到别人的眼光和想法,身上的光环越多背负的压力就越大。命运可以操纵在自己手中,但你能经受起世俗的千夫所指、万民之唾吗?

    丈夫细致入微的关爱在无助的日子里成了她人生的希望。这份情是高洁可以原谅文潮任何过错的理由,她可以为了无悔的爱情失去一切。

    但丈夫的真情只能唤起高洁内心的负罪感,她知道文潮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她宁愿自己去承受,也不让一种痛苦给两个人去分担,这只会给另一方无谓的伤害,文潮不可能忍受这种可怕的事实,她很清楚文潮的为人。这也是她始终没有勇气面对的事,也许,这一切大白于天下时,也就是这个家家破人散的日子了。

    所以,虽然韩冰虹有可能成为解决事情的最大希望,但高洁始终下不了决心开口。

    另一方面,卓锦堂虽然替儿子上诉省高院,但并没能提出进一步有力的证据,他也知道这样无非是拖延时间,如果不能在上诉期内提出有力的证据,法院一般不会改判的。

    时间一天天过去,高洁那边并没有什么动静。

    事情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法院是随时可能宣布结案的。

    卓锦堂心急如焚,按他的计画并不想把事情弄到两败俱伤,他还是想利用手上的把柄把这个女人牢牢地掌握,因为这个女人还有很大的利用价值,还可以把她变为自己的玩物,所以他不想轻易公布那些录影。

    但对方迟迟没有行动,最后他终于坐不住了,为了儿子,必须也可以作出任何牺牲!……卓锦堂下了最后的决心。

    ************通海市人民检察院,宽阔的大院里停着各种各样的小车。

    卓锦堂手上拿着个老板包从车里钻了出来,抬头看了一眼六层高的办公大楼。

    "同志,请问你要办什么事?"卓锦堂刚走上台阶,一名值勤人员迎上来问道。

    "我……是来找人办事的……请问高洁检察官的办公室怎么走……"卓锦堂道。

    "呵,这边……三楼的公诉科,上了楼向左直走就能看见……""好,谢谢你了……"卓锦堂说着把包夹在腋下走向楼梯。

    ……公诉科办公室里,高洁正一声不响地做着自己手头的工作。

    "高洁……有人找你。"这时门外有人喊了一声。

    "呵……"高洁一下没回过神来。

    "呵,谁啊……"高洁边答边向门口望去。

    "高检察官你好,你可真难找啊。"伴着一阵干笑声,一个肥大的男人走进了公诉科办公室。

    "啊……"高洁的心突地跳了出来,"又是这个无赖……该死的,这次竟然跑到这里来……"高洁心中苦叫。

    "怎么?不欢迎啊……"男人厚颜无耻地笑道。

    办公室里有五六个人在上班,他们都以为这是高洁的熟人并没在意,但高洁听得十分的剌耳。

    "你……有什么事……来这里……?"高洁不知这家伙要做些什么,但又不好当着众多同事的面发火。

    "呵……是这样的……找高检察官有点事,检察院不是欢迎群众举报吗?我今天来就是要举报一起国家工作人员腐化坠落的案件,我带有证据的呵,不信你可以看看……"卓锦堂说着拿出一张光碟向众人扬了一下。

    高洁倒吸了一口气,她最担心的事又一次要发生了,而且这次竟发生在自己上班的地方,卓锦堂这条疯狗真的要发疯了。

    "你先回去吧,你的情况我们已经在作调查了,有需要我们会通知你来协助的……'高洁想把这个可恨的男人搪塞开。

    "如果高检察官不愿受理,那我就直接找你们领导谈了……"卓锦堂以平静的口气威胁。

    "你……"高洁又气又急,办公室的同事似乎发觉不对劲,便想替她接洽这个前来举报的人,这一下高洁更急了,为了不让卓锦堂这条疯狗在这里乱吠,高洁大声道:"对不起,我要去一下卫生间。"走过卓锦堂面前时高洁压低声喝道:"出去……"卓锦堂阴笑了一下转身跟着走了出去。

    "卓锦堂你要做什么,你不要太过分了……"走出廊外高洁回头愤怒地喝道。

    "嘿嘿………我只不过来提醒一下高检察官而已嘛,不要忘了我们之间的交易,这对你对我都有好处,明说吧,我时间不多,现在就是摊牌的时候……""我说过,韩法官是不可能这样做的,你不要逼我……"高洁说完扭头向走廊尽头的卫生间快步走去。

    卓锦堂并没灰心,看了一下走廊上无人,便一路跟了过去,在走廊尽头拐角里的女厕门口停住。他回头看了一下,确定无人,再四下一看,发现卫生间旁的杂物间里有清洁工清洁厕所的工具,卓锦堂灵机一动,抓起一样就进了女厕,他想这样就算有人看到了就推说是清洁工,恐怕还不至被捉吧。

    女厕里没第二个人,高洁已入了其中一间关起门,卓锦堂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快步返出到杂物间,找了找从中取出一块木牌,上面写着:"清洗厕所,暂停使用。"架在门口,看看四下无人重新闪入女厕,并将厕所门反锁了起来。

    "嘿嘿,常说厕所是最好的谈判地方,这次真用上了,妈的……"卓锦堂暗笑。( 女公务员的沉沦(女检察官的沉沦) http://www.zxxs888.com/0_50/ 移动版阅读m.zxxs88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