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把两位请到一起,大家有什么事就开诚布公地谈……“一直以来,有关鼎盛和洪帮的过节我已有所耳闻……“一山不容二虎,我知道这种事不可避免,不过今天这样的局势,我还恳请两位以大局为重。《+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正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在啊!”

    “打扰藏爷的清修实在有愧,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只能请您老人家出来主持公道……”卓锦堂道。

    “锦堂兄,不是我偏袒哪一个,经我了解振邦世侄的案子并非洪老弟所为。

    洪钧老弟的性子我最清楚,杀人放火的事他可能会去干,但那些鸡鸣狗盗、不忠不义之事他是不会做的。”

    “洪帮的兄弟虽然粗鄙,但对道上的规矩还是清楚的。我洪钧是什么人道上的人自有公论。本来洪帮与远大是河水不犯井水,不过卓公子的所作所为就有失大方了。洪某虽粗人一个,但尚知盗亦有道的教诲,还不至于用那些下三流的手段。我担心令公子被人利用,故意恶化我们两家的关系,以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洪钧说道。

    “但东星号原油这宗买卖只有洪帮和远华两家参与投标,警方怎么会收到风声?不是洪帮,难道是卖家在砸自己的饭碗么?”卓锦堂不服。

    “如果锦堂老兄对我还有一点信心的话请你回去查一查远大内部的人,特别是令郎最近身最信得过的人。从法庭上控方掌握的证据来看,远大集团内部有内鬼……”藏爷道。

    “为表洪帮清白,我愿配合卓董你演一出好戏,清除内奸……”洪钧铿声说道。

    “难得洪老弟有心,诚此危难之际,你们两家确应联手合作,摒弃前嫌,毕竟都是坐在同一条船上啊……”藏爷说道。

    “不知洪兄有何良策……”卓锦堂虽不服气,但在藏爷面前也不好再说什么。

    “卓董当务之急是要找出有内奸嫌疑的人……”洪钧于是把详细计划娓娓道出。

    ***    ***    ***    ***远大集团走私案经过十多天的审理,终于完满结案。虽然卓锦堂四出活动,但在强大的政治压力下,所有的人情都变得苍白无力。控方以有力的证据胜诉,法庭一审判决主犯卓振邦死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

    但卓锦堂没有放弃最后的机会,为拖延时间,他在上诉限期的最后两天才向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为了把握这最后的机会,卓锦堂几乎使尽了所有的办法,他甚至把歪主意打到省高院的身上。不过皇天不负有心人,还真让他发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省高院受理上诉的合议庭中,担任审判长的法官韩冰虹是高洁的大学同学和好友,这让他又一次打起了高洁的主意。

    时间紧迫,卓锦堂决定上一次高洁的家,为了不做得那么明显,他又临时想了一个借口。

    出发前先让人打了一个电话,如果是女的接就说找杜文瀚,男的接就说找高洁,确定夫妻俩都在家后,驱车前往高洁家所在的万秀小区。

    这段日子以来,高洁常被恶梦吓醒,一张张丑恶的面孔时时浮现在眼前,耻辱的奸污折磨着她的身心,文瀚也渐渐发觉妻子心神不宁,但高洁始终没有对丈夫说出真相,只是推说单位里工作比较忙,休息不好而已。

    她不敢想象丈夫知道一切后会怎样看自己,虽然是为了这个家牺牲,但她还是希望这一切永远不为人知,特别是自己的丈夫。

    高洁迫使自己镇定下来,重新直面目前的处境,她知道对方手中最大的筹码就是那些偷拍的录影带,要彻底摆脱不利的局面,必须把这些东西拿回来,那些不堪入目的东西一旦公开,自己的一生可以说就全毁了。

    她曾想过向自己的知心好友王薇,丁素君,凌玉霜寻求帮助,还有她敬重的大姐韩冰虹和肖月华。

    凌玉霜,韩冰虹和肖月华是她在华北政法大学的校友,凌玉霜和韩冰虹高她两届,肖月华和高洁同一届,当年她们都是学校才貌双全的高材生,还是当时学校的辩论尖子,曾一起代表校队参加校际大专辩论赛。

    而高洁更与凌玉霜,韩冰虹还有和另一名叫林清蘅的校花被选为当时校园的四大美人,被誉为“冰,清,玉,洁”,追求者多若鸿毛,她们的宿舍经常收到男生的情信和鲜花。

    如今她们都已为人妻,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取得了很高的成就。韩冰虹是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一级大法官,法学硕士。凌玉霜是省政法委办公室主任。她们比高洁大几年,高洁平时亲切地叫她俩大姐。虽然她们不在同一城市工作,但经常保持联系。

    肖月华是高洁在通海的唯一大学同学,是一家律师事务所的执业律师。

    她们是无话不说的好姐妹,平时有什么困难会互相帮助。但这次高洁迟迟不愿向她们说出自己的事,虽然她知道她们一定会维护和帮助自己,毕竟这是一件不能令人接受的丑事。

    这几天高洁一直没有心情工作,刚好丈夫从国外出差回来,她便向单位请了两天假,在家中陪着久别的丈夫。

    “这几天怎么了,闷闷不乐的样子。以前你工作也挺忙的,也不见你不开心,是不是有什么事啊?”文瀚关心地问妻子。

    “没有事了……只是心烦而已嘛,唉……老公,不如……我请一周假,……我们一起出去散散心!”高洁面对丈夫的疑虑故意转移话题。

    “我刚出差回来没几天啊,等迟一阵子再说吧……”文瀚说。

    高洁见丈夫没有兴致,顿感无聊。

    这时门铃“叮咚……”地响了。

    “谁啊?”高洁站起来去开门。

    高洁打开门一看,顿时吓了一跳,一个令她日夜发恶梦的男人站在那里。

    “你找谁?我不认识你……”高洁知道这个男人找上这里来不会有什么好事,就想关上屋门。

    “唉呀……高检察官真是贵人多忘事,这么快就不认人了。”卓锦堂用手顶住就要关上的门。

    “我是来找杜文瀚先生的……”卓锦堂故意提高了嗓门。

    文瀚听到话音出来一看,见是昔日的老板卓锦堂,忙说:“卓董事长您好……”边说边拉开高洁,“这是鼎盛公司的卓董事长……”文瀚向妻子作介绍,可怜他一切还蒙在鼓里。

    高洁作声不得,卓锦堂盯着她熟悉的身体,脸上掠过一丝邪笑,闪身进了屋内。

    “卓董事长,很久不见了,今天是什么风把您吹到这里来啊。”文瀚客气地说。

    “呵……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我今天来是有事要找两位……”卓锦堂不紧不慢地说。

    “原来你认识卓董来长啊?”文瀚有点惊讶地望着妻子。

    “嘿嘿……不单认识,我和你太太还是个忘年之交啊!……是吗?杜太太……”卓锦堂不怀好意地瞟了一眼成熟美丽的检察官。

    “原来如此,既然都认识那就不必客气了,董事长这边请……”文瀚礼貌地让座。

    高洁正想回避,卓锦堂道:“杜太太也请坐下吧,这次上来除了和文瀚谈一些事情之外,还有一件事要想请你帮忙啊……”卓锦堂边说边望了一眼高洁,目光中带着一点不可搞拒的威胁力。

    “既然卓董事长有事找你,就一起坐下来吧……”文瀚不明所以地把高洁留下来,对这个掌握着他过去和未来的老板,他处处显露出几分恭维与顺从。

    于是三个人围着长形的桌子坐了下来,卓锦堂有意无意地坐到了高洁的对面,和文瀚坐在同一边。

    “文瀚你可真有福气,娶得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夫人,做男人夫复何求啊……哈哈……”

    “哪里……哪里……董事长真会说笑……”

    高洁对着这个面目可憎的男人,想到恶梦般的凌辱不禁内心发毛。

    “董事长找我们有什么事呢?”文瀚问道。

    “是这样……我们公司准备在新加坡设立一个分部,负责东南亚市场的业务,现在还是筹建期。文瀚你是个人材我很清楚,其实以你的能力,现在这份工作是埋没了你……”卓锦堂边说边瞄了几眼坐在对面的高洁。

    高洁今天在家穿着一套秋装,和往日比却多了几分人妻的妩媚,感到对面男人不轨的眼光,她浑身感到不自在。

    “董事长过奖了,您的意思是……”

    “如果你肯过来屈就,给我做开荒牛,分部成立后,鼎盛东南亚地区首席执行官的位我让你来坐……怎么样?

    卓锦堂说着又用他那双淫秽的细眼瞟对面的少妇,真是淡装浓抹总相宜,一改往日着制服的英姿,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少妇和人妻的韵味。检察官柔美贤淑的一面给了卓锦堂不同的诱惑。

    “这……”文瀚迟疑了一下。

    “怎么?……有什么为难的地方吗?……”卓锦堂不解地问,同时悄悄地抬起一条腿向对面伸了过去。

    高洁正在百无聊赖之中,对男人的对话根本听不进去,只想找一个什么理由离开,她不想对着这个可恶的男人。正在这时,一只脚一下钩住了她的小腿,她吓了一跳,几乎叫出声来,抬起脸时发现对面的男人正阴笑着瞥着自己,强烈的污辱感冲上大脑,居然在自己的家中和丈夫的面前做这种事,高洁差一点要站起来给这个无耻之极的男人一个耳光,但在她作出反应前,对面的男人冷冷地道:“高检察官,我今天专程带了一盒录影来,请你和丈夫一同欣赏!”说完细眼盯住就要发作的检察官。

    高洁面色一变,几乎已经作出的举动硬生生的僵住,好象被人点了穴一般,愤怒的脸上极力地恢复平静,短短的几秒钟里心情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急转弯,她不知道这一切是否写到了脸上。

    “什么录影啊?……”文瀚不解地问。

    卓锦堂见他的法宝镇住了怒极而不敢言的检察官,得意地笑道:“呵……是新加坡分部所在地的风光片,这个地方是很不错的,我保证文瀚你看过后一定会喜欢那里。”

    “呵……原来是这个,新加坡我已去过多次,我的确很喜欢,不过跳槽的事我想还要考虑一下……”

    卓锦堂笑道:“不要紧,你慢慢考虑,我这个位置会一直为你空着,如果是现在这家公司的合约未满的话,毁约的所有费用由我负责……”口中说着,下面的脚也没闲着,脚背贴着高洁的肌肤不断磨蹭,沿着小腿一直游上大腿。高洁的心“砰砰”地急跳,虽然努力装出无事的样子,但呼吸开始变得粗重。

    高洁下身穿着短裙,由于在家,没穿丝袜,只能任由男人粗糙的大脚充分地享受她缎子般光洁滑溜的肌肤。特别是丰腴的大腿内侧,细腻嫩滑,卓锦堂肆无忌惮地在那里来回磨擦,脸上却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和文瀚交谈。

    “合约的事是一个方面,另外,事长董你知道……我……以前在你公司……我担心……有点不太好吧……”文瀚顾虑重重地说。

    桌上铺着素洁的餐台布,长长的下摆挡住了台下发生的一切,文瀚对台下的春色浑然不觉,可怜妻子正被身边的男人任意玩弄却敢怒而不敢言。

    卓锦堂一边享受嫩滑的腿根,一边观察艳熟美丽的人妻极度窘迫的表情,在这种匪夷所思的场合中当着丈夫的面玩弄他的妻子,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极度剌激的游戏。

    “文瀚你是一个聪明人,别的我就不多说了,虽然以前你在鼎盛有过不愉快的事情,但你对鼎盛还是有贡献的啊,总之一句话,好汉不提当年事,谁还没有个犯错的时候,是吧?……”卓锦堂装出一副宽宏大量的胸襟说道,台下的脚开始侵入检察官的私处。

    高洁强忍着屈辱,她简直不能相信对面这个男人可以疯狂到这个地步,虽然努力地保持平静,但随着男人无耻的玩弄,脸上不时变得一阵青一阵白,为了不让丈夫发现,她有意地别开脸,好在文瀚是个戴着高度近视眼镜的书生,而且男人一向粗心,对妻子微妙的变化并未有所觉察。

    高洁不知道这种危险的游戏要玩多久,更不知自己的身体还能支持多久,她怕自己一个忍不住叫出来。

    突然她感到男人的大脚趾按在了自己的yīn户上,还一下轻一下重地不断按压,“天……不要……”高洁感到一阵眩晕,肥大的脚拇趾不经意划过阴核时弄得她浑身阵酥麻,洁白的牙齿不禁咬住了嘴唇。

    “嘿嘿……”卓锦堂连连阴笑,脚趾在肥涨隆起的yīn户上肆意地玩弄,突然脚趾摸到yīn道口的位置,隔着薄薄的内裤顶入穴内。

    “啊……”高洁差点咬破自己的樱唇,一颗心差些跳了出来。

    “首先感谢董事长的信任……”文瀚沉吟良久顶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这样吧,董事长您先给我一份筹建的计划书,如果我觉得自己可以胜任的话再给你答复,行吗?”

    “当然可以……我对你有信心!”卓锦堂以一名长者的身份用嘉许的眼光看着文瀚,同时脚趾快速地挖弄肥厚的穴口。

    恶意的污辱令高洁几乎快要崩溃,脚趾和yín穴的磨擦几乎要发出响声了,“这件事就这样定了,你不要有顾虑。你要向你太太学习啊……哈哈……”

    卓锦堂在笑声中抽动他的臭脚,在肥穴中作圆周旋转。( 女公务员的沉沦(女检察官的沉沦) http://www.zxxs888.com/0_50/ 移动版阅读m.zxxs888.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