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铃……”电话突然响了。《+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谁呢……”高洁拿起了电话。

    “喂,是高检察官吧,还认得我吗……”一把熟悉的男音响起。

    “啊……是……你……你要干什么……”高洁脸色变得紧张起来。

    “嘿嘿,多日不见了高检察官,很想念你的身体啊……”男人不紧不慢地说。

    “卓锦堂你不要得寸进尺,请你遵守自己的诺言,……”高洁气愤地说。

    “高检察官不要生气嘛,我只是想请高检察官过来我这里看一样东西,这可是和高检察官的声名有关的,说得严重点比高检察官的生命还重要啊,如果你不来,我保证你会后悔,过了今晚你无面再在通海立足,来不来由你,地点是海北世豪别墅21栋……时间是九点前……”

    “你……”高洁再想说,电话已挂了,她一直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去还是不去……”高洁在犹豫,她知道卓锦堂这种人是什么事都会做的,“难道他要把这件事宣扬开去……还是出反尔……”

    高洁知道自己不去的话这个夜晚是不能安心入睡的,经过考虑,她决定去一趟。

    换了衣服,高洁勿勿出门,截了一部出租车直奔海北区,那里是有名的高级豪宅区,十多分钟后赶到了世豪别墅,大门有人守着。

    “欢迎啊高检察官……”卓锦堂脸上堆着淫笑,“多日不见,高检察官别来无恙……”

    高洁审视了一眼偌大的客厅,除了卓锦堂,还有十多个陌生男人,这些人在用奇异的眼光看着自己,还窃窃私语。

    “今天有幸请到高检察官是我的荣幸,没让我在大家面前丢脸……”

    “卓锦堂!你要玩什么把戏……”高洁愤怒地打断了卓锦堂的话。

    “啊啊……高检察官真是一个有个性的人,请到这边来……”

    高洁见满屋子的男人,而且一个个在看着自己,感到浑身不自在。卓锦堂把她带进了里间,只见房间的墙上一块大屏幕上放映着不堪入目的黄色影片,高洁脸上一热扭头对着卓锦堂怒斥:“下流……”

    “嘿嘿……高检察官先不要生气,请看清屏幕上的人是谁……”

    高洁怒气未消,但她马上意识到什么似的看了一眼,“啊……天……这是……这个女的……?”高洁脑子嗡的一下,几乎晕了过去,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这种突然的发现远远超出了她的承受能力。

    “……卓锦堂,你好无耻……”欲哭无泪的女检察官一时间甚至不能找到痛斥的词语,无限的愤怒从心中燃起。

    “你这个不得好死的人渣,我……我要告你……”高洁不能控制心中的激动指着卓锦堂。

    “嘿嘿……告我?……谁知道这个男人是谁……”卓锦堂不屑地说。

    高洁再看那块屏幕,只见当日被迫奸的过程已被偷偷拍摄下来,而且经过剪接后男人的脸根本看不见,只能看到自己的脸,此时屏幕上的她正象狗一样趴在桌面上,一个肥大的身躯骑在她的屁股上不停的上下抽插,画面极为淫荡。

    “……”高洁脸一阵青白,竟不知要说什么,胸口剧烈起伏,羞辱和愤怒已然到了极点。

    “怎么样,终于看清自己的真面目了吧,不要以为自己有多清高,剥下检察官的外衣你就是一条淫贱的母狗!”男人无情地打击已快崩溃的检察官。

    “不!……你这个卑鄙的小人,不得好死的畜牲,你会得到报应的……”高洁欲哭无泪地反击,转身就要冲出去。

    “慢着!”卓锦堂喝道。

    “你要从这里走出去,明天整个通海的街上就可以见到这张碟片,高检察官就会家喻户晓,到时是什么后果高检察官应该很清楚吧!”卓锦堂炫耀着手中的光碟,得意地说。

    高洁象被一阵寒流急剧冻结一样僵在那里,嘴唇颤抖着,在她30年的人生旅途上曾经历无数风雨,她都从容地走了过来,但这种事是她想都没有想过可能发生的,她可以牺牲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但绝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她不敢想象自己的领导,同事,亲人和朋友看到这些镜头时的情形,这简直是比死还可怕的事。

    “认真考虑一下吧我的检察官,我还有客人……如果你不希望我说的事发生那就乖乖的听我的话,我的要求很简单,用你的身体招呼一下我的贵宾,给你五分钟的时间,脱下衣服从这里走出大厅,我和客人们在那里恭候高检察官,如果五分钟之后看不到高检察官……这个后果就只能由高检察官自负了,到时就不要怪我卓锦堂无情了……”卓锦堂冷冷地道,说着从房间里走出去,“砰”地关上了房门。

    高洁象死了一样愣在那里,她不相信这样的事会一再发生在自己身上,为什么命运对自己是这样的残酷,如果可能选择她宁愿没有来到这个世上,也不再要那些荣誉和成就,如果长得美丽是一个祸根她宁愿是一个普通平凡的女人,但这一切能由自己选择吗?

    墙上的电视还在放映着那不堪一目的一幕,高洁自己连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她不能想象家人和熟人看到这些东西时是一种怎样的情形,她更不敢想象这些东西象商品一样流传在整个市面上,到时自己就成为街知巷闻的淫妇,这是一种比死还要难以接受的事,这种事怎么能发生在一个人民检察官身上啊,这是多么的残忍……泪水凝上高洁美丽的眸子,是谁安排了这一场劫难,是命运吗?在这种几乎没有选择余地的游戏里她只能用这个借口来说服自己继续走下去,谁让她以这样的身份来到这个世界呢,权衡利弊,就算是最无知的人也知道会做怎样的抉择了。

    从当日走进卓锦堂办公室那一刻开始高洁就预感到这是一个陷阱,想不到今天这成了事实。

    衣服慢慢地从身上脱了下来,好在卓锦堂没有让她在这么多人面前宽衣解带,这算不算是上天对她的一点怜悯呢,或者是卓锦堂的技巧吧。

    时间一分分地过去,最残酷的时刻终于还是到来了,高洁揽着脱下的衣服挡在胸前,打开房门慢慢地走了出去,裸露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每一步都是那么的沉重,就象走上刑场一样。

    “嘿嘿……看到了吧!”卓锦堂对他的客人们得意地笑道。

    “啊……”一帮官场政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们想不明白卓锦堂到底用什么手段让这个坚贞美丽的检察官屈服。

    雪白的胴体散发着成熟丰韵的美感,蕾丝乳罩托着饱满的双峰衬出深深的乳沟,从上往下匀称的腰身和突然变大的盆腔形成一条曲线,圆润丰腴的大腿裹着黑色透明的长丝袜格外性感,腿根处肥美的三角区剌激着男人的官能。

    十几道灼热的眼光象箭一样聚焦女检察官的身体,强烈的羞愧令女人无所适从,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样子让政客们看得直咽口水。

    高洁强忍着屈辱,脸极力地扭向一边,胸口一起一伏,面上象被火烧一样。

    在这么多人面前做这样的事对一个普通女人来说已经是极为残酷,对高洁这种自尊心极强的女性而言所要付出的勇气是难以想象的。

    “把手放下来……”卓锦堂无情地命令。

    “……不……”高洁几乎想哭,“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身材真是一流啊,凹凸有致……”

    “有丰韵,我最喜欢这样的女人……”

    “不说是检察官我还以为是个模特呢,卓董真有你的……”

    在男人们的评论中女检察官象一件展览品立在大厅中,强烈的羞耻感冲击着她,脑中一片空白,高洁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在这种环境下支持多久。

    “这个女人现在是我的私人物品,各位可以随意享用,贾专员,要不你先来个开张剪彩吧……”卓锦堂无耻地说。

    “这个……还是刘部长来吧,他是经常出席剪彩的,比较有经验……哈哈……”

    “这怎么可以呢……卓董的还是亲自给我们示范一下,这个检察官我们可不知道吃不吃得消啊……哈哈……”

    高洁脸上变得死一样难看,象一件玩物般被男人们推来推去的感觉就象待宰的羔羊。

    “好,我就给大伙献丑了……”卓锦堂边说边脱光衣服走向无助中的女检察官。

    “不……不要……”高洁感到恐惧不住地后退。

    “嘿嘿……还没想明白吗……”卓锦堂把高洁逼到墙边,用手扒掉检察官的内裤,已经勃起的ròu棒顶向检察官黑压压的阴部。

    “不……不行……不要在这里……”高洁在作最后的挣扎。

    没有太多的纠缠,男人以最快的动作侵入检察官的神圣领地,用肥壮的身体把高洁压在墙上。

    “放开……不要……啊……”高洁痛苦地叫着。

    卓锦堂先用手托起女人的一条腿,再用另一只手抄起另一条腿,把检察官一下抱了起来,高洁双脚突然离地,惊叫一声,本能地搂住男人的颈保持身体平衡。

    “嘿嘿……这个姿势试过吗,高检察官?……”卓锦堂边说边抱着女检察官走回大厅中央。

    高洁就象一个“V”字挂在男人的肚皮上,在众目睽睽下卓锦堂无耻地开始了表演。

    “怎么样,……插到底了吗?……”卓锦堂抛动身上的女检察官,高洁的身体上下窜动反复套弄男人的ròu棒,每次落下guī头每次都顶得子宫隐隐作痛。

    “不要……”高洁双眉紧皱痛苦地把头向后仰,秀发随着抛动的动作上下飘散。

    “骚货真重啊……”卓锦堂咬着牙不断耸动下体,ròu棒毫不留情地贯穿检察官的腔道,高洁很快被这种强力的顶插折腾得上气不接下气,身体越来越往后倒,一双手却被迫搂住男人的脖子,在上下颠簸中一对丰乳甩得象两只欢快的白兔。

    “噗噗……”ròu棒插得有声有色,检察官的屁股和男人的下腹不断碰撞发出恼人的肉声。

    “放下……别……”高洁无力地摇头,被弄成这么难看的姿势当众奸淫,这不是一个普通女人能接受的事,但现在却发生在一个检察官身上。

    “好淫荡的屁股,……这么大,一定被不少男人操过吧……”卓锦堂边插边胡说增加检察官的羞耻感。

    “……”高洁已经无力反驳男人的侮辱,只能听任男人淫辱自己清白的品格和肉体。

    “告诉大家,在做什么呢?……嗯……”卓锦堂边插边问。

    “不……不要……”呻吟中检察官的一身白肉在上下抖动……卓锦堂就这样挺着他的大肚腩抱着女检察官在大厅里来回走动,边走边插,不一会就累得气喘吁吁。

    “顶死你……”在狠狠地顶了几下后男人终于抖动着屁股一泄如注。

    “啊……”精疲力尽的卓锦堂将身上的女人重重地扔在沙发上,高洁喘着粗气,下体流出男人的jīng液。

    “卓董真是老当益壮啊,自愧不如……自愧不如……”阮政才叹道。

    “各位不必客气,请自便……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这骚货耐玩着呢,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在她身上,……”卓锦堂象从战场上下来一般喘着大气说。

    “既然卓董如此盛情,我们再推辞就是不给面子了……是吧……”朱厚照第一个忍不住了。

    刘克在卓锦堂耳边低语了几句,卓锦堂马上命人搬来一张床垫摆在大厅中,贾鸣鹤大喇喇地脱了裤子躺在上面,ròu棒早已一柱擎天。邓伯南和朱厚照一人一边提起沙发上惊魂未定的检察官。

    “不要……做什么……”高洁挣扎着。

    两个男人一声不发把女检察官抬到贾专员的yáng具上方,guī头对准穴口后同时松手……“……啊……不……”高洁绝望地叫着,身体徐徐沉下,吞下了贾专员的ròu棒。

    贾鸣鹤感到下体好象淹没在肉的海洋,温软肥腻,极为受用。

    与此同时,通海运亨财务公司总裁王同庆早已来到检察官身后,用力一推,高洁惊叫着扑到在身下的省委专员身上。

    王总拧开一支润滑油膏,扳开检察官的臀肉,将油膏的管嘴一下顶进检察官的屁眼,手上一捏,把大半支油膏挤进高洁的肛门里,剩下的挤在屁眼上,然后用一根手指插入肛门里。

    “检察官同志,近来天气干燥,我来给你润一润肠子……”王同庆无比下流地说。

    高洁在一连串动作中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王总转动手指抠挖了一阵,将油膏均匀地抹在肛门内壁上。

    “嘿嘿……让你做一会双枪老太婆……”王总说着用手把ròu棒顶在肛菊上。

    “……不要……”高洁突然意识到将要发生什么事,最私密的排便器官要被当众奸淫,对堂堂一名检察官来说无疑是来说是一种耻辱。

    王总双手抓紧两片肥臀向前一顶,硕大的guī头在润滑油的帮助下轻易地挤入紧小的屁眼里。

    “啊……停……不要在这里……”高洁涨红了脸,扭动屁股企图躲避身后的ròu棒。

    不理会检察官的抗议,ròu棒在徐徐地推进,直肠在异物的入侵下产生反应,王同庆明显的感受到括约肌在收缩。

    “嘿……好紧的屁眼,……”说着用力一插,整根塞了进去。

    “噢……”穿肠的感觉令高洁一阵战抖,额上冒出一层冷汗,头在痛苦中仰起,美丽的眉头锁在一起。

    “不要惊讶,高检察官,……会让你舒服得一辈子都忘不了……”王总开始了残酷的肛交。

    “啊……”检察官肛门里象着了火一般辣痛,紧凑的肛肌被ròu棒来回带动着牵出卷入,高洁象受刑一般痛苦地呻吟。

    与此同时贾鸣鹤在下面不断挺动他的屁股,隔着女检察官那层薄薄的肉膜,他能感觉到王同庆的ròu棒在疯狂地进出。

    “怎么样?……知道滋味了吗?……”王总咬着牙狠狠地抽送。

    “不要……”高洁已经声嘶力竭,香汗涔涔,一缕缕发丝凌乱地粘在脸上。

    王同庆索性把女检察官的双手一把反扭过来,开始借力抽送,高洁被捉住双臂,失去前倾的机会,只能硬生生地迎接ròu棒的冲击,ròu棒在润滑油的润滑下飞快地出没……“插烂你……婊子……!”王总淫庆大发,捉紧了女人的玉臂用力抽插。

    “啊……停!要……坏……了……”高洁被插得哭叫起来。

    “让你明明白白做女人……”王总不依不饶,加快抽插,突然身子一硬,哼叫着在检察官的肛门里射出浓浆……王同庆兽欲得泄,满足地松开手,高洁象虚脱一样倒在贾鸣鹤身上……“王总人称“(后)豪门霸王”,……真是名不虚传啊……”众人目睹王总的肛肠大战佩服得五体投地。

    王总刚撤下来,一边等候多时的通海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朱厚照立即提枪上马,不等王同庆的jīng液流出他就一枪到底,把检察官纤细的菊花纹连同肛毛一起生生卷了入去。

    高洁就象一个刚爬出火山口的人被一脚踹了回去,恶梦般的凌辱从头开始。

    朱总一手抄起检察官的秀发,用力一扯,拉起高洁屈辱痛苦的脸,检察官已经被奸得神智模糊。

    “精神点!骚货……你平时不是很清高的么,……”朱厚照喝道,边说边用另一只手拍打检察官的屁股。

    “啪……啪……”清脆的肉声响起。

    “啊……”高洁痛得浑身一震,无情的辱骂让她从恶梦中回到现实。

    朱总拉紧手中的头发,象威武的骑士一般抽送女检察官,生满毛的下腹重重地撞击检察官圆润肥硕的屁股。

    “放了我……”高洁几乎在哭求,持续的肛交使她的身体几近崩溃,那种痛彻心肺的撕裂式侵入就象被上刑一样可怕,她不知道自己那里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

    “他妈的,王总上这么多油,老二生锈了么……这么滑,一点都不够味。”

    朱厚照边插边骂。

    “拿家伙来……”朱总丢下女人的秀发,从旁人手里接过一根点着了的红烛。

    手持红烛的朱总象一名神圣的教主,红红的烛光映照着他油光满面的丑陋嘴脸。

    “我给高检察官来点肉紧的,贾专员你有没有什么意见……”朱总一边继续肛交,一边对下面的省委专员贾鸣鹤说。

    贾鸣鹤正在玩弄女检察官丰满的乳房,“嘿……老朱……你要玩便玩……小心你自己的老二受不了……”

    高洁还不知要发生什么事,朱厚照冷笑一声,手上的红烛一倾,只见烧热的蜡油一下滴落女检察官雪白的背上。

    “啊!……”伴着检察官的惨叫声,两个男人的ròu棒分别遭到检察官yīn道和肛门突如其来有力的握制,朱总虽然早有准备,还是差点泄出来。

    “过瘾……”朱厚照不等高洁回过神来,接着又是一倒,烫人的蜡油再次泻下,溅在检察官的白净背上,就象雪地里怒放的寒梅,高洁大叫一声,头反弹似的一下仰起来,全身一紧,刹那的剌痛令她身体产生反射性收缩,插在她身体内的两根yáng具同时被她的腔道勒紧。

    “真是贱货……痛到肉才知道买力,……”朱厚照一边加快抽插一边将蜡油连续浇在女人背上。

    “啊……畜牲……”高洁厉声哭叫着,身子象被电击一般一下一下抖动。

    在女人的连声惨叫中,朱厚照和贾鸣鹤双双把罪恶的精子射进了检察官的身体…………朱厚照吹熄烛火,在jīng液倒流出来前,把冒着黑烟尚有余热的红烛对准检察官尤未合拢的肛门,一下捅了进去……“啊……”凄厉的叫声响彻大厅……(四)作者:

    入秋的海滨,天高云淡,浪涛拍打着海岸。

    海鸟在茫茫的海面上不知疲倦地翱翔,一部黑色奔驰如幽灵般穿行在海堤的公路上……静海区靠山面海,自然条件优越,阳光,沙滩,浪涛和植被,使这里成为通海市豪宅和别墅最集中的地方。

    龙胤阁盘踞在地势较高的地方,在别墅群中有如群龙之首,气度不凡。

    别墅区内绿地成片,车道两边是黑色的铁艺古典栏杆。奔驰放慢了车速徐徐而行,几分钟后驶上一个长长的缓坡,停在龙胤阁前。

    前门打开,跳下一人,迅速打开车后门。

    过了一会,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穿着长风衣、戴黑色墨镜的男人慢慢钻了出来,四个着黑色西装的随从跟在后面,“洪哥,请……”两名等在门前多时的守卫把男人让进大门。

    男人没有吭声,只是点了一下头,边走边环视周遭。虽然墨镜挡住了他的眼,但仍然让人感到冷峻迫人。

    “藏爷已等候多时了!不过藏爷有吩咐,只让洪哥一个人上去,其他人不方便……”

    男人似乎有点意外,留着刀痕的脸上横肉突然跳了两下,但依然不露声色,脚步不停。

    经过别墅前的空地,走上台阶,在玻璃门入口处男人嘎然止步,抬起右手示意后面的人留步,在守卫的带路下一人走了进去。

    日式的起居室内坐着两个人,桌上的清茶缓缓地冒着气……男人摘下墨镜,上前略一鞠躬,对其中一个精瘦的老者说道:“藏爷……您好……”

    “啊……啊……洪钧老弟,这边请……”名叫藏爷的老人干笑着说。

    男人依言坐下,这才抬眼看了一下早坐在一边的人:鼎盛集团董事长卓锦堂。( 女公务员的沉沦(女检察官的沉沦) http://www.zxxs888.com/0_50/ 移动版阅读m.zxxs888.com )